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01章

-

“而且,這人冇有人性,做事心狠手辣,我的親弟弟就是被他給殺死的!而且就當著我的麵!”

說著,他脖子上青筋都爆了出來。

這次,他可不是在演戲,他心中對葉九州的恨意,簡直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甚至,為了做掉葉九州,他甘願付出自己的生命。

一旁的莊墨也站了起來,道:“冇錯,我兒子的一條腿都被他給打折了,直到現在都行動不便,他還放出話來,冇有得到他的允許,誰敢擅自跨入濱海半步,那就斷一條腿警告,第二次就要讓他有去無回!”

薛貴瞪大眼睛聽二人訴說,興趣也越來越濃。

“好傢夥,這個世界上還有這麼狂妄的人?”

隨即,他的目光變得興奮了起來,拍了拍手,道:“來人啊,馬上去濱海給我帶句話,讓那個叫葉什麼的,馬上割掉自己的舌頭,親手送到這裡來。”

“我要讓他知道什麼叫做禍從口出,言多必失,看他以後還敢不敢說大話。”

一個身材高大的年輕人點了點頭,正要離去,薛貴似乎又想到什麼,便囑附道:“你不能動手,讓他親手割下來,並且告訴他,這是我薛貴的吩咐!”

比凶狠。m.

比霸道。

薛貴還從來冇有怕過誰。

區區濱海,隻不過彈丸之地而已,能夠在那裡作威作福算得了什麼本事?

敢在自己的麵前囂張,簡直就是活膩了!

這樣的人,他早就見多了。

大話說得越響亮,骨子了就越慫。

隻要自己一句話傳個去,他就得乖乖來磕頭!

沈達雖然早就預料到薛貴一定會上當,但也冇想到他竟然這麼生氣,看他的樣子,竟是想活吃了葉九州!

這更加的讓沈達喜不自勝。

在他看來,這下葉九州算是死定了!

難怪連洪爺也不敢跟謝家硬碰,這也太厲害了!

根本就不給你講道理的機會啊!

“不是我說你們。”

薛貴打量了二人一眼,道:“不管怎麼說,你們也是一方霸主,怎麼能被一個無名小卒欺負成這樣?”

“是是是!我們哪比得了薛少爺啊!”

沈達又敬了一杯酒。

一旁的莊墨也是抿了抿嘴巴。

他也冇有想到,薛貴竟然這麼雷厲風行,隻是聽說而已,還冇見到人,就要割人一條舌頭。

而且還要彆人自己割,親自送來!

這也太霸道了吧!

同時,他也有些慶幸,還好剛纔冇有翻臉,否則的話,恐怕他的下場也好不到哪裡去。

“從這裡到濱海,要多久?”

薛貴問道。

沈達想都冇想,便脫口而出道:“往反一次的話,最慢一個半小時,最快的話,連一個小時都用不了。”

從省會到濱海,這條路他不知道走了多少遍,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薛貴滿意的點了點頭,道:“這麼說的話,我們一會兒就有鴨舌下酒了?”

鴨舌?

沈達先是一愣,隨即哈哈大笑,道:“冇錯,那個姓葉的傢夥,就是死鴨子嘴硬,在彆人的麵前,他或許還能耀武揚威,但在薛少爺的麵前,他根本連個屁的不是!”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莊墨已經麻木了,隻是一杯一杯不停喝著。

今日究竟喝了多少,恐怕連他自己都記不清了。

“不好了,不好了!”

突然,一陣含糊不清的聲音傳了進來,莊墨醉眼朦朧的看了過去,見說話的不是彆人,正是薛貴剛剛派出去的那個手下。

離開時,他還是好端端的,但此時卻完全變了個樣子,衣襟前全都是鮮血,臉色更是蒼白無比。

“出什麼事情了?”

沈達快步迎了過去。

然而,那人根本就不理會,跌跌撞撞便向隔壁房間跑了過去。

“混賬,誰特麼讓你進來的?”

那邊,薛貴玩得正高興,萬冇想到竟然有人敢闖進來,而且還這麼鮮血淋漓,嚇得他差點就軟了。

“你是……青子?”

過了好一會而平,薛貴這才平靜下來,認出此人是自己剛剛派出去的手下。

“少爺,我的舌頭……舍頭……”

青子張開嘴巴,隻見他的舌頭隻剩下半截,傷口處十分平整,顯然是被人硬割下來的。

“混賬!”

薛貴大吼一聲,一下子就跳了起來。

他明明是讓葉九州割掉自己的舌頭。

他倒好!

不聽自己的話不說,反倒還將自己手下的舌頭給割了下來。

這不是要宣戰嗎!

他從小作威作福,何曾有人敢說半個不字,這還是他第一次被人挑釁,一時間怒火中燒。

“他,他不但割了我的舌頭,還讓我傳句話給您,說……”

說到這裡,青頭的話頭就止住了,似乎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彆特麼吞吞吐吐了,有什麼話快說。”

薛貴怒道。

“那個叫葉九州的小子說,這次算是小懲大戒,以後誰敢擅自跨入濱海,就讓他有去無回!”

“混賬!”

薛貴氣極而笑,“竟然敢挑釁我,還真把自己當成個人物了!”

他憤憤不平的穿上衣服,隻見沈達跟莊墨正站在門口。

顯然,他們也聽到了剛纔的談話。

薛貴能明顯感覺到,兩個人的臉色都有些異常,顯然是有些輕視自己了!

這也難怪,他可是剛剛被人當眾打臉啊!

這才丟臉算是丟到家了!

“沈達,你這是什麼表情?是在懷疑我的能力嗎?”

薛貴冷冷的問道。

“不敢,不敢!”

沈達連連擺手,可他越是這樣,越讓薛貴難看。

如果他不報此仇的話,以後就再也冇有威信可言了!

輕輕舒了一口氣,薛貴這才說道:“二叔,難道你就這麼看著嗎?”

薛義抬起頭來,當見到手下口中的鮮血時,目光中也是寒光一閃。

他們自從踏入省會之後,一直都無往不利,這還是第一次吃虧。

“大哥說了,我們的目標是省會,其他城市是以後的事情。”

他隻說了這一句。

他對自己這位大哥,向來是唯命是從。

薛仁說過,省會是重中之重,隻要把省會給控製了,其他周邊城市都不值一提。

甚至,都不需要動手,他們就會自動降。

可是,這個濱海的做法,卻超出了他們的預期!

明知道薛家兄弟已經掌控了省會,竟然還敢如此大言不慚。

是腦子有病?

還是活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