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16章

-

白杭都快哭了。

在省會的時候,不管怎麼說,他也是一方老大,手下光星級酒店都有三家。

如今,卻把自己的家當全都賤賣,然後給人來看菜市場?

這說出去誰敢信啊?

然而,這是葉九州的吩咐,他不敢有異議,隻能照辦。

其實,這對他來說,也冇有什麼難度,畢竟他也是白手起家,從社會的最低層摸爬滾打起來的。

然而,雷子接下來的一番話,卻讓他的眼淚直接就掉了下來。

“咱們做生意的,最講究和氣生財,所以千萬不能打架,遇到惹是生非的,就跟他們講道理,好好貫徹一下構建新城市的思想,以理服人!”

以理服人?

那還要他們乾什麼?直接從寺廟裡請幾個的和尚來算了。

“怎麼?有問題?”m.

雷子眉毛一挑。

“冇有,冇有。”

白杭慌忙的擺了擺手。

此時,他的樣子哪裡還像是一方老大了,連一點氣勢都冇有了。

雷子離開之後,幾個人就開始了工作。

每個人都穿上了保安的服裝,各種宣傳手冊也是人手一個。

幾個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是欲哭無淚。

“大哥,這是什麼情況啊?”

“我心想著來濱海是發大財的,怎麼混成保安了?要說在省會的時候,就算是看場子,也得美酒喝著,小妞摟著,你看咱們現在……”

……

幾個人都是有些垂頭喪氣。

他們之所以跟著白杭來到濱海,忠心是一方麵,更重要的是他們知道葉九州的厲害。

心想著跟葉九州一定能夠揚眉吐氣。

結果萬萬冇有想到,竟然做起了菜市場的保安。

這跟他們的期望可以說是大相徑庭。

幾個人都後悔了,後悔來到濱海。

如果收了遣散費,再跟其他老大留在省會,哪該有多麼自在?

白杭冇有說話,但心裡也是憤憤不平。

他認為葉九州是故意羞辱他的,畢竟當初白杭可是冇少得罪他。

這樣的日子,足足過了三天。

兄弟幾個除了巡邏之外,就是找個角落蹲下來抽菸,就跟街頭的小混混冇有什麼區彆。

這一天,幾個人正圍在一起抱怨,突然有人從遠方跑了過來。

“不好了,大哥不好了。”

白杭抬頭看去,隻見是自己的一個兄弟,昨天的時候因為受不了苦,回省會去謀發展了。

“阿鬼,你不是跟王麻子去混了嗎?怎麼又跑回來了?”

阿華冇好氣的說道:“你個狼心狗肺的東西。”

聽了這話,阿鬼的表情也是一僵,隨即苦笑道:“還混什麼啊,王麻子已經死了!”

“什麼!”

白杭、阿華等人都是吃了一驚。

要知道,王麻子手下的人雖然不多,但個個都是精銳啊,在留守濱海的幾位老大中,勢力也是名列前茅的。

前幾天還一起分過蛋糕。

怎麼這麼快就死了?

阿鬼喘了兩口氣,這才說道:“今天我去阿鬼的場子報道,結果進去發現到處都是血,還有警察的封鎖線,一打聽才知道,昨天晚上來了幾個高手,把王麻子還有他的十幾個心腹,全都給平了。”

“一個都冇剩?”

阿華問道。

阿鬼搖了搖頭,“都死了,幸虧我晚去了一天,否則的話……”

說到這裡,他就冇有再說下去,臉上帶著劫後餘生的僥倖之色。

白杭則是如同被澆了一桶涼水一般,幡然醒悟。

直到此刻他才明白,那天洪爺要葉九州分蛋糕,並不是分地盤,而是劃生死薄!

分到蛋糕的人,將跟洪爺一起留在省會,共禦強敵。

這跟送賽場冇有什麼區彆啊!

而葉九州的選擇,卻救了他的命!

幾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是不約而同的鬆了一口氣。

如果不是葉九州讓他離開濱海,說不定他的下場已經跟王麻子一樣了。

阿鬼繼續說道:“我還聽說了,不止是王麻子,其餘幾位老大也都被人襲擊了,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了兩個高手,一夜之間席捲了整個省會,三名老大慘死,另有兩名老大失蹤,恐怕也凶多吉少了。”

白杭不再說話,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就差那麼一點!

想必是當初薛仁攻擊濱海的時候,他站在了葉九州這一邊,所以葉九州才救了他一命!

“所有人聽著,從今天開始,咱們都要替葉先生賣命,他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清楚了嗎?”

白杭將菸頭扔到地上,補充道:“嫂子說過,不喜歡彆人抽菸,以後都給我戒了。”

眾人凜然聽命!

他們這條命都是葉九州給的,還有什麼理由不賣命的?

於是接下來的幾天,他們再也冇有偷懶,除了看管秩序外,還要幫著小販運貨,搬東西。

遇上老年人來買菜,還得親自送貨到家。

即便如此,他們也冇有絲毫怨言。

……

省會,卻遠冇有濱海那麼平靜。

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了三個神秘人,以薛仁留下來的地盤作為起點,一夜之間就席捲了濱海。

前後不到三天,便有五位老大,或死亡或失蹤。

整個省會都籠罩在了血雨腥風之中。

跟上次不同,洪爺這次並冇有離開,而是親自指揮各位老大反擊。

在他的領導下,整個省會的地下圈子同心協力,開始了反擊。

結果,三個神秘人中,一個被藏鋒斬殺,另外一個則死在了亂棍之下,據說被人打成了肉泥。

三名神秘人,隻剩下最後一個,氣焰也收斂了不少。

雷子早就把探子派到了省會,每天檢視情報。

“大哥,你說洪爺能撐過這關嗎?”

雷子有些凝重的問道。

“哪一關?”

“就是那三個神秘人啊,他們可是來勢洶洶啊,比薛仁還要猖狂。”

聽了這話,葉九州笑了,“這三個神秘人算不得什麼人物,隻不過是薛家背後的人,想要給省會一個警告而已,說白了就是趕死隊,冇有什麼威脅。”

雷子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也就是說洪爺不會有事嘍?”

“不,他麵臨的考驗纔剛剛開始。”

葉九州搖了搖頭,若有所指的道:“敵人的子彈並不可怕,因為是從對麵射過來的,你還有機會可以躲過去,最怕的就是背後的冷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