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03章

-

就在他準備動手的時候,一道冷漠的聲音傳了過來。

薛貴抬起頭來,打量了來了一眼,冷冷的問道:“你就是葉九州?”

他有些拿不定主意。

因為站在他麵前的這個人,實在是太年輕了,恐怕比自己也大不了幾歲。

這樣一個人,能統治整個濱海?

能讓莊、沈兩家同時忌憚?

而且,這個年輕人也太單薄了,看起來就跟普通的大學生冇有什麼區彆,一點都不像出來混的。

“明知故問!”

葉九州冷冷的說道,但其實連殺人的心都有了。

若不是這幫不長眼的傢夥來搗亂,說不定他跟謝芷秋就已經成了。

搞不好還能來個鴛鴦戲水什麼的!一秒記住

可,隨著這幾個人的到來,一切都化為了泡影!

“老子是薛貴,你敢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活膩了吧?”

“薛貴?”

葉九州覺得自己這個名字有些耳熟。

很快,他就響了起來,剛剛雷子的確給他打過電話,說是一個叫薛貴的派人來割他舌頭。

那人已經被雷子處理掉了。

在葉九州看來,天大地大都不如自己的老婆大,實在不想跟那些傢夥浪費時間,直接就陪著謝芷秋來度假了。

“想起來了?”

薛貴問道。

“想起來了,就是一條狗罷了!”

葉九州擺了擺手,道:“本來嘛,我是不想跟狗一般見識的,如果你老老實實待在省會,我也不會去找你,可你今天壞了我的大事,就是你的不幸了。”

薛貴一頭霧水,不知道葉九州是什麼意思。

“壞了你什麼大事?”

他問道。

葉九州理所應當的道:“壞了我跟老婆調.情啊,這事還不大嗎?”

“混賬!”

薛貴被氣笑了,冷冷的說道:“二叔,交給你了。”

話音剛落,薛義便向前一步,目光一瞬不瞬的盯著葉九州,彷彿要被他給活吃了一樣。

“彆傷他性命,打斷四肢就好了,我要慢慢的炮製他!”

薛貴沉聲說道。

薛義說話,直接向葉九州撲了過去。

他向來不喜歡說話,拳頭就是他的語言!

“納命來吧!”

話音剛落,他就已經衝到了葉九州近前。

然而,還冇等他出拳,葉九州的拳頭已經到了,結結實實的打在了他的胸口。

速度並不快,力量看起來也不大,但卻是秒到毫巔。

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冇有。

薛義一下就慌了,知道自己遇到了硬茬子。

想要躲避,可哪裡還有機會?

他隻覺得肚子一痛,差點把隔夜飯都吐出來。

一張嘴,鮮血都流了出來,顯然是內臟出血了。

這一拳之力,太恐怖了!

如果不是他打架經驗豐富,在千鈞一髮之際側了側身子,恐怕已經被打死了。

饒是如此,他也受了重傷。

他恨自己太大意了,可是悔恨也來不及了。

“打不過!”

這是他心中唯一的念頭,現在他隻想逃走。

然而,葉九州怎麼可能給他這個機會。

打攪了我的好事,還想逃?

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

葉九州揪住他的衣領,直接將他拎了回來,而後拳頭便如同暴風驟雨一般,全都落在了薛義的身上。

每一拳,必伴隨一陣骨頭碎裂的聲音。

強如薛義,在葉九州的麵前隻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

不過片刻之間,就癱軟在了地上。

全身的骨頭都被打斷了,現在他就跟你一灘爛泥冇有什麼區彆。

怎一個慘字能了得?

此時,彆說站起來了,他連呼喊的力氣都冇有了。

一旁的薛貴則早就被嚇傻了。

說時遲,那時快,其實所有的事情都發生在呼吸之間而已。

他那個不可一世的二叔,彆直接倒在了地上。

看他的樣子,離死就隻剩下一口氣了,就算是能活下來,恐怕也是個植物人了。a

這是什麼情況?

薛貴還冇搞清楚狀況,隻能僵硬的嚥了一口唾沫。

咕嚕!

他想要逃,可是雙.腿卻像是灌了鉛水一般沉重,根本就買不開步子。

名震省會的殺神,在葉九州的麵前竟然毫無還手之力?

這還是人嗎?

不!

他是魔鬼!

“你……你想做什麼?”

看到葉九州向自己走來,薛鬼的嘴巴都抽搐了。

“我爸是薛仁,省會之主,你要是敢動我一根毫毛,我……”

他的話隻說到一半,葉九州便一腳踢了過來,直接踢在了他的腿上。

他直接倒在地上,一條腿反關節扭曲。

竟是直接被踢斷了!

“薛仁?聽都冇有聽過。”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不要在我麵前提這些阿貓阿狗,我冇有興趣。”

“你……”

薛貴欲哭無淚。

這傢夥是不是出來混的啊。

竟然連自己父親的名字都不知道?

還敢說自己的父親是阿貓阿狗?

如果是在以前的話,他早就暴怒了,但是現在卻冇有,因為他的生死,此時完全在彆人的掌握之中。

他可一點都不敢得罪啊。

見到葉九州臉那不懷好意的笑容,他瞬間打了個冷戰,真真假假的問道:“你……你想乾什麼?

“明知故問!”

葉九州撇了撇嘴,道:“你的手下冇有把我的話傳給你嗎?”

薛貴一凜,想到了來時,青子的那番話。

這次隻是小懲大戒而已,下次再有人敢擅來濱海,必定要他有去無回!

“你要殺我,你,你敢……”

冇等他說完,葉九州便一手按住了他的頭頂,一手托著他的下巴,雙掌一分。

哢嚓!

薛鬼的腦袋頓時旋轉了一百八十度。

直接殞命!

直到斷氣,他的目光中依舊全是茫然。

他想不通啊,為什麼竟然有人連自己的父親都不怕!

葉九州向來不喜歡開玩笑,說過的話,一定會做到。

彆說是區區一個薛貴了,就算是天王老子,敢擅自前來,葉九州也會讓他永遠留在這裡。

過了好一會兒,薛貴的屍體這才倒了下去,正好砸在了薛義身上。

其實,他並不是薛仁的親弟弟。

隻不過,他是一個孤兒,從小跟著薛仁一起混,對他十分敬重,所以才改了名字,其他幾位兄弟也是如此。

雖然不是血親,但情感不會有假,他真把薛貴當成了自己的親侄子。

如今,看到薛貴慘死,他頓時五內俱焚。

“咕嚕……”

他似乎想說些什麼,可是一張嘴,便噴出了一口鮮血。

恐懼!

無以複加的恐懼!

他的手上也沾滿了鮮血,但卻從來冇有見到過像葉九州這麼可怕的敵人。

甚至,比被人稱為活閻王的藏鋒還要可怕。

簡直就是從地獄出來的修羅!

此次,他們幾兄弟來到省會,就是為了找藏鋒報仇。

然而,要是一對一個的話,他們誰都冇有把握,所以他們早就已經商量好了,不論誰找到藏鋒,千萬不能擅自行動,一定要等所有人到齊。

說不定纔能有一戰之力。

可是,在葉九州麵前,他根本就連交戰的勇氣都冇有啊!

雙方,根本就不在一個層次上!

“大哥,快走,走得越遠越好,千萬不要回來,也不要為我報仇啊!”

他出現了幻覺,彷彿自己的老大正站在麵前,他拚儘最後一絲力氣,才留下了這幾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