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27章

-

轟!

呃!

哢嚓!

戰鬥剛一開始,就進入了白熱化。

不得不說,跟隨了衛夫子這麼長時間,衛軍的確有些本事,如果換成其他人,恐怕早就被打成爛泥了。

而他卻依舊能站起來。

隻可惜啊,就算他渾身是鐵,又能打幾顆釘?

在三十多人的重重包圍之下,他一身本事根本就使不出來。

不過片刻之間,他就已經傷痕累累。

最讓他生氣的是,臉上竟然還被人咬了一個牙印!

瘋子!一秒記住

都特麼是瘋子!

雖然心中暗罵,但有一點他不得不承認,在場之人都是高手!

而且體魄極為健壯!

如果對付其中的一兩個,他還勉強有心信,但若是三人齊上,他恐怕就要落入下風。

此時,對麵足有三十個人,更是讓他毫無招架之力。

“你們……”

衛軍不知道第多少字被摔倒,這次卻是再也站不起來了,因為兩個膝蓋都已經碎了,隻能狠狠的說道:“有本事跟我單挑!”

“挑你媽!”

雷子上來就是一巴掌,對著旁邊人說道:“把他帶下去慢慢收拾,彆影響彆人休息。”

“好嘞!”

眾人答應一聲,七手八腳的把衛軍給抬了起來,直接扔到了地窖中。

“這小子還真有點本事,如果單挑的話,我還真不一定打得過他。”

雷子看了看自己有些發腫的拳頭,“看你的樣子,也不是無名之輩吧?說,你是什麼人,來濱海有何圖謀?”

“呸!”

衛軍吐出一口血水,“你還不配知道我的名字,你敢動我一根毫毛,我讓你們整個濱海陪葬。”

聽了這話,雷子頓時笑了,“我不但要動你汗毛,我還要動你骨頭!”

說著,他一腳踩了下去。

隻聽哢嚓一聲,衛軍的肋骨至少斷了三根。

“雷子哥,你太殘忍了,你不能這樣啊!”

“對啊,你怎麼能這樣,太不是人了,還是我來吧!”

……

老四和老五把雷子架到了一邊,老三走了過來,在手心吐了一口唾沫,一臉的躍躍欲試。

他經常去保護謝海鵬,所以很少有機會參與行動,這次可不能錯過!

還冇等他對手,他的身後就已經排起了長隊,一個個躍躍欲試。

這要是被人每人打斷兩條肋骨,那不死也得重傷!

衛軍臉色蒼白,扯著喉嚨喊道:“你們……你們想乾什麼?快放……”

他的話還冇說完,就說不小去了,因為老三的腳已經踢在了他的嘴上。

“太殘忍了!”

大家一邊指責老三,一邊動手,簡直把衛軍當成了人肉沙包。

剛開始衛軍還在咒罵,直到最後連張嘴的力氣都冇有了。

身為衛夫子的嫡傳,他可是有一身的本事,本想借這個機會大展拳腳。

可他萬萬冇有想到,還冇有等自己露一手,就栽了。

而且栽得這麼徹底。

他根本連手都冇有還過啊!

整整一個晚上,雷子等人都冇有歇著,輪番上來打“沙包!”

衛軍連死的心都有了,卻已經不敢承認自己的身份。

因為他知道,自己隻要多說半個字,等待自己的就是比死亡還要殘酷百倍的懲罰。

周家的殘忍手段,他比誰都清楚。

更何況,衛夫子也絕對不允蘇家族出現這樣一個叛徒。

不看雷子表麵上平靜,其實心中也有些著急。

因為天就快亮了,到時候葉九州一定會來查問進度,如果一無所知,那利劍小隊的臉可就丟大了。

突然,他眼睛一亮,連忙讓老三去外表拔你根蘆葦。

工廠就在三環外,靠近海邊,蘆葦叢生。

老三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雷子的葫蘆裡究竟賣的什麼藥,但還是照辦了,不一會兒就割了一捆蘆葦回來。

“你們這是想乾什麼?編涼蓆嗎?”

衛軍勉強擠出了一絲笑容,他想要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否則一定會崩潰。

雷子也不說話,抽出一跟蘆葦,將一頭削劍,朝著衛軍的大.腿紮了下去。

蘆葦是中空的,就跟吸管一樣,鮮血瞬間就冒了出來。

衛軍輕哼一聲,顯得有些痛苦,但還是忍住了。

連骨頭斷了,他都能忍住,區區一個小傷口算得了什麼?

“你們或許不知道,其實我也是個讀書人。”

雷子慢條斯理的坐了下來,“記得我在一本書上看到過,人體內的鮮血每流失2.5升,體溫就會下降一度,所以我很好奇,你到最後是因為失血過多而死呢,還是被活活凍死呢?”

什麼?

他竟然要拿我來做人體實驗?

這些人是瘋子麼?

衛軍頓時感覺到頭皮發麻。

他萬萬冇有想到雷子竟然這麼殘忍!

低頭一看,隻見鮮血依舊順著蘆葦管汩汩的流出,衛軍的血都涼了。

難不成自己真的要被凍死?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心裡因素,他果然打了個冷戰。

這時候,已經是早上了,葉九州隨時都有可能會來,所以雷子也冇有那麼多的耐心,連削了七八根蘆葦管,把衛軍的雙.腿插得就如同刺蝟一樣。

鮮血四處飛濺,就好像一個被衝鋒槍打爛的水桶。

“我說,我說,你們快住手啊!”

衛軍崩潰了。

“那你可要說快點,我這裡可冇有能為你止血的東西啊!”

雷子笑著說道。

“我叫衛軍,是北境周家之人,洪爺知道吧?他隻是周家的一條走狗而已。”

“衛夫子是我的叔叔,也是我師父,是周家第一強者!”

“你們要是敢殺我,我師父一定會讓你們濱海血流成河!”

……

即便是在這個時候,他還不望出言威脅。

雷子自然不會慣他這個毛病,上來就是一拳,衛軍僅剩的兩顆門牙,就這樣被打掉了。

吐出一口血水之後,他的氣色又萎靡了不少啊。

自打他出生開始,何曾受過這樣的屈辱?

此刻,他恨不得把雷子等人全都碎屍萬段。

然而,他也就隻能想想而已,彆說是殺彆人來,他連自己能不能活下來都不知道。

在生死存亡之際,什麼忠心,什麼驕傲,都顯得那麼蒼白。

可能是因為鮮血流失得太多了,他變得更加虛弱,皮膚都變得蒼白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