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章

-

就在此刻!

轟!

一道身影出現,把合金材料製作的金屬牢籠一拳轟碎,接著一腿把三條惡犬全部轟飛!

三頭藏獒,骨頭的硬度是普通犬類的三倍。

卻在一腳之下,瞬間斃命!

觀眾紛紛倒吸涼氣,遠遠看著那年輕身影,瞠目結舌!

這人是誰?

太猛了!

江胖子一個激靈,下意識的後退幾步,“你,你是誰?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

臉色陡然大變,滿眼不可置信:“葉九州!”

當然是葉九州!一秒記住

“我認識你。”葉九州目光如利刃,筆直的刺在江胖子臉上,殺機凜然:“你是謝家的二管家,江勇!”

江勇看起來挺老實,原來居然如此狠毒,連一個三四歲的小女孩兒都不放過?

而這個小女孩兒,是他葉九州的女兒!

“你叫……不悔?”

他目光從江勇臉上挪開,緩緩轉身,看著牢籠角落哭的幾乎要岔氣的小不悔。

遍體鱗傷!

他心如刀絞!

他,葉九州,貴為戰神殿主,縱橫天下,麾下百萬雄兵,威名震懾全球!

然而,他唯一的骨血,卻被關狗籠,供人取樂!

更差點,被生生咬死!

江勇嗤的一聲,不屑冷笑:“我以為是誰呢,你不是早就死在戰場上了嗎?”

“既然冇死,那就老老實實夾著尾巴做人!一個上門女婿,居然敢把大小姐的鬥犬踢死?”

聲音戛然而止!

葉九州陡然轉身,身形一閃,直接抓著江勇的脖子,把他提了起來。

江勇憋得滿臉通紅:“你這個廢物,你要乾什麼?”

“乾什麼?”

葉九州眼中閃過一抹狠厲:“你不是想把我女兒喂狗麼?”

他提著江勇大步走到旁邊的鬥狗等候區。

那裡麵,有足足上百條惡犬,上躥下跳,眼睛血紅。

江勇滿臉驚恐:“你敢!大小姐不會……”

話音未落,便被葉九州直接扔了進去。

淒厲慘叫聲瞬間響起,夾雜著惡犬們興奮的狂吠。

江勇,被上百條惡犬,生生撕碎!

葉九州冷冷一笑。

戰神之女,不可辱!

“不悔……”

葉九州一步,一步,慢慢走到葉不悔身前,蹲下身子。

把這個遍體鱗傷的幼小身體,緊緊抱在了懷裡。

哪怕強大如他,哪怕縱橫天下,此刻的聲音也忍不住出現了一絲顫抖。

他抱著大哭不止的女兒。

聲音哽咽!

“對不起。”

“爸爸……來晚了!”

不知過了多久,懷裡的小不悔哭聲漸止。

“叔叔……”她仰起小臉兒,看著葉九州泛紅的眼睛,輕輕給他擦了擦眼淚:“你……是我的爸爸嗎?可是媽媽說,我的爸爸已經犧牲了。”

“犧牲,就是死了,媽媽說爸爸是個大英雄,為國捐軀……嗚嗚,你不是我的爸爸,我的爸爸已經死了!”

葉九州撫摸著葉不悔的後腦,把女兒的小臉兒緊緊貼在胸口。

心都在滴血!

“不悔,媽媽是騙你的,爸爸冇死。”

他沉默許久,抬手拭去女兒臉上的淚珠,輕聲開口:“媽媽為什麼要讓人放狗咬你……”

懷裡,小不悔突然仰起小臉兒,稚氣的大眼睛撲閃撲閃,連連搖頭:

“你說錯啦!媽媽纔不會讓狗狗咬我,媽媽對不悔最好啦!讓狗狗咬我的是姨媽,她總是欺負不悔和媽媽,還不許我們回家……”

姨媽?

葉九州腦子裡“轟”的一下,滿臉愕然。

葉不悔對謝雨柔的稱呼,居然是,姨媽?

那……她的媽媽又是誰?

在謝家彆墅門口聽的一清二楚,小不悔……不是自己和謝雨柔的女兒嗎?

“不悔最聰明瞭。”

他心臟隱隱發緊,擠出一絲笑容:“那,爸爸問你一個問題,姨媽的名字是什麼?你知道嗎?”

小不悔聲音脆生生的:“知道啊,姨媽叫謝雨柔,是媽媽的表姐。”

“我還知道,雖然爸爸是上門女婿,但是我還是跟我爸姓,我名字叫葉不悔。”

說到這裡,葉不悔小臉兒一黯,大眼睛再次蓄滿淚水:“可是,姨媽讓我喊她媽媽,不喊就打我,嗚嗚嗚……叔叔,你真的是我爸爸嗎?我媽媽為了救爸爸,嗓子在車禍裡受傷了,不會說話,但她教了我這個……”

她從葉九州懷裡掙紮落地,手指在地上歪歪扭扭的比劃了“葉九州”三個字。

而後仰起小腦袋,淚水沿著小臉兒撲簌簌落下,哽咽抽泣:“這是媽媽教我寫的,叔叔,你認識我寫的字嗎?他們不讓我上學,我字寫的不好。”

葉九州身體陡然僵硬,腦海深處彷彿驚雷炸響,心臟幾乎停跳!

救爸爸,車禍,喉嚨受傷,不會說話……

當年冒著生命危險,從車禍現場把自己救出來的,不是謝雨柔?

謝雨柔……

她不是啞巴,更不是葉不悔的媽媽,不是自己的妻子?

那麼……

和自己拜堂成親,一夜溫柔纏綿的,又是誰?

“不悔。”

他盯著女兒的眼睛,聲音忍不住隱隱發顫:“你的媽媽,叫什麼?”

小不悔微微一愣,眼淚一下子奪眶而出,哭的渾身顫抖:“你騙人,你不是我的爸爸,你連媽媽的名字都不知道!”

“媽媽叫謝芷秋,秋天的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