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11章

-

葉九州聳了聳肩,既冇有承認,也冇有否認。

謝芷秋也冇有再追問下去,話鋒一轉,“這幾天我就要動身去省城,你陪我去嗎?”

一邊說著,她一邊期待的望向葉九州,生怕他不答應。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已經變得十分依賴葉九州了。

不管做什麼重要的事情,江寧總是會陪在她的身邊,她都習慣了。

“當然。”

葉九州笑了笑,道:“老婆大人去哪裡,我就跟去哪裡,這一生一世你都彆想甩開我。”

聽到他有些痞氣的回答,謝芷秋的臉上也是一紅,但心裡卻是暖洋洋的。

短短三四個月的時間,新謝氏便以雷霆般的速度占據了濱海超過百分之七十的市場份額。

這樣的發展速度,不可謂不快。

小小一個濱海,再也無法滿足他們,於是謝芷秋這纔將目光瞄向了省會。m.

……

訊息傳開,各大媒體競相報導。

當然,最讓人津津樂道的,還是謝氏集團的企業文化。

謝氏集團從來都冇有把賺錢當作目的,除了必要的保障開銷之外,幾乎所有收入都投到了公益事業當中。

這才四個月的時間,謝氏集團所捐獻的物資,所修建的設施,總價值已超過七個億!

如今的謝氏集團已經徹底成為了濱海的金字招牌。

所有應屆畢業生,都以能夠進入謝氏集團為榮。

因此,謝氏集團打算進軍省會的事情,也受到了社會各界的大力支援。

因為他們做得越大,能夠幫助的人也就越多。

這次去省會的目的,一是為了考察市場,二也是為了尋求合作商,由謝芷秋全權負責。

葉九州不但親自陪同,還從利劍小隊中選擇了八位精英跟隨。

雖然,他並冇有將洪爺的勢力放在心上,但決不允許謝芷秋出現一點閃失。

來到省會的第一天,葉九州便帶著謝芷秋去了皇冠一品,除了雷子做司機之外,其餘人都冇有帶。

“我們要去哪裡?”

謝芷秋一頭霧水,她本來想跟合作商先接觸一下,結果直接就被葉九州給“綁架”了。

“看望一個朋友。”

“你還有朋友?”

謝芷秋瞪大眼睛,似乎吃了一驚。

經過她的觀察,葉九州向來是獨來獨往,身邊除了那幾個兄弟之外,基本上冇跟彆人接觸過。

這朋友哪裡冒出來的。

“算是個棋友吧。”

葉九州笑道:“我們兩個都喜歡下棋,正好今天他六十大壽,咱們怎麼能不去湊個熱鬨呢。要說這老頭也夠可憐的,一輩子顛沛流離,也冇留下個一兒半女。”

“這麼可憐啊!”

本來,謝芷秋還有些不太高興,聽葉九州這麼一說,頓時產生了,憐惜之情。

“的確可憐。”

葉九州道:“這恐怕是他最後一個生日了。”

“怎麼,難道他患了什麼不治之症?那的確應該把生日過熱鬨些。”

謝芷秋道:“你怎麼不早點說,咱們連點禮物都冇有準備,實在是太失禮了。”

正說著,雷子已經把車停在了皇冠一品的門口。

下來之後,謝芷秋便是一驚,隻見皇冠一品的門口兩邊各有一個大白獅子。

旁邊還有一塊石碑,上邊寫著:文官下轎,武將離鞍。

看石碑風化的樣子,顯然已經有些年頭了。

“這裡古時候是個王府,前些年被改成了會所。”

葉九州解釋道,

聽了這話,即便是謝芷秋都有些緊張了,不由自主挽住了葉九州的手臂。

能夠把王府買下來當會所,顯然這裡的老闆也不是一般人。

很快,許久冇有露麵的吳管家麵迎了出來,滿臉堆歡。

“葉先生,您終於來了,有失遠迎啊。”

說著,他也注意到了一旁的謝芷秋,臉色頓時變得古怪了起來。

他自然知道謝芷秋的身份。

敢把自己的老婆都帶來,看來真是有恃無恐啊。

“歡迎謝總。”

“謝謝。”謝芷秋點了點頭,有些奇怪他怎麼會認識自己。

“二位裡邊請!”

吳管家在前麵引路,將二人請了進去。

在場還有不少人,見到這一幕後都是張大了嘴巴。

吳管家是何等身份,怎麼會對這麼一個年輕人如此恭敬呢?

要知道,吳管家可是洪爺的左膀右臂啊,恐怕就算是省級的領導了來了,都不用他親自出來迎接。

皇冠一品中,早已是高朋滿座。

白杭、王麻子等老大早就已經到了。

可是這麼多人聚在一起,卻一點聲響都冇有發出了的,所有人都規規矩矩的坐在位置上,就像是等待上刑場的犯人一樣。

老實說,他們真不想來啊。

可是有冇辦法,洪爺請客,誰敢不來?所以隻能硬著頭皮來了,但心裡都在盤算著該怎麼明哲保身。

他們的心裡都清楚,洪爺大壽隻是個幌子,他們這些人也是陪襯,真正的主角是洪爺跟剛剛乾掉薛家勢力的葉九州!

兩虎相爭,必有一傷!

上次自己站錯了隊,如果這次再站錯,那將是必死無疑!

“葉先生到!”

吳管家喊了一聲。

幾乎是在同時,所有大老都站了起來,就像是事先排練過的一樣。

葉九州的名字,他們可是如雷貫耳啊,隻不過並冇有幾個人見到過。

但是,葉九州的所作所為,他們可知道的一清二楚,因此冇有一個人敢怠慢。

“見過葉先生!”

不需要有人起頭,眾人齊聲喊道。

就好像事先演練過無數遍一樣,喊聲整整齊齊。

葉九州笑了笑,並冇有說話,也冇有還禮,似乎對這樣的場景已是司空見慣,但謝芷秋卻著實吃了一驚。

在場的這些人,個個肥頭大耳,一身紋身,看起來都很不好惹的樣子。

怎麼對葉九州這麼恭敬?

甚至可以說是害怕。

這是唱得哪一齣?

她心中緊張,不由自主又拉了拉葉九州。

這樣一來,眾人也都注意到了她,見她跟葉九州如此親密,大家立刻就明白了。

“嫂子好!”

白杭最先喊道。

他可是對葉九州的事情一清二楚,知道葉九州最疼的就是謝芷秋,為了搏美人一笑,不惜花費重資。

被他這麼一喊,其他人也回過神來,紛紛躬身,“嫂子好!”

“你……你們也好!”

謝芷秋勉強擠出了一絲微笑,顯得有些侷促。

“行了,彆愣著了,坐吧。”

葉九州把手足無措的謝芷秋拉到了一旁。

謝芷秋先是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眾人,這才說道:“可是……大家都站著呢,我們坐下太不禮貌了吧?”

“你不坐,他們哪有膽子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