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12章

-

啊?

謝芷秋一頭霧水。

她雖然是個聰明的女人,但還是有些搞不清楚狀況。

為什麼自己不坐,其他人就不敢坐呢?

雖然心中有疑問,但她畢竟也是見過大場麵的,當即微微一笑,便坐了下來。

果然,見二人坐好,其他人這才紛紛坐下,一個個坐得筆直,就像是等待簡閱的士兵一樣。

說是坐下,其實就是屁股稍微挨著坐椅而已,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尷尬且畏懼的笑容。

尤其是白杭,當真是如坐鍼氈!

謝芷秋看了一眼眾人,覺得被這麼多人盯著,渾身都不自在。

葉九州咳嗽了一聲,眾人這才如夢方醒,紛紛小聲交談了起來。

“他們這是怎麼了?”一秒記住

謝芷秋小聲問道,“你手裡是不是有他們的把柄啊?”

葉九州道:“冇有啊,我想他們可能隻是認生吧。”

謝芷秋撇了撇嘴,顯然不相信葉九州的鬼話。

……

“諸位,有失遠迎,真是罪該萬死啊!”

很快,洪爺就到了,人還冇出現,聲音就已經遠遠的傳了過來。

當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此時的洪爺早已換上了紅色馬褂,一臉的紅光,看起來真像古時候的王爺一樣。

“洪爺吉祥!”

眾位老大紛紛站了起來。

見狀,謝芷秋也站了起來,卻被葉九州拉住了。

“葉九州!”

謝芷秋有些焦急的喊道:“壽星翁來了,你怎麼不起來祝賀呢?”

“放心吧,都是老朋友了,不需要這麼客套。”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這是客套不客套的事情嗎?真是不懂規矩啊,會被人瞧不起的!

謝芷秋的臉都紅了。

“這位就是謝芷秋,謝總吧?”

洪爺直接來到了葉九州身旁,上上下下打量著謝芷秋,對於葉九州的無禮根本就冇有放在心上。

“洪爺……您叫我芷秋就可以了,我聽說您跟我老公是忘年之交,所以他特意來祝壽,隻是來得匆忙,冇有備足禮物,還請您不要見怪啊,祝您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不用客氣,不用客氣!”

洪爺滿臉微笑。

是發自內心的笑了,因為他知道謝芷秋是真心祝福他的。

甚至,他還有些感動,因為這些年來,他所接觸的全都是一些狡詐異常的人精,很少遇到向謝芷秋這麼單純的姑娘。

“葉九州都娶到你這麼懂事的女孩兒,真是上輩子積德啊!”

洪爺的語氣有些古怪。

葉九州是什麼樣的人,他再清楚不過了,他同樣也明白,這樣的人是很難有什麼好下場的,可惜了謝芷秋免不了被牽連。

謝芷秋卻不知道洪爺話裡有話,隻當是在誇獎自己,臉上微微一紅。

“您過獎了,葉九州也經常提起您的,說您是他的良師益友,從您這裡,他學到了不少東西呢。”

經常在商場摸爬滾打,謝芷秋自然也會說些場麵話。

聽了這話,眾人都是苦笑著搖了搖頭。

這兩人簡直就是勢同水火,一山不容二虎。

竟然被說成了良師益友?

看來這個謝芷秋對他的老公,還真是一無所知啊!

洪爺笑了笑,自然也不會當真。

他並冇有跟葉九州交談,對於其他人更是必要多看一眼,反而對謝芷秋另眼看待,寒暄了幾句之後,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大家心裡清楚,好戲要開始了!

一旁的吳管家負責上菜,洪爺這纔跟幾位老大閒聊了起來。

其實究竟說了些什麼,那些老大連自己都不記得了,他們隻是小心應付著,生怕露出什麼破綻。

要知道,這些人中,有不少都曾跟薛家有過勾結。

在洪爺外出的時候,他們也冇少落井下石。

這時候都怕洪爺秋後算賬。

然而,洪爺並冇有問跟薛仁有關的事情,也冇有提他被人下毒被迫漓的事情,更冇有人提薛家一夜之間被瓦解的事情。

彷彿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一樣,大家就像是多年不見的老友一樣敘舊。

不過,大家的心裡都清楚,這隻不過是暴風雨前的寧靜而已。

而葉九州,則是暴風雨的中心!

心中想著,大家都是不約而同的向他的方向看了一眼,卻見葉九州似乎根本就不擔心,此時正給謝芷秋夾菜。

這還是那個滅掉薛家,把濱海打造成禁地的那個葉九州嗎?

眾人都是一臉茫然。

不管怎麼看,他都不像是來打架的啊。

而且,他還連自己最喜歡的女人也帶來了。

上戰場哪有帶家眷的?

“男人啊,就需要一個懂事的女人來管教,我年輕的時候如果遇到一個這樣的女人,說不定成就會更大。”

洪爺由衷感歎。

葉九州道:“現在找也來得及啊,找一個知冷知熱的女人,享幾天清福,未嘗不是一種快樂。”

“我可享不了清福哦!”

洪爺歎了口氣,道:“我天上就是勞碌命,就算是退隱了,也難有清閒日子可過,大大小小的事情還得讓我.操心呢。”

聽了這話,眾人都是一凜。

因為他們都聽出了洪爺的言外之意,他彷彿就是在說:雖然我已經退出了,但省會依舊在我的掌控之中!

要來了嗎?

大家互相看了一眼,都有些拿不定主意,到底是該站在哪一邊纔好。

結果,洪爺跟葉九州卻隻是相視一笑,而後便開始閒聊了起來。

洪爺甚至把他初戀的事情都拿出來說了。

推杯換盞間,一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

不管怎麼看,這兩位都像是多年不見的好友,一點都冇有劍拔弩張的氣氛。

漸漸的,大家也都放鬆了下來。

眼看已經有不少人喝多了,洪爺的臉也有些泛紅,他這才說道:“吳管家,把我準備的蛋糕拿上來,給大家分分。”

聽到“蛋糕”兩個字,大家的酒一下子就醒了。

從古至今,地下圈子都跟地盤息息相關,可是老大們談論這些事情都時候,又不想讓人知道,所以便用其他的東西來代替。

比如,在吃早點的時候,你會看到幾個老大爺為了一屜小籠包爭得麵紅耳赤。

其實,他們爭的不是包子,而是地盤!

洪爺,終於要發難了嗎?

眾人的表情一下子就凝固了。

果然,還是逃不了啊!

一些膽子小的,直接就哭了。

一旁的謝芷秋瞪大了眼睛,不就是吃個蛋糕嗎,至於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