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2章

-

三天之後。

濱海唯一的六星級大酒店,富悅華庭!

小不悔的生日宴會,就在這裡舉行!

前所未有,震撼全城!

大酒店門口,一塊金色牌匾赫然矗立,上麵刻印著此次宴會的邀請標語!

“不論身份地位,不論男女老少,隻要身穿喜慶服飾,進入酒店為小壽星慶生,皆可免費享用富悅華庭提供的至尊vip專享套餐!”

“宴席結束,每人還可免費領取此次宴會的專屬紀念品一份,由純金打造的生日徽章一枚!”

“此次慶生活動,由濱海公證處公證,如假包換!”

“小壽星名諱,葉不悔!”

此訊息一出,猶如烈火燎原,瞬間傳遍了濱海的大街小巷!

商業街服裝店,各大商場品牌店,婚慶服飾專賣店……但凡顏色鮮豔的喜慶服裝,在短時間內搶售一空,幾乎萬人空巷,彙聚成了鮮紅色的滾滾人潮,往富悅華庭大酒店瘋狂彙聚。m.

免費套餐,純金紀念徽章……

整個濱海興奮的幾乎發狂!

……

“家豪哥!”

濱海,一座郊獨棟彆墅,陳雨柔不著片縷,柔軟滑膩的嬌軀趴伏在徐家豪胸口,嬌聲發嗲:“今天就是那個小妮子的生日,咱們是不是該出發了?”

徐家豪摸著陳雨柔的後背,冷冷一笑。

以前,陳雨柔遲遲不肯把身子給他,三天前,卻主動投懷送抱,對他百般逢迎,無比享受!

他當然知道原因!

“謝中天那個老糊塗,居然把你逐出謝家,真是愚蠢。”他穿起衣服,滿臉冷笑。

“你是我的女人,我當然會為你出頭!”

“更何況,葉九州那個廢物,居然讓我和你,一起去給那個小丫頭磕頭?”

“簡直找死!”

一邊說著,一邊走到彆墅落地窗前,把窗簾猛地拉開!

唰!

彆墅前院兒,殺氣森然!

足足一百二十多名徐家保鏢,在院子裡整齊排列,全部身穿黑色西裝,腰間鼓鼓囊囊,顯然都帶齊了傢夥!旁邊還停靠著三十多輛奧迪a係轎車,一個個煞氣騰騰,隨時準備出發!

“家豪哥,你真棒!”陳雨柔穿戴整齊,看著院子裡的保鏢隊伍,在徐家豪臉上親了一口,咯咯直笑。

目光,卻是前所未有的惡毒!

“這一次,你一定要狠狠打葉九州的臉!”

“讓他跪地求饒,讓他死無葬身之地,讓他生不如死!”

徐家豪放聲狂笑!

這麼多保鏢,其中還有很多練家子,要對付一個葉九州,豈不是手到擒來!

“所有人聽令,上車!”徐家豪和陳雨柔走出臥室,一直走出客廳,對著前方的保鏢隊伍猛地揮手。

“目標,富悅豪庭大酒店。”

“出發!”

嘩啦啦!

徐家精銳保鏢,總共一百二十多號人,在徐家豪和陳雨柔的帶領之下,分彆乘坐著邁巴赫和奧迪a係轎車,氣勢洶洶,往富悅華庭大酒店風馳電掣!

……

此時此刻。

富悅華庭大酒店。

交通監管,人滿為患!

上午十一點半,距離生日宴會開始還有半個小時,酒店門口就已經被聞訊而來的濱海市民徹底堵死,隻有酒店正門前方,上百名酒店工作人員和身穿製服的交通管理人員,滿頭大汗的維持著現場秩序。

氣氛空前,熱烈空前,場麵空前!

“九州啊……”

酒店一樓,生日宴會正廳,謝海鵬和陳淑英看著從容自若的葉九州,忍不住百感交集,滿臉複雜!

女婿給女兒買了那麼貴的車,對女兒的情意可見一斑,又要給外孫女舉辦生日宴會,這事兒他們也早就知道。

可是……

像今天這樣的場麵,再次讓他們始料未及,幾乎驚爆了他們的眼球!

人頭攢動,歡呼震天……

酒店外麵,烏壓壓數不清多少人,都在無比興奮的喊叫。

“不悔小姐生日快樂!”

“祝賀不悔小姐四週歲生辰!”

“不悔小姐冰雪聰明,可愛動人,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他們連小不悔是什麼模樣兒都還冇看到呢!

“爸,媽。”謝芷秋陪在父母身邊,同樣轉頭看了看葉九州的英俊側臉,晶瑩的眸光一陣迷離。

自己的丈夫,這個謎一樣的男人!

她甚至不知道,葉九州是如何把這座濱海唯一的六星級大酒店全部包場,又付出了多麼巨大的代價,準備了多少份至尊vip專享套餐,用多少黃金打造了多少枚生日紀念章?

富悅大酒店的廚師準備了多久?從什麼時候就開始準備?

她什麼都不知道!

隻知道,為了小不悔這次的生日宴會,他,葉九州,一定無比用心,一定請求了他的無數戰友幫忙,一定欠下了無數人情,才弄出瞭如此宏大的場麵!

“場麵是夠大了,可是,太奢侈,太浪費了……”

謝海鵬看了看葉九州,話說到一半,深深歎了口氣。

罷了!

他的小外孫女,小不悔,穿著美不勝收的白色紗裙,像個驕傲的小公主,正在幼兒園小朋友的陪伴之下,和應邀而來的家長,老師,一起在精心準備的宴會遊樂場玩的正起勁兒。

從小到大,從出生到現在,他都冇見過小不悔像今天這麼開心!

雖然實在是鋪張浪費了一些,可都是為了孩子,值了!

吱!

轟隆隆……

一陣突如其來的汽笛聲,夾雜著震耳欲聾的汽車引擎聲,把謝海鵬的思緒驟然打斷!

車隊!

徐家的奧迪車隊!

黑色邁巴赫轎車在前,三十多輛奧迪a係轎車在後,浩浩蕩蕩,沿著富悅大酒店前方的擁堵公路,從密不透風的人群之中,硬生生撕裂了一道巨大豁口,耀武揚威的殺到了酒店正門前方。

徐家豪,陳雨柔!

在一百二十多名保鏢的擁簇之下,兩人滿臉陰沉,擠出人群,擠到門口,酒店保安和交通管理人員根本不敢阻攔,直接走進了酒店大廳。

劈裡啪啦!

空中,彷彿有電光閃爍!

他們的目光,隔著老遠,惡狠狠的盯在了葉九州臉上!

“這裡的佈置,給我拆!”

徐家豪冇有絲毫猶豫,死死盯著葉九州的雙眼,伸手指著宴會大廳裡佈置的彩燈裝飾,指著正在旁邊遊樂場裡玩耍的小不悔和幼兒園的老師和小朋友,滿臉狂傲!

“還有那些遊樂設備,統統拆除!”

“給葉九州的捧場的人,一個不留,狠狠給我揍一頓,全部趕走!”

“舉辦生日宴會?辦你媽!”

嘩啦啦!

所有保鏢滿臉狠辣,或是抽出橡膠棍,或是隨手抓起宴會大廳的椅子,也有人抽出了早就準備好的合金砍刀,作勢就要大打出手!

“啊!”

尖叫聲聲!

不遠處,宴會大廳旁邊,那些和小不悔一起玩耍的幼兒園小夥伴,還有他們的家長,老師,嚇得連聲尖叫,紛紛護住了自己的孩子!忍不住臉色煞白,下意識的往葉九州看去。

嚇壞了!

他們都是受到葉九州的邀請,免費vip專項套餐,黃金紀念章……這才專程趕過來給小不悔慶生。

眼前這麼大的陣仗,又是棍子又是砍刀,他們膽子都嚇破了,抱著各自的孩子瑟瑟發抖!

謝芷秋,謝海鵬,陳淑英,也都一下子變了臉色,目光條件反射一般,全部彙聚到了葉九州臉上!

“大家不必驚慌。”

葉九州目光淡然,對著眾人擺手示意,而後轉頭看向徐家豪。

彷彿,隻是看著一隻瘋狂叫囂的螞蟻,眼神透露著毫不掩飾的可笑。

一百二十多名保鏢?

徐家豪就掏出了這麼點兒家底?

真的有些不夠瞧啊!

“葉九州,你這是什麼眼神兒,跟我裝?”徐家豪看著葉九州的臉色,心頭無名火噌噌直冒,旋即,又是一聲冷笑!

“當了五年兵,練了一點兒本事,感覺自己很能打?”

“你能打十個,打二十個,能不能打一百個?”

“之前踢了我一腳,又在謝老爺子壽宴現場,對我出言不遜!”

“今天,咱們新仇舊賬一起算,看你還敢不敢繼續猖狂!”

葉九州笑了。

螞蟻不知道自己的弱小,井底之蛙不知道世界的廣闊。

徐家豪,根本不知道他麵對的是誰!

戰神殿主,這個稱號蘊含的恐怖能量,遠遠超出他的想象!

“你居然還能笑的出來?”徐家豪看著葉九州臉上的淡然,隱隱感覺有些不妙,往四周飛快打量幾眼,頓時底氣十足,滿臉猖狂。

底氣十足!

整個生日宴會大廳,一覽無餘,除了謝家三口,再就是那些手無縛雞之力的幼兒園老師和孩子家長。

謝老爺子大壽之日,抬著黃金棺材進門的四名精銳戰士,還有那個身穿紅衣服的年輕女子,顯然都冇在場!

隻有一個葉九州,何懼之有!

“家豪哥,不要跟他廢話!”徐家豪旁邊,陳雨柔挽著他的胳膊,往葉九州臉上惡狠狠的掃了一眼。

順帶著,死死剜了一眼謝芷秋,滿臉惡毒的開口:“他不是讓咱們負荊請罪?給小丫頭跪地求饒嗎?”

“彆跟他們客氣!”

“打斷他們的雙腿,讓他們跪地磕頭!”

“所有保鏢,給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