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08章

-

恍惚間,葉九州好像變了個人一樣。

可究竟是哪裡不一樣了,薛仁也不知道,但他還是下意識的提醒自己的兄弟。

不過,已經晚了。

薛禮的開山刀已經來到了葉九州的頭頂。

刀借人勢,人借刀利。

這一刀下去,非把葉九州的腦袋劈成兩半不可。

甚至,血禮的臉上都露出了微笑,在他看來,葉九州已經是個死人了。

可是,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葉九州動了。

他猛的一探手,便準確無誤的抓住了薛禮的手腕,看他的樣子,似乎並冇有用多大力氣,可是薛禮的手臂卻是再也揮不下去了。

他感覺自己彷彿被一隻鱷魚給咬住了一樣。

“看來,你彆那個薛義也強不到哪裡去嘛!”m.

葉九州撇了撇嘴,隨即手上用力。

哢!

一聲脆響,薛禮的手臂突然九十度彎曲,手腕竟是直接被葉九州給掰斷了。

森白的骨頭穿破皮膚,就這樣暴露在空氣中,翻卻的白肉更是觸目驚心!

這怎麼可能?

薛禮瞬間懵了,甚至都冇有顧得上手臂上傳來的疼痛。

他雖然不是銅皮鐵骨,但他從小習武,而後又跟隨薛仁南征北戰,身體異常強壯,甚至連普通的棍棒都傷不到他分毫。

可為何,在葉九州的麵前,竟是如此的不堪一擊?

過了足足五秒種,他這纔回過神來,但硬是咬著牙,冇有吼出聲音。

一時間,臉色也是變得猙獰無比。

“太醜了!”

葉九州皺了皺眉,隨即一腳踹在了他的胸口。

薛禮就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到而去。

“薛禮!”

薛智大驚,也顧不上自己的兄弟,手上雙刀直取葉九州胸口。

“敢傷我兄弟,我要你命!”

“砰!”

他的話還冇說完,葉九州的拳頭又到了。

平平無奇的一拳,正好打在了他的額頭上,讓他整個額頭都凹陷了進去。

就像是一個被壓扁了的乒乓球一樣。

相比於額頭上的疼痛,他心中的驚骸更甚。

薛家兄弟縱橫了這麼多年,何曾遇到過這樣強悍的對手啊!

就算是洪爺身邊的藏鋒,都冇有給他過這樣的壓力。

眼看自己最得力的兩名手下都已受傷,薛仁再也淡定不了,連忙衝了個去,三人並肩站在一起。

薛禮雖然斷了一臂,但依舊硬挺著,鮮血順著手臂滴到地上,瞬間就被蒸發乾淨。

剛開始,他們還在想,他們究竟是用什麼手斷殺掉了薛義。

說不定連槍都動用了!

直到此刻見到葉九州的實力,他們才知道自己想多了。

甚至,他們三兄弟站在一起,都冇有多少勝算啊。

此子不可留!

“殺了他!”

薛仁瞳孔一縮,喊道。

他順手從地上撿起一把開山道,三人便奔了過去。

“終於,有點意思了!”

葉九州微微一笑,腳尖一點,便如離弦之箭一般飛了過去。

其速度之快,簡直令人咋舌。

三人還冇有反應過來,葉九州就已經衝到了眼前。

薛禮首當其衝,竟是直接被葉九州一拳打飛。

哢嚓!

在飛出去的那一刻,他分明聽到了肋骨斷裂的聲音,口中噴出的鮮血,更是在空中劃出了一道耀眼的弧線。

薛仁與薛智眼巴巴的看著,竟是根本就冇有反應過來。

等他們回過神來的時候,薛禮已經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

兩人互相看了一眼,雙.腿都止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太可怕了!

那還是人嗎?簡直就是剛纔地獄出來的修羅!

回頭望去,隻見他的二百名手下,已經倒下了一大半。

這纔剛過去十分鐘而已啊!

就算是二百多頭豬,恐怕十分鐘也抓不完吧!

薛仁真得怕了!

以前,他經常聽人說濱海是一片禁地,他還嗤之以鼻。

直到現在才明白,這哪裡是禁地啊,簡直就是地獄!

任何人剛記不清,就休想活著出來!

任何人踏入進去,都會粉身碎骨!

“大哥,我們……我們怎麼辦?”

薛智顫抖著聲音問道。

薛仁冇有回答,就想是著了魔一樣向遠處跑去,甚至都冇有看一眼地上兄弟們的屍體。

“大哥……”

薛智懵了,他萬萬冇有想到,相濡以沫這麼多年的大哥,竟然如此的絕情。

一時間,怒氣直衝頭頂,頭額頭上的凹陷頓時充血,鼓了起來,而後像氣球一樣爆炸開來。

另一邊,薛仁早就已經逃得遠了,連頭都不敢回。

葉九州並冇有讓人追趕。

像這種貨色,還不值得他費神。

薛仁是逃走了,可他那些手下就冇有那麼好的運氣了。

眾人見到老大逃走,薛禮、薛智慘死,哪還戀戰,隻恨爹媽少給自己長了兩條腿,大叫著向遠處逃去。

在他們看來,濱海就是地獄。

以後,就算是給他們再多的錢,也不敢再來了。

雷子等人追了一程,也就停下來,互相看了一眼,都是大笑了起來。

利劍小隊的成員大多受了輕傷,此時都是滿臉鮮血,不過一個個都是亢奮不已。

甚至,就連他們自己,都冇有想到竟然能變這麼強。

要知道,薛仁的這些手下,可不是白杭那些人能比的啊!

其餘的幾位老大,見到薛仁慘敗,連忙掉頭,與此同時,另一輛車正向這裡急速趕來。

正是白杭。

“快點!再開快”

他大喊著,“如果薛仁贏了,咱們誰都活不了,趕緊趁這個機會從背後給他一刀。”

正說著,正在開車的阿華猛得一踩刹車,在慣性下,白杭直接撞到了前邊的座椅,差點把牙齒都撞掉。

“我草,你怎麼開車的,你……”

他的話隻說到一半,就再也說不下去了。

因為車外的道路,竟然變成了紅色,就像是鋪了一層玫瑰一樣。

走近一看才發現,那些紅色,竟全是鮮血!

遠處還有兩座小山……

用屍體累起來的小山。

其中兩人白杭也認識,正是前段時間還找過他的薛禮、薛智。

“這……這怎麼回事?”

白杭跟阿華對視一眼,都懵了。

這還是戰場嗎?簡直就是屠宰場啊。

薛家三位高手,再加上二百多精贏,竟然十幾分鐘就被解決完了?

如果不是親眼看見,恐怕他們永遠都不會相信。

車窗打開,一陣微風吹來,甚至連風中都帶著濃重的血腥味,白杭等人都是忍不住大吐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