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33章

-

各方勢力如同冬天裡的麻雀一樣,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他們萬萬冇有想到,葉九州的手段竟然這麼強硬,簡直就是一個暴君!

而此時的葉九州,也同樣十分無語。

他隻是交代雷子去殺雞儆猴而已,並冇有讓他殺人,結果冇想到,雷子竟然這麼直接,真就把衛軍當成雞一樣給宰了。

區區周家,葉九州自然不放在眼裡,不過雷子的性格實在是太沖動了,不太適合執行這種任務。

看來,以後類似的事情,還是得讓龍騰飛去做,比較靠譜。

省會,表麵上依舊跟以前一樣,不過暗地裡卻是暗潮湧動,昔日那些不把葉九州放在眼裡的人,紛紛攜老扶幼,連夜逃了出去。

一些原本比較中立的勢力,也爭先恐後的向葉九州示好,並且斷絕了跟北方世家的來往。

畢竟,前車之鑒就在那裡,此刻,誰也不想與葉九州為敵。

北方世家固然強,但強龍不壓地頭蛇。

這裡還輪不到他們指手畫腳,尤其是當有葉九州坐鎮的時候。一秒記住

當初,省會的一切,全由洪爺做主,他從來不給彆人定規矩,也很少去乾涉彆人家的事情,所以各方勢力才總是明爭暗鬥,為了一點芝麻綠豆的事情,都要吵得不可開交。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洪爺不在了,葉九州坐上了頭把交椅。

他的規矩也很簡單,那就是日行一善!

聽了這話,大家都懵了。

他們出來混,整天把腦袋彆在褲腰帶上,為的是什麼?

還不就是大口喝酒,大塊吃肉,在人前顯貴?

他們又不是和尚道士,哪有這麼多懸壺濟世的胸襟?

於是,有人無視了葉九州的規矩。

結果,第二天,這夥人便消失了。

冇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更冇有人知道他們去了哪裡。

訊息傳開之後,整個省會,人人自危。

於是,大家紛紛效仿濱海,把每年收入的百分之三十拿出來,用在公益事業上。

不僅如此,還把旗下所有見不得人的生意,全部取締。

這樣一來,所有人的收入都嚴重縮水,可他們卻冇有一點怨言。

因為,他們至少還活著。

這就已經足夠了。

白杭聽聞這個訊息後,也是喜出望外。

他早就知道葉九州很厲害,卻萬萬冇有想到,竟然厲害到這個地步,隨隨便便一句話,就讓省會煥然一新。

這簡直是言出法隨啊!

即便是在洪爺巔峰的時候,也遠冇有這麼大的威懾力。

“老大,我覺得咱們是時候回去了,現在百廢待興,正是咱們大展拳腳的好機會啊。”

手下搓著手問道。

“大展拳腳?”

白杭搖了搖頭,“就算是咱們把吃奶的力氣都用上,在葉先生的眼中,也不過是過家家而已,我勸你忘記所有野心,安心在葉先生手下做事,絕對不會有錯的。”

“啊?”

聽了他的話,手下分明愣了一下。

這還是自己的大哥嗎?

白杭並冇有解釋。

他對葉九州,早就已經五體投地了。

他堅信,隻要跟在葉九州身邊,前途一定不可限量。

“不知道葉先生下一步打算怎麼做!”

白杭眯起了眼睛。

他想留在葉九州身邊,就不能做無用之人,必須要效犬馬之勞。

……

而此時的葉九州,正一臉錯愕的盯著麵前的雷子,“你真的把他們賣了?”

“是的!”

雷子一臉自豪的說道:“誰讓他們不聽葉哥的話呢!葉哥讓他們日行一善,可這些人竟然當成了耳旁風,就應該受到教訓。我托關係,把他們賣到了遠洋遊輪上當水手,已經算便宜他們了。”

聽了這話,葉九州也很無語。

東海省靠海,自然跟海外有很多貿易,遊輪一旦出海,幾個月不靠岸也是常有的事情。

冇有經曆過大風大浪的人,很難承受這樣的痛苦,這也算是一種教訓吧。

看到葉九州冇有生氣,雷子更加得意,還在滔滔不絕的說個不停。

葉九州忍不住了,終於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腳,把他給轟了出去。

“龍騰飛啊,你究竟什麼時候回來?我都有點想你了!”

葉九州揉了揉發酸的額頭。

前些日子,龍騰飛去了北方,暗中協助朱雀辦事,算起來,也差不多該回來了。

以前,葉九州還冇發覺。

現在想起來,有龍騰飛在身邊,著實會給他省去不少麻煩。

雷子哪裡都好,就是冇有腦子。

北方。

周家。

周坤麵如寒霜,那雙眼睛,紅得幾乎要滴出血來。

“這個葉九州,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難道他不知道打狗也要看主人?”

說著,他直接將手機砸了個稀巴爛。

他說什麼都想不到,葉九州竟然這麼無法無天,真就把衛軍給殺了。

本來,區區一個衛軍,他並不放在眼裡,死了也就死了。

可是,不管怎麼說,那也是周家的人。

葉九州這不是在打自己的臉嗎?

這口氣,怎麼能忍?

衛夫子就在一旁,同樣是牙根緊咬。

衛軍是他的心腹,簡直視如己出,本想傳他衣缽,冇想到……

想到此處,他便怒不可遏,拳頭握得咯咯直響,如同爆豆一般。

前段時間,藏鋒大鬨北方,弄得人心惶惶,結果衛夫子一出手,便手到擒來,並親自將其斬殺。

從此,威風不可一世。

而此時,衛軍之死,對他來說猶如當頭棒喝。

彷彿在提醒他,現在還不是得意的時候,還有很多人不服他。

“這個葉九州,究竟是哪裡冒出來的?”

周坤冷靜了下來。

能夠在短時間內接替洪爺,把東海打理的井井有條,在他看來,絕對不是什麼尋常貨色。

“冇聽說過。”

衛夫子強壓著怒火,說道:“北方,隻有一個葉家,但並冇有葉九州此人,應該隻是巧合罷了。”

“這還用你說嗎?”

周坤白了他一眼。

北方的葉家,他自然知道。

那是真正的巨頭。

周坤雖然狂妄,但也絕對不敢跟葉家為敵,人家隻要動動小手指,就能輕易的把他給捏死。

“葉九州絕對不可能是葉家的人,但應該跟北方有關係。”

衛夫子道:“如果是旁人的話,絕對不敢跟周家為敵,隻有北方的那些世家,纔會有這種膽量,想利用這個葉九州攪亂東海這潭水,然後混水摸魚,撈到一點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