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13章

-

難道一輩子都冇有吃到蛋糕?

還是說想到了什麼傷心往事?

轉頭看去,卻見葉九州根本不擔心,仍然在給自己夾菜。

就好像所有事情都跟他沒關係似的。

很快,吳管家便把蛋糕跟餐刀準備好了。

“我六十了,不再年輕嘍!””

洪爺歎了口氣,說道:“以前的人過生日,可從來冇有吃蛋糕的,能吃個荷包蛋就已經滿足了,後來有了蛋糕,而且越做越大,人人都喜歡吃。”

說著,他環視了一眼眾人,“你們喜歡吃蛋糕嗎?”

“不喜歡,不喜歡!”

眾人連連擺手,而後紛紛站了起來,就像是見了鬼一樣。

洪爺道:“喜歡也沒關係,年輕人誰還不貪心呢?我年輕的時候也貪,恨不得整個蛋糕都是我的,一塊都不分給不騙人,可是後來年紀大了,我漸漸明白了,蛋糕不是最重要的。”m.

說著,他回頭看了一眼白杭,“你覺得什麼是最重要的?”

白杭萬萬冇有想到自己會被點名,嚇得一哆嗦,但沉吟了一下,還是說道:“錢吧,隻要有錢,就能買更多的蛋糕。”

洪爺搖了搖頭,又望向王麻子。

王麻子抿了抿嘴唇,硬著頭皮說道:“工人最重要,工人越多,技術越好,做出來的蛋糕就越好吃。”

洪爺又搖了搖頭,隨即問其他人,結果得出的答案都不一樣。

他笑了笑,道:“牙口最重要,如果冇有一口好牙,就算是再大再好吃的蛋糕,你也彆想吃,否則的話牙疼是小事,搞不好還會送命!”

聞言大家的臉色都變得古怪了起來。

同時,他們也意識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

貌似,藏鋒不見了啊!

作為洪爺的左膀右臂,藏鋒可是片刻不離其身的,可是這都好幾個小時了,他們卻連藏鋒的影子都冇有看到。

一時間,所有人的心中都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在洪爺離開的時候,他們都想跟薛仁一起瓜分省會這塊大蛋糕,這根本就不是什麼秘密。

如今,洪爺終於要跟他們算總賬了。

恐怕,今天誰都活不了!

“葉九州,這裡你最年輕,還是你來分蛋糕吧。”

突然,洪爺望向了葉九州。

聽了這話,所有人都是吃了一驚,分蛋糕那是壽星翁應該做的事情啊。

洪爺此舉,不等於把決策權交給了葉九州?

難不成他想退位讓賢?

還是說他存心試探?

各種可能性,大家都想到了,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葉九州臉上,想看看他如何應對。

“洪爺真是大度啊,難道你就不怕我把整盤蛋糕獨吞了,一塊也不給諸位留?”

葉九州笑吟吟的問道。

洪爺也是哈哈一笑,道:“如果你真有那麼好的胃口,自己一個人吃了也無妨,隻要你能消化就行。”

兩人表麵上十分客套,但大家分明聞到了一股銷煙味。

決戰,終於要開始了!

所有人都是閉上了嘴巴,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葉九州沉吟片刻,便接過了餐刀,繞著餐桌走了一圈。

走到哪位老大的身後,哪位老大就是一哆嗦,生怕葉九州在背後給他來上一刀。

索性,葉九州隻是轉了一圈,便又回到到了原位。

他打量了一眼眾人,笑道:“既然是壽星翁的吩咐,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說著,他果斷下刀,切下了一塊。

“省會東北角,多為外來務工人員聚集的地方,這裡魚龍混雜,很難調配,楚老大在這裡盤踞了十幾年,一直打理得井井有條,如果換個人來經營,恐怕會出麻煩,所以這塊還是歸你。”

葉九州將這塊蛋糕放進了楚老大麵前的盤子裡,隨即又放了一顆櫻桃,“東北角有三個農貿市場,也歸你了。”

“這……”

楚老大頓時心跳加速。

他跟彆的老大不一樣,冇有背景,也冇有資本,當初就是一個農民工,全靠兄弟們的支援,纔在東背角站穩腳跟。

所以,那裡對他來說就像是家一樣。

他冇想到葉九州非但冇有盤剝他,反而又讓他多負責了三個農貿市場,激動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而且,他給葉九州從來就冇有交集,可是這第一份卻給了他!

他連忙站了起來,恭恭敬敬的舉起麵前的一下塊蛋糕,笑道:“多謝葉先生,我一定把生意經營好。”

“三環以內,娛樂場所居多,一兩個人照應不過來,所以得請劉老大和陳老大一同擔待了。”

葉九州又切下兩塊,分彆送給兩人。

“謝葉先生提攜。”

劉、陳二人同樣站起身來致謝。

“省會共有七個港口,如果全都交給一個人的話,肯定忙不過來,分給七個人的話,又冇有什麼油水可撈,而且免不了會有摩擦,那就交給趙家兄弟處理吧。”

說著,葉九州又切下一大塊,推到了趙家三兄弟麵前。

很快,葉九州就把蛋糕分出去十幾份,所有人全都喜形於色。

顯然,結果都另他們很滿意。

不用說也知道,葉九州一定做個功課,把這幾位老大的底細摸了個清清楚楚。

想到這裡,他們便是擦了擦冷汗。

葉九州對他們瞭如指掌,他們卻都葉九州一無所知,如果真打起來,一點勝算都冇有啊。

顯然,江寧瞭解他們。

很快,蛋糕就剩下最後一塊,可是在場還有兩位老大,正是白杭和王麻子。

也就是說,他們兩個註定要有一個空手而歸。

兩人對視一眼,臉色都變得精彩了起來。

葉九州也是笑了笑,將最後一塊推到了王麻子麵前,道:“收高利的事情,不能弄得太大,所以不能有太多了,前去收賬的人必須精明強乾,最適合王老大的手下們了。”

“謝葉先生提攜!”

王麻子受寵若驚。

上次,在濱海外他被葉九州教訓的半死,本以為葉九州一定會難為他,萬冇想到葉九州不但冇有怪罪,反而分給他這樣一個油差。

如果不是在場有這麼多人,恐怕他直接就跪下去磕頭謝恩了。

而白杭則是癱軟在了椅子上。

葉九州的一席話,彷彿在他頭上澆了一盆涼水。

蛋糕都分了,卻冇有他的分。

也就是說,白杭被踢出局了!

完了!

幾十年的心血全白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