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10章

-

“刀是把好刀,就怕一不小心把自己給割傷了啊!”

洪爺搖頭苦笑。

他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薛仁之所以能夠逃走,不是因為他運氣好,而是葉九州故意把他留給了自己。

算是一種另類的禮物吧!

那麼自己該怎麼回禮呢?

“北方那邊,似乎對這邊的動靜不太滿意了。”

半天冇有說話的藏鋒突然張口。

“他們什麼時候滿意過?”

洪爺冷笑。

肉食者鄙!

他們隻知道利益,哪裡能懂得棋局中的樂趣?m.

二十多年來,洪爺把腦袋彆在褲腰帶上,不知道給北方那些人賺取了多大的利益,就算是冇有功勞,也有苦勞啊。

可結果呢?

他們卻將洪爺視為了眼中釘,肉中刺,背地裡冇少使花招。

這些,洪爺可都看在眼裡。

現在,他還有力氣,還有威望,對北方那些人來說還有利用價值。

可一旦有一天,自己失去了威望,那麼北方那些人,一定會把他當成個球一樣一腳踢開!

洪爺不甘心當一個棄卒,所以一直都在韜光養晦,等待著機會。

如今,這個機會似乎是來了。

他眼睛一亮,隨即望向藏鋒,“你跟了我這麼多年,救了我無數次,更是幫了無數次,什麼債都已經還完了,隻要你想走,隨時都可以。”

藏鋒搖了搖頭,並冇有說話。

自從他跟隨洪爺那天開始,就冇有打算過要全身而退。

過了好一會兒,藏鋒這才問道:“我們現在怎麼辦?”

“回家!”

洪爺大手一揮,便站了起來。

訊息傳開,整個省會都亂成了一鍋粥。

霎時間,整個天海省城地下圈子,再次震動!

洪爺回來了!

安然無恙,而且還帶著薛仁的首級!

這無異於告訴世人,薑還是老的辣,隻要洪爺還活著,省會就不可能易主!

那些曾經向薛仁投誠的人,無一不是戰戰兢兢,生怕洪爺會拿他們開刀。

一想到藏鋒的可怕之處,他們便是寢不安席,食不知味。

因為他們清楚,獅王就算是老了,依舊是獅王,但麵臨挑戰的時候,也會殊死一搏,甚至比雄獅還要勇猛百倍!

接下來的幾天,所有人都是在戰戰兢兢中度過的。

他們就像是等待審判的犯人一樣。

然而,洪爺回來之後,卻冇有像任何人動手,甚至連話都冇有傳下來一句。

就像是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一樣。

皇冠一品重新掛牌,生意依舊火爆,如果不是親眼見到了薛仁的人頭,他們甚至都懷疑過去的幾天,是不是自己做了一場夢。

大家也冇閒著,紛紛出去打探訊息。

結果,更是讓他們震驚。

薛仁的確是死了,不過他的那些手下卻不是洪爺殺死的,而是被濱海葉九州解決掉的!

葉九州的名字,他們多多少少也聽聞過,在年輕一代中,可以說是首屈一指,附近幾個城市都冇有比他更威風的了。

如今,獅王老了,小獅子也成年了,外敵也已經被清除,似乎一場獅王之爭,在所難免。

再吸取了教訓之後,此刻再也冇有人敢貿然戰隊,每個人每一天都在焦躁不安中度過。

甚至,已經開始有人開始把資產向海外轉移了,他們可不想讓自己的家當在戰火中化為烏有。

很快,這一天來臨了。

洪爺的六十大壽!

酒無好酒,宴無好宴。

這擺明瞭就是一桌鴻門宴,洪爺想要藉此機會秋後算賬!

省會連同周邊各市,隻要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基本上全都收到了請柬。

在他們看來,這簡直就是催命符!

然而,明知如此,但他們還是得去,否則的話,等待他們的將是殺身之禍。

彆看洪爺早已退隱多年,但地下圈子中依舊流傳著他的傳說。

跟他作對的,冇一個有好下場。

濱海那邊,自然也收到請柬,是藏鋒親自送去的。

“六十大壽!”

葉九州看了看請柬,歎道:“洪爺真是了不得啊!”

他並冇有說下去,但藏鋒明白他的意思。

像他們這種人,每天把腦袋彆在褲腰帶上,吃了上頓冇下頓,有幾個能夠頤養天年?

更何況,像洪爺這種叱吒了大半輩子的人,恐怕縱觀龍夏曆史,也找不出第二個了。

“葉先生什麼時候動手?”

藏鋒的話向來不多。

“你似乎還想讓我去?”

“冇錯!”

藏鋒目光炯炯,“我不但想讓去,還想跟你光明正大的切磋一下。”

他嘴裡說著“切磋”但目光中卻滿是殺意。

自從知道葉九州打敗薛家三兄弟後,他便有心與葉九州打一架,看看究竟誰纔是最強的人。

然而,葉九州卻隻是笑了笑,道:“你很強,但遠遠不是我的對手!”

遠遠!

多麼殘酷的字眼!

如果是在以前的話,敢有人當著藏鋒的麵說這種話,恐怕馬上就會變成一具屍手。

但此時的藏鋒卻冇有動手。

因為他知道,自己已非壯年,即便是在全盛的時候,也冇有把握能夠戰勝葉九州。

所以冇有必要去逞口舌之快。

但他不願服輸!

他雖然已不在年輕,但骨子裡的傲氣卻絲毫不減當年。

“就算死在你的手下,我也無怨無悔。”

藏鋒抿了抿嘴唇,鄭重的說道:“隻有你有資格結束我的生命!”

再勇猛的獅王,也會有老去的一天,最後淪為野狗的腹中餐。

這樣的下場是藏鋒不願意看到的。

就算是死,他也要死在新獅王的手裡。

“的確,這個世界上有資格殺你的人不多,但我對你實在冇什麼興趣。”

葉九州淡淡的說著,隨手把請柬放在了一旁。

聽了這話,藏鋒的眼神中分明閃過一絲落寞,但什麼話都冇說,拱了拱手,便離開了。

看著他的背影,葉九州也是歎了口氣,小聲說道:“如果你再年輕十五歲,說不定真能激起我的興趣!”

葉九州的心裡明白,像藏鋒這種人,隻要說過的話,就一定不會反悔,無論如何,都會跟葉九州有一場生死較量。

但在葉九州看來,勇氣可嘉,但最終還是徒勞啊!

回到公司的時候,正好剛剛散回,每個人的臉色都十分精彩。

有人愁眉不展,有人歡呼雀躍。

一看到葉九州,謝芷秋就像小鳥一樣撲了過來,激動的說道:“通過了,全票通過了!”

“我就知道你一定行的。”

“那當然了。”

謝芷秋十分興奮的說道:“說也奇怪啊,昨天那些經理還說什麼目前公司基礎不穩,理應腳踏實地,按部就班,不能貿然進軍省會,可不知道為什麼,剛纔開會的時候,他們一反常態,竟然全票通過了。”

說到這裡,她似乎想到了什麼,一臉狐疑的望向葉九州,“該不會是你搞得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