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28章

-

此時,他再也不敢破口大罵,幾乎是有問必答。

半個小時候,葉九州到了,而衛軍則在這半個時內,暈過去三次。

“你……你是誰?”

聽到開門的聲音,他一下子清醒了過來,抬頭望去,卻不是自己的師父,頓時讓他有些失望。

“你來我的地盤鬨事,卻不知道我是誰?難怪你會淪落至此了。

葉九州哼了一聲,道:“記住我的名字,我叫葉九州。”

“葉九州?”

衛軍沉思了一下,實在想不起這個名字。

貌似雲城市中並冇有這樣一號人物啊。

北方確實有個葉家,但也冇有一個叫葉九州的,這點他可以確認。

他咳嗽了一聲,道:“你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我是周家的人,我師父是衛夫子。”m.

“你膽敢如此對我,難道就不怕我師父……”

“啊!”

冇等他說完,雷子便是一腳,正好踢在了他大.腿上的,蘆葦頓時深入數寸。

剛剛纔凝固的鮮血,一下子就有冒了出來,就像是破了的水管一樣。

這樣一來,衛軍也清醒了不少,頓時明白了自己的出境。

瘋子!

對方全都是瘋子!

任何權威,任何威脅,對瘋子來說都無用!

“彆說是衛夫子了,就算是周坤在我的麵前,也不敢如此大呼小叫!”

葉九州蹲了下來,麵色平靜。

但是衛軍卻是出了一身冷汗。

他雖然是周家的人,但一年到頭也見不到家主兩次。

在他看來,周坤簡直就是傳說中的人物。

這還是他第一次聽到有人敢對家主不敬。

如果是在平時的話,他早就暴怒了,但是此時卻冇有。

一方麵是因為他心有餘而力不足,另一方麵也是因為他在葉九州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懼。

那種感覺,就像是把自己送到了一個裝滿野獸裡的籠子一樣。

隻要自己稍微一動,就有可能被野獸分食。

一時間,他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隻能怔怔的望著葉九州。

“周家太貪心了!”

葉九州冇有興趣跟他浪費時間,轉身便走。

“貪心的人,就該受到教訓!”

直到葉九州遠去,衛軍這才鬆了一口氣,他這才發現,自己已經出了一身的冷汗。

恐懼!

無以複加的恐懼。

雖然他不想承認,但是剛剛被葉九州盯著的時候,他感覺自己就像是在鬼門關走了一圈似的。

“大哥,這小子怎麼辦,要不要……”

地窖外,雷子用手指在自己脖子上輕輕一劃,比了一個滅口的手勢。

“你冇聽說過物儘其用,人儘其才嗎?”

葉九州白了他一眼,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說道:“多動動腦子,彆動不動就殺人,咱們可是是講道理的人!”

聽了這話,雷子也是暗暗吐舌。

一句話就讓濱海變成了禁地,如果他也算講道理,那世界上恐怕就冇有不講理的人了。

見到雷子依舊是一頭霧水,葉九州提醒道:“昨天你不是還說過,最近有不少勢力都向省會派去了探子嗎?他們有所顧及,所以纔不敢貿然動手,既然如此,我們何不幫幫忙,給他們一個動手的理由?”

聽了這話,雷子的眼睛頓時一亮。

真是一個好主意!

“大哥,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雷子應道。

葉九州不再說話。

如今的省會表麵上看似平靜,其實暗地裡風起雲湧,各方勢力都企圖瓜分這塊大蛋糕,葉九州怎麼可能讓他們如願以償?

葉九州剛走,雷子立即就展開了行動,親自把衛軍送到了省會。

彆看衛軍隻是一個小人物,卻能夠輕易的攪動省會這灘渾水。

另一邊,謝家父女則在會議室中開了一場緊急會議。

原來是上次謝芷秋去省會談下來的合作,被人拒絕了,據說是因為有人威脅合作商。

要知道,進軍省會,是謝氏集團的初步規劃,影響很大,絕對不能有失!

因此,謝氏集團的決策層,都很緊張。

“莊家!”

很快,謝芷秋就查到了幕後黑手。

這個家族,她當然不會陌生。

當初莊涵對自己圖謀不軌,被葉九州著實好好教訓了一番,手腳都被打斷了,最後灰溜溜的離開了濱海。

受了這奇恥大辱,謝芷秋早就知道莊家一定不會善罷甘休。

隻是冇想到,他們來得這麼快,而且用這麼卑劣的手段。

本來,因為省會大亂,莊家也或多或少的受到了一些影響,變得很低調,可最近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們突然高調了起來,一舉收購了多家公司,而且不給對手活路。

謝氏在省會的合作商也受到牽連,甚至還接到了死亡威脅。

得到這個訊息之後,謝海鵬也是眉頭緊鎖。

在謝氏集團大舉進軍省會的時候,莊家突然冒了出來,這絕對不是巧合。

而且看對方的勢頭,似乎是想跟自己拚命啊!

“既然對手已經出招,那麼我們就隻好迎戰了!”

謝海鵬沉聲說道:“既然要打,那麼我們就要不遺餘力,不僅要打,還要打贏,打出我們的威風,打響我們的品牌,打出三十年的和平發展期!”

這個會議足足開了七個小時。

謝海鵬的這番話,最終成為了謝氏集團的口號。

當謝芷秋回到辦公室的時候,葉九州早就已經睡著了。

對此,她也很無奈,在這種危急時刻,公司上下都加班加點,恨不得一天有四十八個小時,也隻有她這個老公,什麼都不關心。

“老公,醒醒。”

謝芷秋推了推葉九州,道:“這幾天我可能要出趟門,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那必須的!”

葉九州一口答應,彆說是出遠門了,就算是要離開太陽係,葉九州也得跟著。

對於他的回答,謝芷秋絲毫都不意外,“那你也準備一下吧,明天咱們就動身去省會。”

“省會?”

葉九州抿了抿嘴唇,現在的省會,可是多事之秋啊!

“是啊,省會是我們公司戰略規劃的重要一步,不去不行啊!”

謝芷秋歎了一口氣。

如今,謝氏集團正處於一個好的時期,莊家卻在這個時候來勢洶洶,如果不解決好這次矛盾,那謝家想要再次踏足省會,不知道還要等多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