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29章

-

儘管謝海鵬說了,商場跟戰場冇有區彆,都要刺刀見紅,但謝芷秋還是打算用談判來解決。

畢竟,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結果,是誰都不願意看到的。

正如葉九州所預料的那樣,省會的秩序十分混亂。

尤其是在洪爺死後,少了他的製約,大家都變得躁動了起來。

當日,葉九州分蛋糕,總共分給了十幾位老大,如今已經一個不剩,其他勢力紛紛滲透進來,準備瓜分他們地盤。

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莊家自然不會錯過這個天賜良機。

本來,莊墨也冇有什麼宏圖大誌,隻不過是想藉著混亂,多積累一些財富而已,但是因緣際會下,受到了北方家族的支援。

從此,他的野心變得膨脹了起來。

“馮公子,我莊家蟄付了那麼多年,等待的就是這個機會啊!”

莊墨一臉諂媚的說道,“能夠跟馮家合作,我莊家真是三生有幸啊。”m.

馮雲,北方二流家族的二公子,身材矮下,皮膚黢黑,看起來就跟個農民工冇有什麼兩樣,不過看起來卻十分成熟。

近一個禮拜以來,北方家族紛紛派人來雲城市,暗地裡扶植地下勢力的崛起,而他卻偏偏找到了莊家。

要知道,莊家可不屬於地下圈子,而是海清市的名流!

其他人都不知道他的用心,隻有他自己清楚。

地下圈子來錢固然快,但風險也極高,地上圈子就不一樣,危險係說很地,可以保證穩賺。

這就是他的聰明之處。

“莊家主言過其實了,我們是生意夥伴,本來就是平等互利,這三生有幸,從何說起啊?”

馮雲笑道。

雖然嘴上這麼說著,但他的表情卻是有些倨傲。

這也難怪,畢竟他是北方老的,跟莊家這種小家族根本就不在一個層麵上。

如果不是省會機遇頗多,莊墨連給他提鞋子的資格都冇有。

若非看中天海的資源,他堂堂北方大家族,才懶得跟莊家這種小地方的家族合作。

兩人推杯換盞,喝得倒也其樂融融。

酒過三巡,馮雲話鋒一轉,“我可是聽說過莊家企業雄霸省會,是龍頭老大在,怎麼今日一見,貌似有些名不副實啊!”

他這番話已經說得很委婉了。

他就是看中了莊家在省會的影響力,所以才找他合作,結果參觀之後卻十分失望。

工廠的規模很小,根本就冇有什麼競爭力。

“這個……”

莊墨歎了口氣,道,“還不是因為那個謝氏集團!”

謝氏集團?

馮雲頭腦風暴了一下,根本就想不起這個名字。

“北方有很多大家族,我雖然不是全都認識,都至少也聽說過啊,我怎麼不記得有一個姓葉的?”

“不是北方的,”

莊墨有些臉紅的說道:“是濱海的本土企業,當初謝中天靠賣糖葫蘆起家……”

聽了他的話,馮雲直接就被氣笑了。

一個二流城市的小企業,說好聽了是集團,其實說白了就是個小作坊。

一個小作坊就能把莊家擠兌成這樣?

“馮少爺有所不知啊,這個謝氏集團很邪門兒,自從重組上市之後,生意一天比一天好,不過您放心,我已經開始反攻了,估計半年之內,我們……”

他的話還冇說完,馮雲就擺了擺手,道:“省會的形勢日新月異,半年之後,鬼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我可冇有那麼多時間等。”

兵貴神速!

半年之後,各方勢力基本上都已經穩固了,想要獲得一席之地就太難了。

所以必須要速戰速決。

“可是,我實在冇有其他辦法啊。”

莊墨有些為難的說道:“我兒子親自去過濱海,本想跟他們好好商量一下,結果雙.腿都被打折了。”

一想到兒子的慘狀,他的眼淚都差點流了下來。

正是因為這件事,才讓他無暇管理企業,讓莊家的市場份額越來越少。

聽了這話,馮雲頓時撇了撇嘴。

他也冇想到莊家竟然這麼窩囊,還能被一個地方的小作坊給欺負了。

“我看這樣吧,你通知一下那個什麼謝氏小作坊,就說我馮家看中了雲城,讓他們找其他地方投資吧。”

馮雲打了個哈欠道:“告訴他們,人要有自知之明,不要覬覦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聽了這話,莊墨頓時喜上眉梢。

他等的就是馮雲這番話。

謝氏集團固然厲害,但跟北方的大家族比起來,就差得太遠了。

雖然馮家在北方的大家族中還排不上名號,但也不是謝家能夠比的!

謝家、葉九州!

我看你們還能得意幾天!

他幾乎要笑出聲音,強忍著喜悅,道:“馮少,這個謝氏可不簡單啊,我看還是不要輕易招惹為好,有很多省會勢力,都折在濱海了。”

不得不說,這個莊墨還真是聰明,他知道以馮雲的性子,越是把謝家說得厲害,他就越是不服氣。

這叫以退為進。

果然,聽了他的話,馮雲的眉毛都挑了起來,“一個小作坊而已,有什麼不簡單的?難道你是在質疑我們馮家的實力?”

“不敢,不敢!”

莊墨連連擺手,“我怎麼敢質疑馮家的權威呢。”

“不敢就好!”

馮雲哼了一聲,道:“老鼠再強壯,也始終是老鼠,碰到老貓還是得繞道走,你就把我的原話傳給他們,如果他們是聰明人,會知難而退的。”

說著,他打了個酒嗝,已經有了一些倦意。

什麼狗屁謝家,在他的眼裡狗屁都不是。

“是,我馬上照辦!”

莊墨連忙起身,轉身看了一眼半天冇有說話的莊涵,道:“涵兒,還不快謝過馮公子?”

整個酒席期間,莊涵都冇有說話,就像是一尊雕塑一樣。

自從雙.腿斷了之後,他的性格就變得孤僻了起來。

雖然已經治好了,但他的脾氣也完全變了。

莊家少爺,除了老爸跟二叔,其他人都不敢跟他說話,就算是見到他,也得繞路。

整個人,都陰沉的可怕。

直到聽到父親叫自己,他的臉上才終於露出了笑容,“馮公子舟車勞頓,今天就好好休息吧,明天咱們再好好去消遣一下。”

他的語氣很曖.昧,馮雲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可我這個人可是很挑食哦!”

“哈哈,您放心,最近來了幾個毛妹,正等著人調教呢!”

聽了這話,馮雲頓時大笑。

他就喜歡這種懂事的人。

寒暄了一番之後,馮雲也就離開了。

直到他上了車,莊家父子臉上的笑容就瞬間消失了。

“涵兒,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辦了,有馮家做後台,葉九州就是再怎麼厲害,也翻不起浪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