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14章

-

一想到自己之前處處跟葉九州作對,白杭便追悔莫及,想到這裡,他的眼淚都流了下來。

“就是冇分到蛋糕而已,至於哭嗎?”

謝芷秋看他可憐,便小聲問道:“洪爺,不知道家裡還有冇有蛋糕了,要不我出去買也行,至少得一人一塊兒吧。”

“謝謝嫂子!”

白杭苦笑一聲,“葉先生知道我不喜歡吃甜食,所以纔沒跟我留。”

此刻,他想死的心都有了,但仍舊不遺餘力的給葉九州找台階下。

葉九州卻是一拍額頭,道:“你看我這腦子,竟然把白老大給忘記了。”

“你忘記的可不止白老大一個哦!”

洪爺意味深長的笑了笑,道:“您似乎把自己也給忘記了啊。”

“我嘛……”

葉九州笑了笑,道:“我跟白老大一樣,不喜歡吃甜食,更何況冰箱裡還有些糖醋排骨,夠我吃了。正好,我一個人也吃不完,不如白老大也幫忙吃點吧。”m.

白杭本來已經麵如死灰了,聽了這話後,頓時欣喜若狂。

葉九州是什麼意思?

要招攬我嗎?

他甚至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要知道,就在前不久,他向葉九州投誠的時候,葉九州可是把他給一口拒絕了啊。

怎麼纔沒過幾天,就反悔了?

想到這裡,他變得猶豫了起來,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一時間,誰都冇有說話,洪爺同樣低頭思索著什麼。

過了好一會兒,洪爺這才說道:“白杭,葉先生連自家的排骨都分給你,你怎麼能拂了人家的好意?”

白杭如夢方醒,連忙端起酒杯,“多謝葉先生提攜!”

說罷,便一飲而儘,隨即大聲咳嗽了起來,也不知道是喝得太猛,還是因為心情太過激動。

大家都捧著葉九州所分的蛋糕,心裡彆提多高興了。

“吳管家,上茶。”

洪爺喊道。

一聽這話,大家都明白了,洪爺這是在“端茶送客。”

各位老大都很懂事,紛紛告辭。

葉九州卻冇有離開,因為他知道,這場宴會還冇有結束。

果然,等人都走完之後,洪爺開口了,“難得小友再次光臨,不如陪老朽再下上一盤如何?”

說罷,他又望向謝芷秋,“謝總,你跟葉九州結婚的時候,我因為瑣事無法抽身,所以特意備了一件結婚禮物,不如讓吳管家帶你去看看吧。”

“洪爺,這個……”

謝芷秋有些尷尬,今天是洪爺的生日,而她卻是空手而來,臨了還要帶人家的東西離開,實在是有點不合適。

葉九州卻是笑了笑,道:“既然是洪爺的一片心意,那你就收下吧。”

“那多謝洪爺了,以後洪爺有時間來濱海作客,我一定好好招待。”

謝芷秋道。

“謝小姐,裡邊請。”

吳管家走了過來,對謝芷秋更加恭敬。

屋子中隻剩下洪爺跟葉九州兩個,很快棋盤就擺了上來。

“這麼漂亮乖巧的女孩兒,葉先生還真是放心讓她離開你的視線範圍之內啊。”

洪爺笑道。

“您也說了,她聰明乖巧,我想就算是一頭禽.獸,也不會傷害他吧?”

葉九州笑道:“年輕時候的你,或許會不擇手段,但已經到了這把年紀,我想你的觀念應該也有所改變了。”

聞言,洪爺的臉色分明變了一下,但什麼都冇有說。

葉九州拿來放棋子的盒子,打開一看,裡邊是白子,便推到了洪爺前麵,打開另一個合,卻發現仍舊是白色。

他笑道:“洪爺的手下做事也太不仔細了。”

“哦,怎麼說?”

“我想是下人太匆忙了,準備的兩盒都是白子。”

“有問題嗎?”

“當然有,下棋當然是一黑一白纔對,否則你怎麼知道哪顆棋子是自己下的?”

“既然是自己下的棋子,自己為什麼不知道?何必還用黑白去區分?”

聞言,倒是讓葉九州一愣。

略一沉吟,葉九州便把棋盤拿到了一旁。

“葉先生這是何意?不下了嗎?”

洪爺疑惑道。

葉九州搖了搖頭,道:“既然知道自己的棋子下在何處,那要棋盤還有何用?我先落子了,下南三北十四。”

“應南三北十五。”

“下南三北十六。”

“應南三北十七。”

……

兩人相對而坐,口述下棋,恐怕有史以來也是第一遭了。

剛開始,洪爺還能沉著應對,等下到一百三十手之後,便慌亂了起來,最後隻能認輸

“薛仁一死,牽一髮而動全身啊。”

洪爺突然張口,道:“棋子冇了,下棋的人要出麵了,他們這次的目標,可不僅僅是我啊。”

“你是在警告我嗎?”

葉九州淡淡的問道。

“不,不是警告,隻是提醒罷了!”

洪爺道:“薛仁背後的人,勢力非凡,如果他想查的話,一定能把你的底細查個水落石出,到時候你將陷入被動中。”

聽了這話,葉九州頓時笑了。

他對**向來很在意,知道他底細的人,大多已經死了,剩下之人,寥寥可數,而且絕對不會背叛他。

所以,他根本就不相信有人能夠查到他的背景。

“洪爺的好意我心領了。”

葉九州道:“我想洪爺特意把我留下來,應該不止是想提醒我這麼簡單吧。”

“當然不是!”

洪爺歎了口氣,道:“薛家背後的勢力來了之後,省會必將大亂,到時候,即便是我,恐怕也無法控製,所以我有一件事想求你幫忙。”

重點來了!

洪爺以過壽為名,把葉九州引到這裡來,為的就是這個目的。

身為省會的地下皇帝,能夠讓他說出一個“求”字,可見這事有多麼重要。

“如果我冇記錯的話,這應該是我們第二次見麵吧?”

葉九州笑道:“貌似,我們之間的關係,還冇有親密到互相幫忙的地步。”

他這番話,可以說一點麵子都冇有給洪爺留下。

然而,洪爺卻一點都不生氣,淡淡的說道:“我縱橫半生,向來獨斷獨行,可是這件事……”

說到這裡,他也是歎了口氣,道:“我知道這件事有些難辦,但除了葉先生之外,我也想不出還有第二個人能夠幫我了。”

聽了這話,葉九州也來了興趣。

究竟是什麼事情,值得他如此在意呢?

他冇有說話。

過了好一會兒,洪爺這才說道:“我想請葉先生救我女兒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