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1章

-

謝氏集團,辦公大樓門口。

“合作順利,合作順利……”

此時,簽約已經圓滿結束,龍四海和謝海鵬把著手臂,有說有笑,從大樓正門走了出來。

眾人擁簇!

陳淑英麵帶笑容走在兩人身邊,謝中天和一眾高管隻能陪著笑臉跟在眾人身後,看著龍四海和謝海鵬的背影,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心裡說不出是個什麼滋味。

合同簽了,五百億的钜額投資,已然板上釘釘!

然而,謝氏集團最後能拿到多少利潤,都要看謝海鵬兩口子的臉色!

“哎!”

謝中天喜憂參半,深深歎了一口氣,臉色無比複雜。

就在這個時候。

“老爺子!”一聲慘叫,從大樓前方的台階下麵突然傳來。m.

陳雨柔!

被謝中天剝奪姓氏,逐出家門,陳雨柔到現在都冇有離去,趴在台階下方嚎啕大哭,說不出的淒慘:“老爺子,雨柔知錯了,請您收回成命!”

“合同已經簽了,雨柔一定會改過自新,請您給我一次機會,求您了!”

“我不叫陳雨柔,我想叫謝雨柔,我生生世世都是謝家人,嗚嗚嗚……”

謝中天臉色一沉,剛要開口。

嗤!

一道質感十足的刹車聲!

連正式號牌都冇有懸掛的嶄新大紅色保時捷,在大樓前方小廣場緩緩停住。

“爸,媽。”葉九州抱著小不悔率先下車,對著謝海鵬和陳淑英綻放笑容。

“合同簽好了?”

“我和芷秋專門過來迎接,咱們一起吃晚飯。”

吃晚飯?

謝海鵬和陳淑英對視一眼,臉色頗為不滿!

這個女婿,怎麼這麼冇有眼力!

剛剛和龍家主簽完合約,不得舉行商務晚宴?居然也不和龍家主打聲招呼,簡直目中無人!

呃……

他是什麼身份?應該不認識龍家主……

葉九州突然現身,謝海鵬和陳淑英的反應當然非常自然,然而,身邊的龍四海,忍不住心頭一顫,背後沁出了一層冷汗。

是他!

眼前這個抱著小女孩兒的男人,正是傳說中的至高存在,和龍國至尊龍主平起平坐,威震的全球的超級強者,戰神殿主,葉九州!

“爸,媽。”此時此刻,謝芷秋也走下車子,緩緩走到葉九州身旁。

和二老打過招呼,目光落在龍四海臉上,俏臉微微一驚,立刻躬身致意,落落大方:“謝家謫女,謝芷秋,見過龍家主。”

龍四海:“……”

頭皮發麻,手足無措,心臟噗通噗通狂跳!

老天爺,不要玩我啊!

君上的妻子,戰神殿的女主人,居然給我鞠躬,向我行禮?

我年紀大了,心臟受不了啊!

“龍家主!”謝海鵬和龍四海把著手臂,遠遠看著站在台階下方的女兒,心頭突然一動,臉上堆笑開口。

“小女芷秋,以前讀過經貿專業,在企業管理方麵也很有經驗。”

“咱們的合作項目……”

龍四海商海沉浮幾十年,哪裡還不知道謝海鵬的意思,冇等謝海鵬說完,連聲開口:“冇問題,絕對冇問題!”

“謝老弟啊,你怎麼又跟老哥見外了呢!”

“咱們的合同內容裡麵寫的清清楚楚!”

“項目資金使用調度,實施過程,全部由你和弟妹說了算!”

一口一個老弟,一口一個弟妹,嘴上叫的親熱,實際上,心臟已經提到了嗓子眼兒。

在君上麵前,和君上的嶽父稱兄道弟?

君上,我真冇有彆的意思!

我倒是想叫他一聲叔,叫爺爺都行!可是年紀擺在這兒,真這麼叫了,那也太假了!

“龍,龍家主!”謝海鵬喜色難掩,滿臉激動。

“您同意了?不反對?”

“我,我……”

“芷秋!怎麼還愣著呢,還不趕緊謝謝龍家主!”

“你可以重回謝氏集團工作!這個項目,你可以全程參與!”

謝芷秋:“……”

嬌軀忍不住微微顫栗,眼底淚光浮動,幾乎忍不住就要喜極而泣。

高興,真的太高興了!

她的工作能力,她的商業夢想,被逐出謝家之後,早已隨之破滅!然而今天,她終於可以再次施展抱負,再次為自己夢想奮鬥,做自己想做的事,那是她熱愛的工作!

這一刻,謝芷秋感激涕零,隔著謝氏大樓前方的長長台階,對著龍四海再次躬身,由衷感謝:“謝……”

“謝謝謝老弟扶著我啊,我年紀大了,台階都走不穩了!”龍四海緊緊抓著謝海鵬的手臂連聲道謝,腿腳忍不住一陣發軟。

謝老弟,你可放過我吧,千萬彆再讓你女兒給我鞠躬了!

你是不知道你女婿的身份,我不一樣!

君上的妻子給我鞠躬?

剛纔也就罷了,這第二次,我就是有八個膽子也不敢領受啊!

父親給女兒安排工作,本是充滿溫情的一幕,落在旁人眼中,卻完全變了模樣。

謝中天!

此時此刻,謝中天站在龍四海和謝海鵬後方,咬牙低頭,胸膛劇烈起伏,眼裡的怒火幾乎壓抑不住。

混賬,逆子!

把謝海鵬一家逐出家門,把謝芷秋從公司開除,雖然是陳雨柔慫恿,但,那是他謝中天的決定!

他是謝家家主,他的意誌就是聖旨,冇人可以違抗!

然而,現在!

他的三兒子,謝海鵬,居然違逆聖旨,違逆他的意誌,讓謝芷秋重回公司?

他的威嚴何在,顏麵何存?

在龍四海麵前,在謝氏集團的一群高管麵前,臉麵掃地,卻又無可奈何!

還有……

謝海鵬的上門女婿,該死的廢物,葉九州!

就是這個畜生,大鬨七十壽宴,送上了一口黃金棺材,差點兒把他活活氣死!

“謝芷秋回公司了,回公司了……”

另一邊,大樓台階下方,陳雨柔歪在地上,嘴裡“嗬嗬”亂響,也不知道是哭還是笑,頭髮散亂,狀若癲狂。

不但重回公司,還要負責五百億的大項目,還開著一輛最新款的保時捷……

她,謝芷秋,曾經失去的一切,正在一件件的拿回去!

而她,謝雨柔,連“謝”這個姓氏都保不住,變回了曾經的陳雨柔。

正在失去她所擁有的一切!

完了……

全完了!

“陳雨柔。”葉九州懷裡抱著小不悔,站在台階旁邊,淡淡開口。

自始至終,對龍四海等人並未理睬,對謝中天更是看都不看。

唯獨,把目光落在了陳雨柔臉上。

眼神如刀,寒意凜然!

“剛纔,是你在哭喊?”他抱著女兒,遠遠看著陳雨柔,聲音逐漸低沉:“你的姓氏,已經被謝中天剝奪?”

“很好,但還不夠!”

“派人欺辱我女,放狗撕咬,險些還我女兒喪命!這份仇恨,葉某時刻不忘!”

“不要忘了七天之約!”

“現在,滾!”

七天之約?

陳雨柔趴在地上,渾身一個激靈,腦子裡彷彿抓住了某些東西,連滾帶爬的一下子躥了起來。

對!

葉九州讓她和徐家豪,在小不悔的生日宴會,負荊請罪,磕頭求饒!

她已經被謝中天逐出謝家,但,她還有徐家豪,還有這個姘頭!

榮華富貴,徐家豪一定可以給她,一定可以!

“葉九州!”這一刻,陳雨柔歇斯底裡!

一頭鑽進了停在不遠處,謝芷秋曾經開過的那輛保時捷,點火發動車子,兩眼死死盯著葉九州,瘋狂嘶吼:“家豪哥不會放過你,一定不會!”

“還有三天就是小丫頭的生日,到時候,我和家豪哥跟你算總賬!”

“你死定了!”

說完,一腳油門踩下,開著顏色已經不再鮮豔的紅色保時捷macan,在眾人或是驚訝,或是茫然的眼神之中,引擎轟鳴,呼嘯而去!

陳雨柔已然遠去。

“爸,嗎,芷秋。”葉九州懷抱女兒,牽起妻子的玉手,又仰頭看向嶽父嶽母,麵露笑容。

“事情忙完,咱們也該去吃飯了。”

“現在上車?”

台階上方,謝海鵬臉色微微一沉,陳淑英也是滿臉不悅。

剛纔不知道龍家主的身份,你不跟龍家主打招呼,不知者不罪,不怪你!

現在呢?

不懂禮數,丟人現眼!

謝海鵬越想越惱火,狠狠瞪了一眼葉九州,作勢就要就訓斥。

“謝老弟!”冇等謝海鵬開口,龍四海心驚膽戰,趕緊滿臉賠笑。

“這位是謝老弟的賢婿?果真是人中之龍,年輕有為!”

“既然謝老弟家宴,龍某當然要成人之美,商務晚宴就此作罷!”

“謝老弟慢走,龍某也要走了,不送,不送!”

說完,趕緊帶著麾下眾人離去,直到坐進勞斯萊斯庫裡南後排座椅,關閉車門,這才長長舒出一口氣,額頭直冒冷汗。

老天爺!

不知道君上的身份也就罷了,知道,那就彷彿麵對著一座巍峨大山,僅僅是無形之中散發的強大氣場,就讓這位濱海首富,忍不住的提心吊膽!

那是真正的上位者,是高高在上的絕世威嚴,這種層次的恐怖存在,遠遠不是龍家可以企及!

“謝老弟,招了一個好女婿啊!”

龍四海滿臉豔羨,從反光鏡裡看了一眼,看到謝海鵬和陳淑英板著臉,一起坐進了那輛保時捷,這才把目光緩緩收回。

皺著眉頭思索半晌,又像是突然想起什麼,悚然一驚:“剛纔,那個陳雨柔說什麼?七天之約?”

“三天之後,什麼生日宴會,跪地求饒……”

“地點在哪裡?哪家酒店?”

旁邊,龍四海的貼身保鏢,立刻掏出電話,和龍家訊息人員飛快聯絡。

僅僅不到兩分鐘——

“家主!”

貼身保鏢臉色一緊:“謝中天七十大壽……”

把壽宴發生的一切完整複述,講述來龍去脈,而後沉聲道:“三天之後,不悔小姐的生日宴會在富悅豪庭大酒店舉辦!”

“富悅豪庭……”龍四海慢慢眯起眼睛,飽經滄桑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意味深長的濃鬱笑容。

又是一個好機會!

既然君上要在富悅豪庭大酒店為愛女慶生,那麼,無論如何,一定要向君上,再次表達龍家的心意!

而且,不能表達的太過明顯!

“阿豹!”龍四海壓低聲音,細細交代幾句,而後仰躺在舒適豪華的座椅靠背,淡淡一笑。

三天之後。

真的,很期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