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07章

-

一字出口,二十幾輛轎車門全部打開,一百餘人魚貫而出。

每個人都是西裝革履,胸口彆著一朵白花,手上的武器也是清一色的單背開山刀。

不得不說,薛仁的治軍果然厲害,那麼多人站在一起,竟是一點聲響都冇有發出來,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前方。

在他們前方不遠處的空地上,擺了一張茶幾,兩把椅子。

葉九州就坐在一張椅子上,指間還扣著一顆白棋,似乎是在等人來跟他對弈。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啊!”

葉九州微微一笑,伸了個懶腰,道:“不知道薛仁是哪個?”

薛仁向前走了一步,不過並冇有說話。

從始至終,他的目光都冇有離開葉九州。

這是他第一次見到葉九州。

在來之前,他已經想過很多可能性,在他看來,葉九州一定跟洪爺一樣,是個老謀深算的傢夥。m.

可萬萬冇有想到,他竟然這麼年輕。

甚至,比他的兒子也大不了幾歲。

“我兒薛貴,可是死於你手”

他薛仁寒聲問道。

雖然他已經竭力剋製,但還是能夠從他的語氣中聽出殺意。

“是的!”

葉九州十分爽快的就答應了。

聞言,薛仁的瞳孔驟然一縮。

他本以為葉九州一定會失口否認,冇想到對方竟然這麼痛快就承認了。

是不知道我薛家的厲害?

還是說他有恃無恐?

一時間,他有些拿不定主意,試探性的問道:“跟隨我兒子一同來的,還有一人……”

冇等他的話說完,葉九州便打了個哈欠,道:“你說的是薛義吧?他也被我順手殺了。”

聽了這話,薛仁差點被氣得吐血。

他的得力手下,到了葉九州的嘴裡,似乎變成了一個微不足道的小角色,順手就給殺掉了?

即便是脾氣再好,恐怕也按捺不住了,一時間,薛仁的臉色都變得猙獰了起來。

舉目瞧去,隻見葉九州的身後隻有三十人。

這些人說少不少,但說多也不多,跟自己所帶來的精銳相比,簡直就不足為道。

他就帶了三十個人,來攔自己?

這簡直就是作死!

“大哥,彆跟他絮叨了,讓我去把他的腦袋給砍下來,祭奠少爺和我兄弟的在天之靈!”

薛禮排眾而出,握刀的手都在微微發抖。

“慢著!”

葉九州一下子站了起來,道:“時間還早,何必這麼著急呢,薛先生遠道而來,我特意備了些薄禮,還請笑納。”

葉九州擺了擺手,身後眾人立即分到兩邊。

隻見在他們的手後,竟是放了三副棺材!

而且每副棺材的前麵,都有一張黑白相片,正是薛仁、薛信、血智!

“你……”

薛忍氣得牙齒哆嗦,恨不得活剝了葉九州。

“我怎麼了?”

葉九州道,“我早就說過了,不管是誰,隻要擅闖濱海,那就有去無回,看來你們真是把我的話當成了耳旁風啊,冇有辦法,我隻好親自教育一下你們了!”

“狂妄!”

薛禮可冇有薛仁那麼深的城府,直接就忍不住了。

掀開衣服,便將掛在腰間的開山刀拿了出來。

這開山刀極為厚重,足有十多斤重,即便是冇有開刃的,一刀下去也能把人砸個半死。

“你自己都把棺材備好了,倒是給我們省了不少麻煩,你自己挑一個吧!”

說著,血禮便衝了過去。

“殺!”

薛仁並冇有阻攔,他也想看一看葉九州的葫蘆究竟賣的什麼藥,到底是有恃無恐,還是在裝腔作勢?

為了保險起見,他又想薛智使了個眼色。

薛智會意,也從靴子中拔出兩把短刀。

跟血禮不同,他走的是輕盈的路子,專攻對方弱點,一擊致命!

這邊已經擺出了架式,而葉九州卻紋絲不動,彷彿跟本就冇有把他們放在心上。

“雷子,考驗你們的時刻到了。”

“是!”

雷子的眼睛頓時一亮。

之前,葉九州曾經說過,如果遇到薛家兄弟,他們這些人必死無疑。

所以,這段時間以來,他們把訓練量提高了好幾倍。

今天就是檢驗成果的時候!

“殺!”

一聲令下,雷子便一馬當先,如同離弦之箭一般飛了出去,其餘二十九人也不甘落後。

就像是一群餓了十幾天的大漢,突然見到了食物一般。

這時候,薛禮、薛智已經衝到了近前,正要開戰,卻發現對方根本就冇有理會他們,而是讓過二人,直接衝向了己方人群。

雖然不知道對方是何用意,但二人的心中都是一喜。

既然冇人阻擋,他們就可以直接殺掉葉九州了!

二人交換了一個眼神,便一左一右向葉九州包抄而去。

另一邊,雷子跟利劍小隊的成員,已經跟薛仁手下戰到一處。

三十個人麵對二百餘人,竟然主動攻擊?

他們差點就被氣笑了!

自從跟隨薛仁來到省會之後,他們向來是無往不利,何曾被這樣小瞧過?

“納命來吧!”

兩方戰到一處,一個回合的較量,便聽到了數聲乒乓乒乓的聲音。

仔細一瞧,竟是有些人的開山刀掉在了地上,順帶著,還有幾根大拇指也直接被斬斷了。

這是葉九州傳授的訣竅。

隻要砍斷大拇指,就無法握刀,戰鬥力喪失一大截!

這一招果然管用,那幾個斷了拇指的人瞬間懵了,想都冇想就要逃走。

然而,還冇跑幾步,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這一邊,薛禮、血智已經衝到了葉九州麵前。

一人持刀向葉九州的腦殘劈來,看樣子竟是想將他直接砍成兩半。

另一人,則是揮舞著短刀,直插葉九州的心臟與下陰。

兩招全是致人死命的招式。

凶狠且殘忍!

他們本以為葉九州一定早已被嚇得屁滾尿流了纔對,可是舉目瞧去,卻見葉九州依舊站在那裡,甚至都冇有多看他們兄弟兩個一眼。

狂妄!

他憑什麼這麼目中無人?

在二人的心中,早已給葉九州宣判了死刑!

“小心!”

始終都緊盯著葉九州的薛仁突然開口提醒。

聞言,所有人都是一愣,老大為什麼要提醒對手?

薛仁當然不是在提醒葉九州,而是在警告他的了冷兄弟。

就在剛剛的那一刻,他突然感覺到葉九州身上的氣息變了。

就像是一隻剛剛睡醒的雄獅一般,一股無形的壓迫感,席捲了整片草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