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17章

-

他知道,洪爺雖然表麵上威風八麵,但其實也是彆人手裡的一顆棋子罷了。

如今,省會如此亂,恐怕洪爺背後的人也做不出來,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讓人取代洪爺。

如今的洪爺,腹背受敵,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局之中。

這也是他把女兒送到濱海的原因之一!

他這個女兒,從小冇有在他身邊待過一天,可以說是四處漂泊。

直到薛義死在濱海之後,洪爺才下定決心,把她送到了葉九州的眼皮子底下。

這件事,葉九州自然也是知道的,隻不過並冇有明說。

此時的皇冠一品,遠冇有之前那麼熱鬨。

連續三天的激戰,弄得人心惶惶,洪爺便將所有服務人員全都遣散回家了,剩下的全都是心腹。

“洪爺,楚老大死了,東北角已經被撕開了一條口子,無人防守,其餘老大也來不及幫忙,敵人已經兵臨城下了。”

吳管家低聲說道。m.

這幾天,他已經收到了不少噩耗。

他親自去過東北角,結果隻看到了滿地的屍體,前幾天分蛋糕的時候,楚老大是何等的意氣風發,然而最後,連全屍都冇有留下。

怎一慘字能了得!

“既然守不住,那就不要守了,打開口子讓他們進來!”

洪爺淡淡的說道:“等人進來之後,再把口子封住,將他們一網打儘!”

他的語氣十分平淡,但吳管家卻是打了一個冷戰。

顯然,洪爺是想用“布袋陣”故意露出破綻,等敵人進入口子之後,再把口子封上,來個甕中捉鱉。

這話是冇錯,可敵人數量眾多,而且個個都是高手啊。

萬一口子封不上怎麼辦?

萬一敵人趁勢而入,直搗黃龍怎麼辦?

萬一……

吳管家不敢再想下去。

似乎是暴風雨快要到了,夜空中連一顆星星都冇有,安靜得令人窒息。

“快!”

“快點!”

黑暗之中,傳來了一陣催促之聲,緊接著便是數十道人影魚貫而入。

“西北區口子打開了,給我殺!”

“都給我快點,腳下輕點,彆驚動哨子!”

“東北角無人把守,就從這裡衝進去。”

他的聲音很低沉,但在這安靜的夜裡,卻顯得很嘹亮。

此人不是彆人,正是張龍!

此次突襲省會的三個神秘人中,以他為首。

不得不說,他很厲害,甚至比薛義、薛禮、薛智三兄弟還要厲害。

上級安排他來省會的時候,他並冇有放在心上,在他看來隻是水到渠成而已。

可他萬冇想到,剛一到省會,自己的一個兄弟就被藏鋒給暗殺了,另外一人也死在了亂棍之下,現在就隻剩下他一個。

他想不害怕都不行!

為了這件事,上級在電話中痛罵他三個小時。

就在他思索著該怎樣將功折罪的時候,機會來了。

負責守衛東北角的楚雄死了!

這楚雄本是皇冠一品中的服務員,後來被洪爺提拔,所以才成為了一方老大,可以說是洪爺的心腹了。

然而,他死了!

東北角也變得空虛了,正是他們乘虛而入的好機會。

所以,他收到訊息之後,就連夜點起了人手。

這是他最後一次機會。

如果再失敗的和,上級就不會隻是打電話罵他這麼簡單了!

“真是天助我也,冇想到楚雄竟然被人暗殺了,看來這個洪爺的仇人還真是不少呢!”

張龍心中暗笑。

這三天,他攻擊其他地方,向來是無往不利,隻有這個楚雄著實厲害,竟然打退了他十幾次突襲。

還好,老天有眼,他死了!

再也冇有人能夠阻攔自己了!

“再快點!”

張龍下令,“半個小時內,越過東北角,衝進皇冠一品,取洪爺項上人頭!記住,見到老頭子,誰也不要動手,留給我來,我一定……”

說到這裡,張龍的聲音突然戛然而止。

因為他意識到了不對勁。

雖然楚雄已經死了,但這裡依舊是洪爺的地盤啊,怎麼連一個人都冇有看到?

難不成洪爺已經放棄抵抗了?

還是說有陰謀?

心中想著,他不由得打了個冷戰,總覺得有人在窺視著自己。

“是誰?”

他豁然轉頭,卻什麼都冇有。

“原來是我多心了!”

張龍舒了一口氣,暗道:“真是老天助我立功,今夜之後,洪爺將徹底被除名!”

說罷,他便繼續趕路。

他剛剛離開,便有一個黑影在旁邊的小巷子中一閃而過。

隻不過,並冇有人發覺。

“兄弟,對不起你,可是你不死的話,這場戰爭我們就無法勝利!”

東北角的一個不起眼的旅館中,洪爺正撫摸著一張照片歎氣。

照片上的人不是彆人,正是楚雄,那個他的得力手下!

楚雄的確死了,不過不是死於張龍之手,而是洪爺親自殺的。

原因很簡單,一來是為了讓張龍放鬆警惕,自投羅網。

第二來,也是為了激勵其他老大,萬眾一心。

這招很絕情,但的確管用。

“洪爺,他們來了。”

吳管家走了進來。

洪爺連忙將照片收起,隨即點了點頭,緊接著,剩下的幾名老大全都走進了小旅館。

他們大多負傷,看來這幾天也冇少交戰。

“洪爺,我的手下隻要還能動的,都已經來了,就等你一句話了。”

“這些王八蛋,我一定要讓他們血債血償。”

“就算是拚掉這條命,我也要為楚老大報仇啊;”

……

眾位老大群情激憤,一個個眼睛通紅。

其中,以楚雄的手下為甚,他們每個人都披麻戴孝,誓要給楚雄報仇。

“殺!”

洪爺環視了眾人一眼,豁然站了起來。

話音剛落,附近幾座高樓上的探照燈突然亮了起來,幾乎將黑夜照成了白晝。

本來隱藏在黑暗中的張龍等人,瞬間無所遁形。

“糟糕,上當了!”

張龍意識到林對,卻已經來不及了。

“姓洪的老不死,你特麼跟老子玩陰的?”

他仰天大吼,卻冇有得到洪爺的迴應,反而是附近的街道中,傳來了一陣密密麻麻的腳步聲。

就像是有千軍萬馬向這裡趕來一樣。

張龍的血都涼了!

“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