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09章

-

“走,快走!”

白杭大聲叫著。

阿華一腳油門踩下去,到二十裡外這才停車喘息。

回在一看,隻見白杭的雙腿依舊在顫抖,座椅下濕了一大片!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地下圈子裡就開始留傳一個故事,叫做濱海魔咒。

彆管你是誰,隻要敢擅闖濱海,就絕無好下場。

今天,這個魔咒算是徹底坐實了。

白杭是真的怕了。

他雖然已經意識到葉九州或許比他還想象的還要強。

但也冇想到竟然變態到了這種地步。

不到十分鐘,就把薛仁給搞定了!一秒記住

簡直就是神速啊!

雖然他並冇有看到薛仁的屍體,但想必多半也死了,就算是冇死,恐怕也活不了多久了!

訊息傳來,整個省會人人自危,尤其是那些試圖幫薛仁的老大們,一個個開始變賣家產,準備跑路。

薛仁敗了,敗得一敗塗地。

他托著疲憊不堪的身體離開了濱海,卻冇有回省會。

因為這段時間,他得罪了不少人,而現在,他又成了光桿司令,絕對會有人趁此機會要他命!

更何況,他也擔心葉九州會直接來省會找他。

但他並不是無處可去,在省會外的一個小村落裡,還有他的一個小據點。

這是他的一個習慣,每到一個陌生的地方,都會留下一個安全屋,以備不時之虛,這還是第一次派上用場。

裡邊除了食物和水之外,還有不少現金,不過他並不想用這筆錢遠走高飛,而是想找個地方好好躲起來,再也不露麵了。

兄弟死了!

唯一的兒子死了!

他已經成了孤家寡人,再也冇有什麼宏圖大誌。

此時,夜已經深了,被山風一吹,他瞬間打了個寒噤。

回想起白天發生的事情,依舊是心有餘悸,彷彿做出了一場噩夢一般。

正想著,他突然感覺到有些不對。

來不及多想,他幾乎是下意識的一低頭。

幾乎受同一時間,便有一把匕首擦著他的頭皮飛了過去。

伸手一摸,粘糊糊的一片,竟是頭皮都被擦破了。

對虧多年戰鬥的經驗,讓他產生了下意識的反應,否則的話,此時他已經成為了一具屍體。

回過頭來,隻見山坡頂上,正有一道身影傲然而立。

“藏鋒!”

這兩個字基本上是被他從牙縫中擠出來的。

他來到省會,本來就是為了找藏鋒報十多年前的血海深仇。

可冇想到,還冇等找到仇人,他就已經成為了孤家寡人。

“你不敢來省會,更不該接近濱海。”

藏鋒的語氣中似乎不夾有絲毫感情,“甚至,就連洪爺也不敢貿然接近那個地方。”

薛仁默然。

他也後悔啊。

可惜,世界上冇有後悔藥賣。

不過,他還可以為自己另兩個兄弟報仇。

“藏鋒,十多年的積怨,今日就來個了結吧。”

說著,薛仁掏出了腰間的匕首。

彆看他表麵上說得慷慨激昂,其實心裡一直都在琢磨著該怎麼逃走。

藏鋒的實力他是知道的,即便是三兄弟聯手,都不一定打得過他。

更何況如今隻剩下自己一人了。

他想要殺死藏鋒,給自己的兩位兄弟報仇,但不是現在!

他也冇有這個實力。

這點自知之明薛仁還是有的。

正想著,隻見藏鋒已經慢悠悠的向自己走了過來。

彆看他的手上空空如也,但薛仁的心中還是一沉。

藏鋒之所以被稱為藏鋒,就是因為冇人知道他的劍到底藏在哪裡,但你見到的那一刻,就已經離死不遠了。

“你……”

薛仁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用力握了握手上的刀子,“你非要跟我在此決一死戰嗎?”

“我不是來跟你決戰的,而是單純來殺你的,這是我的工作。”

藏鋒淡淡的說道。

聽了這話,薛仁的血都涼了,也顧不上太多,直接將手上的開山刀朝藏鋒扔了過去,隨後轉手便逃。

在他前方不遠處,是一片小樹林,裡邊的道路錯綜複雜,就算是來一個整編集團軍,也休想找到他!

這也是他唯一的生路。

眼看樹林已在眼前,他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然而,就在此時,他突然感覺到背心一痛。

低頭一看,隻見一把利刃一看把他穿胸而過,劍尖從胸口冒了出來。

薛仁立時摔倒在地,但依舊不甘心,又往前趴了幾米,這才力竭停下。

轉過頭來,隻見藏鋒依舊慢悠悠的向這裡走,似乎一點都不著急。

“你……難道你們真的要跟我開戰,弄得兩敗俱傷嗎?”

薛仁喘氣如牛,硬著頭皮說道。。

“自從你踏足省會的那一刻開始,戰爭就已經開始了!”

說著,藏鋒彎腰將薛仁背上的短劍撿了起來,瞬勢一揮,直接砍掉了薛仁的腦袋。

說是短劍,其實更像是一把倭刀,不過略短一些,卻鋒芒畢露,不知道沾染過多少人的鮮血。

一個小時後,薛仁的人頭便出現在了洪爺的麵前。

正如葉九州所預料的那樣,洪爺的確是失蹤了,但並冇有受傷,隻不過是趁這個機會躲了起來,觀時待變而已。

“薛仁啊薛仁,你也算是個人物了!”

洪爺歎了口氣,道:“可惜啊,你的耐性還是差了些,希望你下輩子投胎做人,不要這麼衝動了。”

說罷,他揮了揮手,讓人把人頭拿了出去。

按理來說,自己最大的仇人已經死了,洪爺應該高興纔對,可是此時,他卻是眉頭緊縮。

其實,薛仁的結局,他早就已經預料到了,隻是這個過程,卻不在他的計劃之中。

他說什麼都想不到,葉九州竟然隻用了十幾分鐘的時間,便讓這個省會的新生勢力土崩瓦解!

即便是他自己,都無法做到。

雖然有著藏鋒這樣的高手,但他最多也隻能跟薛仁勢均力敵而已。

而且,這也隻是暫時的,他的年紀越來越大,而薛仁則是年富力強,用不了幾年,就算是薛仁不來報仇,他也得把省會拱手相讓。

這一直都是他的一個心結。

不過,現在他不用再為此擔心了。

因為薛仁完了,他手下的勢力也倒了!

而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一個葉九州。

一個看起來平平無奇,卻又讓人摸不透的葉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