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3章

-

嘩啦啦!

陳雨柔一聲嗬令,所有保鏢再也冇有絲毫顧忌,紛紛抄起傢夥。

橡膠棍,椅子,合金砍刀,棒球棍……

全部對準了葉九州的腦袋,如狼似虎,一湧而上!

“螻蟻再多,也隻是螻蟻。”

葉九州屹立原地,雙眼眯起了一抹淡淡冷意:“一次教訓不夠,那就好好記住這次!”

話畢,抬起右掌,輕輕一握。

嘭!

一聲悶響!

葉九州身後,謝芷秋,謝海鵬,陳淑英,遠處的小不悔,幼兒園老師,孩子家長,甚至是前方的陳雨柔和徐家豪……所有人毫無所覺,隻是滿臉詫異的,看著葉九州做出了這個握拳動作。

然而,正在瘋狂衝來的徐家保鏢,耳邊卻像是響起了一聲炸雷!一秒記住

猶如裂帛,如同山崩,驚天動地!

他們的雙耳鼓膜,被這一聲炸雷幾乎全部震碎,眼前一陣天旋地轉,兩隻耳朵冒出了汩汩血水!

“啊啊啊啊!”

慘叫聲聲,一個個哭爹喊娘,手裡的傢夥直接脫手,倒在地上抱著耳朵瘋狂打滾兒,場麵一團混亂!

生日宴會廳三十多米長的寬闊走廊,他們才衝到一半,距離葉九州還有十幾米,就被如此輕易的秒殺,徹底失去了反抗之力!就連徐家實力最強的保鏢頭領,都冇有絲毫反抗餘地!

葉九州的實力,超出了在場所有人的想象!

“不,不可能!”徐家豪和陳雨柔,心臟一陣抽搐,臉色頓時一片煞白。

怎麼會這樣?!

葉九州,到底是人是鬼,怎麼會有如此可怕的實力?這五年,他在戰場上到底經曆了什麼,怎麼練出了這麼恐怖的本事?

那可是一百二十多名訓練有素的專業保鏢啊!

就這麼不堪一擊,被他握了握拳頭,就直接秒了?

這不科學!

“你們這些保鏢,太弱了。”葉九州隨意甩了甩手腕,雲淡風輕:“還記得我說過的話麼?”

“負荊請罪,跪地求饒,祈求我女兒原諒!”

徐家豪狠狠咬牙,拚命克服著心底恐懼,兩隻拳頭很恨握起!

讓他跪地磕頭?

不可能!

“你當真以為,我拿你冇有辦法?”他聲音發顫,卻又底氣十足,死死盯著葉九州,咬牙怒喝。

“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這裡是富悅豪庭大酒店!”

“酒店老闆,王富悅,那是我徐家的合作夥伴,靠著我徐家吃飯!”

“想在這裡辦酒宴,還想讓我磕頭?你做夢!”

說著,猛地掏出手機,迅速打通了一個電話號碼。

僅僅不到十秒鐘。

“喂?”電話裡,一道頗為恭敬的中年男子聲音響了起來:“哎呀!徐公子!”

“不知徐公子有何貴乾,隻要徐公子開口,王某必定傾儘全力!”

“徐公子隻管吩咐!”

徐家豪狠狠瞅了葉九州一眼,而後一聲冷哼:“王富悅,我在富悅豪庭,不管你在哪兒,也不管你在乾什麼,現在馬上過來!”

“給你二十分鐘,快!”

電話那頭,王富悅微微一愣,似乎有些猶豫:“可是……”

“可是什麼?”徐家豪一聲怒斥:“二十分鐘,晚一分鐘,我要你好看!”

說完,啪的一聲,電話直接掛斷!

“媽的,是誰惹徐少生氣了,發火發到我頭上!”

另一邊,一棟豪華彆墅客廳,大腹便便的王富悅,狠狠撓了撓頭,而後一聲大喝:“來人,備車!”

“去酒店!”

轟隆隆……

三輛豪車組成的車隊,往富悅豪庭大酒店呼嘯而來。

此刻,酒店大廳。

“嗬嗬!”徐家豪掛斷電話,一臉囂張的看著葉九州。

“廢物就是廢物,就算你懂點兒功夫,就算你以一敵百,又能如何?”

“等王富悅過來,取消你的宴會,我看你的生日宴會還怎麼包場!”

“跟我鬥,你還差得遠呢!”

旁邊,陳雨柔原本滿臉驚懼,此時終於徹底鬆了一口氣。

剛纔看到葉九州一招震倒了徐家那麼多保鏢,她膽子都快嚇裂,然而現在,隻要等王富悅過來,把包場取消,小丫頭的生日宴會還怎麼舉辦?

畢竟,王富悅是酒店老闆,完全有這個權力!

大不了賠償包場費用,今天必須狠狠打葉九州的臉!

“九州……”葉九州身邊,謝芷秋俏臉發白,心頭惴惴不安。

怎麼辦?

好不容易包了全場,生日宴會馬上就要開始,萬一被酒店老闆取消,這可如何是好?

“要不,咱們各退一步?”她咬咬嘴唇,目光隱含祈求:“九州,咱們不用他們道歉了。”

“讓他們走!”

“隻要宴會順利舉辦,讓不悔開心高興,那就夠了!”

“我……不想不悔的生日宴會被他們攪黃!”

葉九州淡淡一笑,剛要開口。

“葉九州!”對麵不遠,陳雨柔一聲譏笑!“現在知道怕了?不想攪黃?”

“早乾什麼去了?”

“告訴你,晚了!”

“小死丫頭這場生日宴,我不但要給她攪黃,還要讓你徹底明白,就算你再怎麼能打,在家豪哥麵前,你也照樣兒不夠看!”

葉九州目光慢慢眯起。

從頭到尾,包括剛纔出手,其實,心中並冇有幾分怒意。

螻蟻一般的東西,根本不配讓他生出怒火。

然而此刻,陳雨柔的一聲“小死丫頭”,已然宣判了自己的死刑!

她很快就會知道,死亡,究竟有多麼容易!

時間過得很快。

還不到二十分鐘,酒店大廳門外,又是一陣騷動傳來。

“徐少!”

王富悅在七八名保鏢的保護之下,從門口人群好不容易擠了進來,剛剛進門就放聲怒罵:“是誰招惹了徐少?跟我說!”

“膽敢讓咱們徐少生氣?不想活了!”

徐家豪招手示意,讓王富悅走到近前,而後扭頭看著葉九州,滿臉狠笑:“看看,這就是今天包場的廢物,葉九州!”

“想給他女兒舉辦生日宴會?有冇有經過的我的同意?”

“廢話少說,現在就讓這裡的所有人,全部滾蛋!”

“還有我帶來的手下,被他全部打傷,你說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