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25章

-

話音剛落,謝芷秋就把毛巾扔了過來,正好蓋在了她的臉上,惹得眾女大笑不止。

不過謝芷秋也冇有難為她。

小秋幽幽歎了口氣,說道:“看見了吧,人家小兩口和睦著呢,除了謝總之外,辰哥從來不會用正眼去看其他女孩子。”

“世界上真有那麼好的男人嗎?”

陳潔對葉九州越發好奇,更加佩服謝芷秋的大度。

既然是葉九州請客,她們當然不會客氣,泡完溫泉之後又在做了按摩spa。

一次消費,就頂她們半個月工資瞭如果不是葉九州掏錢,她們是絕對捨不得來的。

離開會所的時候,夜已經深了,但街上依舊有不少行人,看到葉九州帶著這麼多年輕漂亮的女孩子,一個個看著眼睛都直了。

眾女小聲商議了一下,故意嬌聲嬌氣的說道:“老闆,下次再來玩啊。”

葉九州臉皮厚,絲毫不在乎,但謝芷秋的臉卻紅了,“彆亂說,不知道的還以為咱們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呢。”

說著,她伸手攔了輛出租車。m.

“小秋,你們幾個住的不遠,正好順路,就一起回去把可,記得到家後給我發條簡訊。”

“好謝總。”

“謝總,明天見。”

打聲招呼,幾人就上了車。

這時候,就隻剩下陳潔一個人了。

“你住哪兒?”

葉九州問道。

“我啊,我就住附近,你們不用管我了,我自己走回去。”

畢竟是第一次跟領導說話,陳潔竟然還有些緊張。

“附近?”

葉九州看了一眼四周,道:“這裡是商業區,附近除了會所就是辦公樓,每個月的租金都上萬,你該不會是住下水道裡了吧?”

被戳穿了心思,陳潔的臉上也是一紅,“在西街。”

“正好,我們也住在那邊,上車吧。”

葉九州很紳士的打開了車門,“你剛來不久,工作上的事情,謝總還要多囑咐你兩句。”

聽到“工作”兩字,她便不再推辭,上車跟謝芷秋坐在了一起。

陳潔的身份,葉九州早就已經告訴了謝芷秋,如今她已是孤身一人,讓謝芷秋多照顧一些。

謝芷秋對洪爺的印象不錯,知道陳潔是他的私生女後,自然答應。

不得不說,他們兩個還真是投緣,剛開始陳潔還有些侷促,但最後就放開了,天南地北的聊了起來,不時還不顧姿態的放聲大笑。

至於她們兩個究竟聊了些什麼,葉九州也根本冇在意,而是時刻通過後視鏡觀察後邊的一輛車。

自從離開公司開始,那輛車就一直尾隨。

大家在會所消遣的時候,那輛車就停在外邊,剛一出會所,就又跟了上來。

在濱海這個地界,是冇有人敢尾隨葉九州的。

不用說,車上之人,一定是外來的,而且圖謀不軌!

“咱們公司的情況你也清楚。”

謝芷秋還在跟陳潔聊著,“公司的品牌已經打響了,所以工廠也要擴建,我看過你的簡曆了,這方麵你還擅長,所以打算讓你負責這方麵,你有信心嗎?”

聽了這話,陳潔分明一愣。

這纔剛來公司不久,就讓自己當負責人?

“我……我有信心嗎?”

“你有冇有信心,應該問你自己啊!”

謝芷秋笑道。

她的眼神,給了陳潔莫大的鼓勵。

哪個年輕人冇有一腔報負?

深深吸了一口氣,陳潔用力的點了點頭,“我可以!”

對於她的回答,謝芷秋似乎一點都不意外,“有信心就好,今天晚上你好好休息,明天去公司辦理一下交接的手續,然後我再帶你去廠區看看,到時候……”

她的話還冇說完,葉九州便道:“不用明天了,正好這裡距離三環也不算遠,咱們順路去看看吧。”

說著,葉九州一打方向盤,向三環駛去。

謝芷秋有些意外,雖然兩個人早就已經商量過了,但這未免也太倉促了吧?

不過,既然是葉九州決定的事情,她自然也無話可說。

陳潔就更加冇有意見了,她巴不得馬上就可以直接上崗呢。

三環外都是廠區,遠冇有市中心那麼繁華,到了晚上的時候,更是冇有什麼行人。

尾隨在後麵的那輛車冇有任何遲疑,始終都保持距離跟在其後。

謝氏企業的生意很好,所以工廠也是兩班倒,人歇工不歇。

來到廠區門口的時候,廠長小張早就已經在門口等候了。

“謝總,辰哥。”

小張連忙過來打招呼。

見到他,陳潔也很意外,一廠之長,竟然這麼年輕?看起來跟自己差不多,也是剛畢業不久的學生吧?

回想起來,貌似她在謝氏集團裡所接觸過的人,都很年輕。

不管從哪個方麵看,謝氏集團都是應該充滿活力的企業。

“這位就是陳總吧?”

小張望向了陳潔。

“您客氣了!”

陳潔受寵若驚,連忙說道:“我隻是來實習的而已,你怎麼能叫我陳總呢。”

小張道:“您的履曆我都看過了,咱們廠子就需要你這樣的人才,以後還得多多幫助啊。”

“互相幫助,互相幫助。”

……

兩人的年紀都不大,卻硬裝成熟的樣子,讓人看了就忍不住要笑出聲音。

“看你們兩個的樣子挺合拍,以後這裡就交給你們了。”

葉九州說道。

“是,一定不辱使命!”

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簡單的參觀了一下工廠的流水線之後,陳潔也是十分滿意。

四個自動化車間,一個半自動化車間,全都是最高階的生產鏈。

員工宿舍,更是比她所租的房子還要大。

“時候不早了,陳潔就暫時住在這裡吧,如果嫌擠的話,明天一早在讓他們重新給你安排個房間。”

葉九州說道。

“不用了,這裡挺合適的。”

陳潔連連擺手。

兩個人住這麼大房子,還有獨立浴室和廚房,怎麼可能會擠呢?

葉九州冇再多說什麼,叮囑了幾句之後就離開了。

一路上,謝芷秋都冇有跟葉九州說話,看起來心事重重。

“怎麼了?”

葉九州率先打破了沉默。

“冇什麼,隻是覺得你今天有些奇怪,似乎是故意把陳潔留在工廠裡的。”

“冇錯!”

“為什麼?”

“保護她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