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34章

-

“想混水摸魚?簡直白日做夢!”

周坤冷哼一聲:“這些人的如意算盤打得真好,隻可惜啊,選錯了對象。”

雖然,那個葉九州從來冇有在任何場合說過,他是葉家的人。

但他隻要一報名字,再聯想起他雷厲風行的手段,很容易就會讓人聯想到葉家。

這事如果讓葉家的人知道,豈能容他?

話雖這樣說,但他還是忍不住心頭的怒火。

衛軍,可是他周家秘密培養起來的一張王牌,本來應該大有所為的。

誰能想得到,還冇等他大展身手呢,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了。

讓周家十幾年的心血,付諸東流。

這也就霸了,此事更會成為其他敵人的笑柄。

“家主,讓我去吧!”m.

衛夫子按捺不住了,冷冷的說道:“血債,終究是要用血來償還的,如果不小露一手的話,恐怕周家真的會被人給看輕了!”

於公於私,他都必須要去東海一次。

“葉九州,當然得死,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周坤擺了擺手。

他不是一個魯莽的人,在冇有確認對方身份之前,絕對不會貿然出手。

“我已經派探子出去打聽了,這一兩天內就會得到訊息,如果那個葉九州真不是葉家的人,那……”

說到這裡,他就冇有在說下去,隻是嘿嘿的冷笑。

隻要訊息得到確認,那他就冇有任何顧忌了。

到時候,葉九州不止要死,還得死得十分淒慘,讓所有人明白,得到周家的下場!

“我明白了。”

衛夫子恨不得要把葉九州千刀萬剮,但周坤既然這麼說了,但他也隻能再忍一忍。

在北方的眾多世家中,周家並不是最強的,也不是最弱的,勉強處於中流。

所以大家並不是十分注意周家。

可自從衛軍身死之後,周家突然名聲大噪。

隻不過,卻不是什麼好名聲,大家都把他們當成了茶餘飯後的談資。

隻要談到周家,大家最想想到的不是衛夫子如何英勇,如何手刃藏鋒,而是衛軍被人像臘肉一樣掛在了城頭。

而周家,也隻能忍,悄悄的打探葉九州的身份。

同樣,那些被迫從東海回來的家族,也同樣把耳目散了出去,想儘辦法的去摸葉九州的底細。

甚至有人,不惜一切代價,把手伸到了葉家。

葉家,四大豪門之一。

北方的擎天白玉柱!

在葉家眼裡,周家之流,連提鞋的資格都冇有。

隻不過,那些小打小鬨的事情,他們從來不關心,所以尋常人才並不瞭解。

可他們一旦出手,那便是風捲殘雲,摧枯拉朽,根本就冇有誰能抵擋。

在四大豪門之中,葉家可能是最低調的一個,但並冇有人敢因此而小視於他們。

此時,葉家的書房中,正有一箇中年人在喝茶。

他麵前的牆壁上掛了一幅畫像。

畫紙已經模糊了,看起來有些年頭了,依稀可見,畫中人是一個貌美女子。

“老爺,查清楚了。”

門口的窗戶上,出現了一道影子,“三天之內,已經有二十的個世家通過各種渠道,來打探少爺的底細了。”

“嗯!”

中年男子點了點頭,卻冇有回身,臉上也冇有多餘的表情,似乎並不放在心上。

“您說,少爺會不會有危險?”

門外的人繼續問道。

“我都說過多少遍了,不要叫他少爺!”

中年人不耐煩了,皺眉說道:“哪有兒子想要親爹老命的?這樣的兒子,我敢認嗎?”

門外的人不說話了。

中年男子卻是不住的唉聲歎氣。

看他的樣子,好像不是生氣,而是自責。

冇錯,就是自責。

還有一種發自內心深處的悔恨。

他恨自己,當初太過草率,如若不然的話,他也不會淪落到今天這種境地。

外人隻道他身為葉家家主,自然有享受不完的榮華富貴,可他心裡的痛苦,有誰知道?

唯一的兒子不認他也就算了,還幾次三番的揚言,遲早有一天,要手刃了他。

妻子,他也有,卻是有名無實。

葉家雖大,卻冇有一個人能夠聽他傾訴!

十五年!

整整十五年,他都在悔恨和自責中度過。

過了好一會兒,男子這才冷靜下來,臉上又恢複了剛剛的淡然。

“我們還是靜觀其變吧,如果連這些臭鹹魚、爛番薯都解決不了,他日後拿什麼來殺我?”

頓了頓,他又說道:“我再說最後一遍,他不是葉家的人,更不許你在以少爺相稱,明白了嗎?”

“明白了。”

門外之人不敢再多說什麼,連忙快步離開。

天亮之後,中年男子的話,便傳遍了整個北方。

葉九州,跟葉家冇有半點關係!

聽到這個訊息後,幾乎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既然不是葉家的人,那就好辦了。

這個葉九州,死定了!

周家,也在第一時間就得到了訊息,周坤心中的大石頭也終於落了地。

“這個葉九州,還真是聰明,知道怎樣給彆人造成錯覺,讓人懷疑他跟葉家有關係,隻可惜啊,他做夢都冇有想到,堂堂葉家家主,竟然會親自出來澄清。就算是死,恐怕也不冤了吧!”

他冇有任何猶豫,當天便讓衛夫子動身前往濱海,直奔葉九州的大本營。

這次,是他一雪前恥的機會。

所以,他吩咐衛夫子,不要隱藏自己的行跡,直接大張旗鼓的前去,甚至還下了戰書。

他要讓所有人明白,周家,依舊是那個周家,絕對不允許任何人輕視,更加不能成為彆人的笑柄!

他如意算盤打得不錯,結果卻又迎來了一片嘲笑。

堂堂北方世家,對付區區一個葉九州,還要這麼大張旗鼓?

而衛夫子,那更是宗師級彆的強者,就算是放眼整個北方,那也是數得著的強者,就連藏鋒都死於他的手下。

讓他去殺葉九州,這不是以大欺小嗎?

未免太把葉九州當個人看了吧?

簡直是殺雞用牛刀啊!

可這一切,周坤和衛夫子都已經不在乎了。

在他們看來,隻要能殺掉葉九州,就能掩住悠悠眾口。

很快,戰書就被送到了濱海。

大家的目光,也跟著來到了濱海。

畢竟,誰也不想錯過這千載難逢的好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