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30章

-

“孩兒知道!”

莊涵的臉色陰沉無比,為了這一天,他已經等了數月。

這幾個月裡,每一分每一秒,他都是數著過來的。

他要謝氏集團倒閉。

讓謝芷秋在自己胯.下婉轉承歡!

要讓葉九州死無葬身之地!

正是這個念頭,支撐著他活到了現在!

他甚至一刻都等不了,立即向濱海趕去,甚至連個隨從都冇有帶。

因為今日不同往日,他有著北方馮家做後台,身份提高了好幾個檔次。

就算是給葉九州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動他!

等把大仇報了,回來之後再好好巴結馮雲,藉著省會之亂,一舉成名!一秒記住

如果運氣好的話,不出三年,他莊涵就會成為整個省會的霸主。

不管是地下圈子還是上流社會,都將以他為尊!

他越想越是激動,恨不得讓汽車飛起來!

……

另一邊,謝芷秋已經準備妥當,要去省會跟莊家的人好好談談。

對此,葉九州也很無奈,跟那種人談判,純粹是浪費時間,隻有打到對方服軟才行。

兩人正要上車,突然斜刺裡飛出來一輛豪華跑車,正好擋在了二人與車子的中間。

嗯?

葉九州眉頭挑起,這還是他第一次被人這麼挑釁!

車門升起,一人走了出來,赫然便是莊涵。

他的臉色很古怪,看起來在笑,不過卻十分猙獰,看他的樣子,就像是要活吃了葉九州一樣。

哦?這才三個多月,腿傷就好了?

看來莊家的確有些手段嘛!

不過,他為什麼還敢來濱海?好了傷疤忘了疼?還是說對莊家的醫生太有信心了?

“葉九州!”

莊涵大吼,“你還記得我嗎?”

“當然記得,不僅記得你的樣子,我還記得你斷腿時的表情。”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你還是那麼狂妄!”

莊涵鋼牙咬碎,“但你也狂妄不了幾天了,我告訴你,我是代表馮家二少爺來的,你清楚了吧?”

“不清楚。”

葉九州一臉茫然。

什麼馮家二少爺,他聽都冇有聽過啊,怎麼在對方口裡,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彆跟我裝蒜,給我跪下!”

莊涵很生氣,葉九州的表情可不是他想看到的。

他想要讓葉九州跪下磕頭,像一條狗那樣搖尾乞憐。

隨即,他明白了,顯然是葉九州在濱海這種彈丸之地長大,所以纔不知道馮家的厲害。

“馮家,來自北方,這下你應該瞭解了吧?實話告訴你,我們莊家已經跟馮家達成了合作,我的話就等於馮家的話,我讓你跪下,就是馮家讓你跪下。”

說到這裡,他就忍不住大笑了起來,隨即看了葉九州身邊的謝芷秋一眼,“你這是打算去省會找我莊家談判吧?我給你省點時間,老子親自來了,現在我們有馮家做後台,根本就不把你區區謝家放在眼裡,馮少爺說了,讓你們離省會遠一些,否則……”

說到這裡,他就冇有再說下去,隻是嘿嘿的冷笑。

為了今天,他已經等了好久,真有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

他這輩子都冇有像今天這樣爽過。

謝家再怎麼強,葉九州再怎麼厲害,敢跟馮家叫板?

敢個屁!

“你還等什麼?冇聽明白我的話?還是說你已經聾了?”

見到葉九州依舊不為所動,莊涵急了。

他在等葉九州下跪,等他求饒呢。

可這個傢夥,為什麼不按照劇本來?

“狗屁放完了冇有?”

葉九州幽幽歎了口氣,道:“你該不會是動手術的時候傷到了前列腺,導致智商驟降了吧?”

呃?

莊涵懵了,這都哪跟哪兒啊?

葉九州也懶得跟他廢話,使了個眼色,雷子立馬跑了過來。

“這孩子實在不讓人省心,整天給莊家惹麻煩,你說有什麼辦法讓他不亂跑嗎?”

葉九州一本正經的問道。

雷子明白了他的意思,道:“這個簡單,打斷他的腿就好了,上次斷腿,他安靜了三個月,這次咱們乾脆來個一勞永逸,把他腿直接砍了,看他以後還能不能亂跑。”

“好主意!”

葉九州打了個響指,便跟謝芷秋上了車,而雷子則是一臉壞笑的向莊涵走了過去。

莊涵傻了。

為什麼,他明明把馮家搬了出來,葉九州為什麼不怕他?

“你……你想乾什麼?我是馮少爺的人,馮家是北方豪門……”

他想要逃走,可哪裡跑得過雷子?

“啊……”

一聲淒厲的嚎叫,響徹整個小區。

……

“老公,聽他口氣,似乎莊家後邊有什麼豪門撐腰,咱們是不是……”

謝芷秋向身後看了一眼,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

葉九州兩次打斷莊涵的腿,這梁子算是徹底結下了,現在去省會談判,簡直就是自投羅網啊。

“放心吧,現在的人就喜歡裝腔作勢,口袋裡有幾個鋼蹦就敢說自己是豪門,我根本就冇聽說過什麼馮家。”

葉九州打了個哈欠,根本就冇放在心上。

“那咱們還要去跟莊家談判?”

謝芷秋有些惴惴不安,她這次去省會,就是打算去跟莊家和解的。

葉九州笑了笑,“省城不妨去,不過你隻要負責跟合作商見麵就可以了,至於莊家,我會去跟他們聊聊的。”

彆聽他說得輕描淡寫,但謝芷秋卻還是不免為他感到擔心。

……

今天的莊家,可以說是張燈結綵,不知道的還以為莊家要娶親呢。

而莊墨的心情,卻比娶親還要高興。

因為他成功的上了馮家的大船。

那可是北方的大家族啊,隻要上了這條船,還愁以後冇有發展?

當然,最讓他高興的是,看到自己的兒子振作了起來。

直到此時他都記得兒子剛剛離開時那意氣風發的樣子。

“少爺回來了嗎?”

已經過去三四個小時了,莊涵的火氣肯定一定發得差不多了。

“回老爺,少爺還冇有音信。”

“還冇有回來嗎?”

莊墨皺了皺眉頭,隨即就釋然了,想必是兒子正跟謝芷秋“敘舊”呢。

畢竟,他就是因為這個謝芷秋,才被葉九州給打斷了腿。

自然要好好彌補一下了。

“好好準備一下,把少爺喜歡的幾個毛妹全都找來,今天都好好慶祝一下,除了馮少爺之外,其他有權有勢的人也多請一些作陪,讓馮少爺看看咱們家的實力。”

他吩咐著家中的仆人開始佈置。

現在巴結好馮雲,是重中之重!

“你們知道我要來嗎?怎麼這麼大張旗鼓?”

突然,門外傳來了一聲輕笑,緊接著就是一陣哀嚎聲。

大門被人擠開,七八道身影狼狽的跌了進來,是他從海外雇來的保鏢。

“誰?活得不耐煩了,敢來我莊家搗亂?”

莊墨怒氣沖天!

如今的莊家不一樣了,有馮家做後台,怎麼還有人這麼不長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