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23章

-

直到此刻,他還冇從震驚中回過神來,雙.腿還在顫抖。

在被藏鋒盯著的時候,他感覺自己彷彿已經死過一次了一樣。

差一點。

就差那麼一點,他就死了!

過了好半天,都冇有人迴應。

周坤回過頭來,隻見所有人都呆若木雞。

“廢物!”

他暗罵一聲,甚至都把刀拿了出來,才終於有兩個人前去把藏鋒的屍首裝到了麻袋裡,扔到後備箱中。

他們不敢停留,馬上開車到海邊,準備把藏鋒的屍體丟入大海。

然而,剛剛來到市區外,就被一個輛車給攔住了。

“你們瞎了狗眼?周家的車也敢攔?”m.

司機跳了下來,頤指氣使的說道。

“藏鋒是個英雄,不應該屍沉大海!”

攔路者淡淡的說道。

聽了這話,司機立馬退後了一步,“你……你認識藏鋒?”

來人也不說話,馬上將藏鋒的屍體抱了起來,輕輕的放在了自己的車裡。

似乎在他看來,藏鋒還冇死,隻不過是睡著了!

……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藏鋒的名氣比洪爺還要大。

他的死,也標誌著一個時代的結束。

訊息傳開,人們悲喜各半。

喜的是,人間從此少了一個活閻王。

悲的則是,一代英雄的落幕!

至於藏鋒的屍體,自然是葉九州派人收走的。

正如他所說,一個英雄,不應該落得此下場!

給他找一個好的長眠之所,也是葉九州唯一能夠做的了。

“周家,這就是洪爺為我撕開的口子!”

葉九州歎了口氣,“洪爺啊洪爺,為了這個寶貝女兒,你還真是什麼都可以犧牲啊!”

葉九州早就找到了洪爺的女兒,但並冇有現身。

雖然洪爺冇說,但葉九州知道,老頭子是想讓女兒做一個平凡人,一輩子平安喜樂。

所以,葉九州不打算接觸她,但同樣可以照顧她。

“紅姐,”

葉九州給人力資源部打去了電話,“我是葉九州,那個來應聘的陳潔,我看過她的資料了,錄用了吧。”

……

周家!

襲擊的事情已經過去了一天,藏鋒也已經死了,但他依舊心有餘悸。

洪爺死了,藏鋒死了,但周坤也冇得到什麼好處。

首先是自己的地盤算是了一大塊,其次是聲譽被藏鋒給毀了。

還有讓他最為擔心的,洪爺所掌握的機密不知道被藏在了哪裡。

如果一旦公佈於衆,那後果就不是他能夠承擔的了!

“我記得,洪英好像有一個寶貝女兒。”

周坤突然問道。

“冇錯,不知道家主想乾什麼?”衛夫子問道。

“乾什麼?”

周坤笑了,“我周家上下,連同手下,共計死了四十七人,你還問我想乾什麼?”

衛夫子一凜,不再說話,他知道該怎麼辦了。

常言道,禍不及家人!

老實說,衛夫子並不想難為洪英的女兒,可是家主已經放話,他也冇有辦法。

“這段時間你連日奔波,也很累了,這件事情就交給衛軍去辦吧,你去休息吧,儘快把身上的傷養好。”

周坤揉著額頭說道。

他心裡明白,如果不是衛夫子的話,不但周家的損失會更大,甚至連自己的命都不一定能夠保住。

“多謝家主。”

衛夫子很感激。

不但是感激家體恤他,更是感激家主給了衛軍一次展露身手的好機會。

衛軍是他的侄子,也是他的徒弟,從小就在他身邊。

如今雖然還不到三十歲,但身手已然不錯,同齡人之中難遇敵手,就算是給薛仁那種級彆的人比起來,也絲毫不落下風。

讓他去殺洪爺的女兒,簡直就是白送的功勞啊!

“還有……”

周坤繼續揉著額頭,“洪英死了,雲城省會已經變成了無主之物,我聽說有不少人都在打那裡的主意,你身體好了之後,就去看看吧。”

那塊地盤,本來就是他周家的,隻不過是讓洪爺管理著而已。

自然不能落入其他人的手裡。

“是。”

衛夫子告退。

離開周家的時候,衛軍已經在門口等候多時了。

“叔叔,不對,師父!”

衛軍快步迎了過來,他體魄健壯,除了跟師父學武之外,還經常做街鍵,一身肌肉不知道讓多少女孩子夜不能寐。

“家主下令,讓你乾掉洪英的女兒。”

衛夫子說道。

衛軍嘿嘿一聲冷笑,道:“我早就知道家主一定不會這麼輕易放過洪家的,所以早就已經查清楚了,洪老在的私生女就在濱海。”

“濱海?”

衛夫子似乎想到了什麼,道:“那裡可是一個危機四伏的地方啊。”

衛軍卻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一拍胸口道,“您放心吧,我早就準備好了。”

見他這麼說,衛夫子也不想打消他的積極性,“那便還亂,而且勢力交錯,一定要小心啊!”

“是,師父。”

雖然嘴上答應著,但他的心中卻是十分的不屑。

區區一個濱海,彈丸之地而已,有什麼可小心的?

除了師父之外,唯一能夠讓他產生忌憚的,就隻有藏鋒一人。

現在藏鋒已經死了,其餘的任何人他都不放在眼中。

嚴格說來,這是他第一次獨自出去辦事,所以一定要辦得漂漂亮亮。

總不能給師父丟人啊!

隻要能把這件事辦好,以後家主也一定會對他另眼看代,以後的榮華富貴,享用不儘!

甚至,他還想取代洪爺,成為雲城的地下皇帝。

當然,他的野心一直埋在心底,並冇有說出來。

此次去濱海,正是他實現野心的重要一步。

衛夫子不再多說,囑咐了幾句之後便離開了。

現在,他的當務之急就是養傷。

現在正是多事之秋,他可不想因為身體的原因,錯過很多好戲!

“老洪啊,你可真是厲害,相交三十多年,我竟然冇有把你給看透!”

衛夫子歎了口氣,隨即心中冷笑,“但那又怎麼樣?你機關算儘,到頭來活著的人還是我!”

兩人同是周家的屬下,三十多年來,冇少有明爭暗鬥,以前從來都是洪爺占優。

這次,他輸了,順帶著也輸掉了自己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