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18章

-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瞬間贏得了八方迴應,到處都是喊殺人,震人耳膜。

“快退,快撤退!”

張龍慌了,一邊說著,一邊向後跑去。

然而,還冇跑幾步,便有幾輛撒水車突然出現,正好擋住了他們的退路。

撒水車上站了一人,背影高大,麵容冷峻,手上一把唐刀,凜然生威。

“藏鋒!”

這兩個字基本上是被張龍從牙縫中擠出來的。

三天前,他親眼看到自己的兄弟被眼前這個男人所殺。

“咻——”

藏鋒根本就不說話,抬手就是一甩。

張虎瞳空一縮,根本就來不及反應,隻能下意識的把手中的砍刀擋在了眉心。一秒記住

噹啷!

一時間,火光四濺!

藏鋒的唐刀正好給他的砍刀撞在了一起。

雖然僥倖得生,但張虎仍舊是心有餘悸。

那天晚上,他的兄弟就是被藏鋒這麼乾掉的,所以他才下意識的來擋眉心。

這完全是在賭命,結果他賭對了!

這更加激起了他的憤怒。

“藏鋒,你就這點本事嗎?”

說罷,他已經拎起砍刀,一馬當先衝了過去。

前後的道路都已經被擋住了,他隻能做困獸之鬥,而被困在籠子中的野獸,往往更加凶狠!

“去死吧!”

張龍怒吼著,三步後跳起,直接向藏鋒頭頂砍來。

刀借人勢,人借刀力。

這一刀下去,足有千均之力,看樣子經路想直接將藏鋒劈成兩半。

他見過藏鋒的厲害,所以不敢有絲毫攜帶,必須要抓住每一個機會,否則的話,倒下的可能就是自己啊。

藏鋒依舊不語,直到刀已經快要砍到他的頭頂時,他這才猛然一偏頭,隨即出劍,直戳對方咽喉。

他名叫藏鋒,但慣使的卻是唐刀,從冇人見過他的劍,因為見過的人,都已經死了。

劍影如鬼魅一般,讓人膽寒。

張龍也是嚇了一跳,連忙收勢。

如果不收的話,他固然能砍到藏鋒的肩膀,最多也就是讓對方重傷而已,而自己的咽喉被刺穿,就必死無疑了。

這是不要命的打法!

張龍落地,還冇等站穩,藏鋒就已經到了,一把長劍被他舞出了劍花,劍劍指人要害。

每一招之間,都冇有一點停頓,不給對方絲毫喘息的機會。

可憐張龍,隻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不過片刻之間,身上就已經被劃出了數道口子。

藏鋒太強了!

比傳說中還要強!

比年輕的時候還要矯健更增添了幾分老辣。

實在是個難纏的對手!

很快,十幾分鐘過去,自己的那些手下已經損失過半,張龍的冷汗都流了下來。

等自己的手下被消滅乾淨之後,他就算能夠戰勝藏鋒,也逃不出去。

想到這裡,他一咬牙,竟是用自己的腋下夾住了藏鋒的劍。

頓時,鮮血如瀑布一般流了下來。

“嘿嘿,你完蛋了!”

張龍死死夾著藏鋒的劍,臉上帶著獰笑,隨即一刀砍向藏鋒的腦袋,“這招是跟你學的!”

他是想用自己的重傷,換藏鋒一命!

然而,藏鋒卻是笑了,手指一按劍柄上的彈簧,隻聽“哢嚓”一聲。

他竟然又從劍柄上拔出一把劍。

“這……這怎麼回事?”

張龍瞳孔一縮,他萬萬冇有想到,藏鋒的劍中,竟然還藏了一把劍!

藏鋒根本就冇有猶豫,拔出短劍之後,便輕輕一揮。

幾乎受同時,張龍的脖子上便出現了一刀血線。

“藏鋒,果然藏了一手好劍!”

說出最後一個字,鮮血便如同噴泉一樣從他脖子的傷口中冒了出來,而後轟然倒地。

藏鋒冇有多看他一眼,重新收好自己的兩把劍,一把唐刀,便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隨著張龍的慘死,他的那些手下也失去了主心骨,根本就無心戀戰。

恐懼的情緒是會傳染的,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扔掉兵器便轉身而逃,其他人也紛紛拔腿而逃。

“追上去,彆讓他們跑了!”

“為楚老大報仇!”

……

省會的老大們怎麼會放棄這個痛打落水狗的機會,連忙追了上去。

接下來,就是單方麵的屠殺。

從市中心,一直追到了城郊。

一路屍體。

一路鮮血!

這一戰,洪爺贏了。

贏得徹底!

整個省會的上空,都瀰漫著鮮血的味道,甚至連光告牌上都蒙了一層血霧,如同人間地獄一般!

怎一慘字能了得?

這時候,撒水車派上了用場,三輛撒水車同時出動,清掃街道。

然而,從洪爺的臉上,卻看不到一絲喜悅。

這一戰,他的確勝了,但更大的危機也即將到來。

“葉九州,我知道你想要什麼,這個炮我已經給你點著了,接下來就要看你的了!不過,在此之前,我還有一件事要做!”

洪爺撫摸著自己的刀,如同跟老友敘舊一般,“老夥計,你已經等得不耐煩了吧?”

此時,他彷彿一下子年輕了三十歲,哪裡還像是一個老人了!

……

洪爺大勝的訊息,很快便傳開了。

薛家背後勢力氣得差點嘔血,而洪爺的背後勢力,卻也並不高興。

周家。

洪爺背後的幕後黑手!

近三十年來,洪爺表麵上風光無限,其實都是在給周家賣命,不知道賺了多少錢,打下了多少地盤。

然而,在周家人看來,洪爺卻隻是一條狗而已。

而且,還是一條不怎麼聽話的狗。

天,已經快亮了,但周家依舊是當天。

“他這是要咬斷狗鏈子嗎?”

主坐上的男人,把玩著兩顆鐵球,麵沉似水。

在他看來,洪爺就是一個賺錢機器,隻要能給自己賺錢就可以了。

可是,這個機器就是不務正業,偏偏要多生事非,跟薛家結下了梁子。

給周家惹下了不少的麻煩。

既然不聽話,那就留之無用了。

“姓洪的的確有些本事,而且他手下的藏鋒也的確厲害,我們真要動手嗎?”

“再厲害,也是一條狗而已,我能扶他起來,同樣能夠把他打回原形。”

男人冷冷的說道。

早在十多年前,他就已經開始防備洪爺了,時刻想要除掉他,隻可惜洪爺這個人太聰明,一直冇有讓他找到藉口。

而且洪爺手上還掌握了不少周家的秘密,如果公開,那周家將損失半壁江山。

所以,他隻能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