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19章

-

如今,他再也忍不了了,因為薛家背後的勢力非同一般,如果不給他們一個交代,周家同樣將麵臨打擊。

“我聽說老狐狸有一個女兒,馬上給我抓來,算是一張保險吧。”

這是命令!

“是!”

手下數人領命而去,屋子中隻剩下男子一個。

到了他這種身份,每做一個決定,都必須慎重,否則的話,就會造成難以彌補的損失。

“識相的,就乖乖把雲城交出來,說不定我還能饒你一命,如果再冥頑不靈的話,就隻好……玉石俱焚了!”

雖然洪爺已經打掃好了戰場,但世界上冇有不透風的牆。

那晚發生的事情,還是很快傳到了普通人的耳朵裡。

一時間,省城上下,人人自危。

彆說晚上了,就連大白頭,都很少有人出門,夜市都被取消了。m.

一些學校,甚至都因此停課一週。

而濱海,卻是另一片天地。

這是禁地!

這裡儼然是另外一個世界,就算外邊天下大亂,隻裡依舊不會受到牽連。

一時間,周邊城市的人,都拖家帶口湧入了濱海,無形之中帶動了這裡的發展。

鐘市長、何領導得到訊息後,樂得嘴巴都合不攏了。

更加高興的,則是白杭。

因為省會的事情他一直都關注著,洪爺雖然贏了,但損失也是慘重,如果他們離開的話,恐怕自己也多半小命不保。

“大哥,敵人都已經退了,現在省會百廢俱興,正是咱們回去大展拳腳的好機會啊。”

阿鬼說道。

“你想回去?”

白杭問道。

阿鬼點了點頭。

他本來就不想在濱海這種窮鄉僻壤待著,如果不是突然有敵人來,他早就去投靠王麻子了。

“既然想回去,那就去吧,我不會攔著你的。”

說罷,他便離開了,繼續幫一些小販搬貨物。

“大;大哥,你不回去嗎?現在省會處處都是機遇啊!”

阿鬼一臉茫然。

白杭冇有回答他,阿華卻走了過來,笑道:“你以為一切都結束了嗎?我告訴你,這僅僅是開始而已,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就是你站著的這片土地。”

濱海之所以這麼安全,就是因為葉九州在這裡!

葉九州在哪裡,哪裡就安全,這已經算是一種共識了。

此時,已經是中午了,而葉九州卻依舊在賴床。

自從陳濛濛來家裡暫住之後,他就一直睡沙發,已經很久冇有近距離感受過謝芷秋身上的味道了。

所以,他很享受這種感覺。

“葉九州,都幾點了,快來吃飯啊!”

廚房中,傳來了謝芷秋有些不耐煩的聲音。

以前她都冇有發現,原來葉九州也可以這麼懶,叫了七八次都不起床。

過了好一會兒,葉九州還是冇有迴應,她隻好走進臥室,一把掀開了被子,結果臉一下子就紅了。

“你……你怎麼不穿衣服啊!”

說著,她連忙把頭轉了過去,氣得直跺腳。

“誰會穿著衣服睡覺啊?”

葉九州一臉無辜的說道:“我就一套睡衣,你又不是不知道。”

謝芷秋一臉緋紅,不再說話,逃也似的離開了臥室。

就在這時,葉九州的手機響了起來,拿起來看了一眼,他頓時笑了。

“新的話事人,這麼快就來了嗎?”

過去了那麼長時間,北方那邊總算是有訊息了。

如果再一無所獲的話,葉九州正要把朱雀臭罵一頓了。

新的話事人嗎?

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纔好!

葉九州連忙起身,穿上了衣服,出來的時候,飯菜早就已經擺好了。

跟以往不同,這些飯菜全都是謝芷秋一個人做的,看得出來,這些日子她冇少用心做菜。

此時,她就像一個等待誇獎的小孩一樣站在旁邊。

“味道不錯,跟媽做的一樣香。”

葉九州由衷讚道。

聞言,謝芷秋也是一喜,但嘴上卻裝作漫不經心的說道:“我也就是隨便炒了一下而已,快去洗臉吧,吃完飯還得送我去公司呢。”

葉九州點了點頭,臨走之前,還用手拿起一塊排骨丟到了嘴裡,惹得謝芷秋猛翻白眼。

陳淑英剛從養老院回來,正好看到了這一幕,先是一喜,隨即又莫名的歎了口氣。

因為她早就看出來了,自己這個女婿,實在不是池中之物。

雖然女兒很優秀,但兩人始終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以後難免會產生分歧,甚至是分道揚鑣。

這可不是她願意看到的。

不過,至少現在看來,事情還不會發展到那一步。

飯桌上,陳淑英也是不停的跟葉九州夾菜,冇少讓謝芷秋吃醋。

日子,跟往常一樣溫馨和睦。

而百裡外的省會,卻不一樣,可以說是全城戒備。

原因很簡單,新的話事人來了!

本來,大家還以為,被派來接替洪爺的人,一定是什麼人中龍鳳呢,結果所有人都失望了。

來人四十歲出頭的樣子,又矮又胖,一臉油膩,看起來就跟個小販一樣貌不驚人。

他連個司機都冇有,騎了輛破舊自行車,就直接進了皇冠一品。

早早十多年前,洪爺就知道這一天遲早會來,隻不過他萬冇想到竟是這樣的局麵。

“你做的事情家主一清二楚。”

小胖子說話了,語氣很古怪,北方口音也很濃。

“他一定很生氣吧?”

洪爺笑著,似乎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不能說生氣,隻能說失望吧,畢竟你可是他一手提拔上來的,誰都不想走到今天。”

“他打算怎麼做?”

聽了這話,小胖子的眉頭分明挑了一下,因為洪爺直呼家主為“他”顯得十分不恭敬。

不過,他的臉上並冇有表露出來,隻是說道:“家主打算怎麼做,想必你也猜到了,說起來你的年紀也不小了,是時候享受一下天倫之樂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來吧。”

說著,他還摘下自己的厚眼鏡片,仔細擦了起來,看起來漫不經心,“隻要你肯放權,他老人家是會開抬貴手,放你一馬的,否則……”

冇等他說完,洪爺便冷笑一聲,“他打算放我一馬,可我不打算放過他!”

此話一出,氣氛一下子就變得劍拔弩張了。

正在擦眼鏡的小胖子也是微微一頓,寒聲道:“你這是要造反嗎?”

他的嘴角依舊帶著微笑,但任誰都知道,他已經生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