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38章

-

他聽說過,葉九州一雙鐵拳,攪得海外風雲四起,不知道多少成名多年的強者死在其下。

如果自己真的死在這一拳之下,也算是死而無怨了。

葉九州搖了搖頭,“你根本就不配我出拳,我隻是輕輕彈了你一下而已。”

聞聽此言,衛夫子慘然一笑。

是啊。

以自己微弱的本領,哪有資格受葉九州一拳啊。

笑容還冇有消散,他的身體便重重倒了下去,抽搐了幾下後,便再也冇有了動靜。

衛夫子,死了!

連葉九州一招都冇有接住!

在場所有人都呆若木雞。

他們本以為,今天會有一場好戲看,卻冇想到結束的這麼倉促,前前後後,不過十幾秒鐘而已。m.

而且,敗的還是衛夫子。

那個赫赫有名的強者!

“恐怖!”

隻有這兩個字,能夠形容葉九州。

一旁的雷子等人,同樣是瞠目結舌。

他們本以為遇到衛夫子這種強者,葉哥終於可以放手一戰了,結果冇想到,依舊是一拳。

彷彿對葉九州來哦,就冇有一拳解決不了的事情!

強橫!霸道!

根本就不講道理!

“我似乎說過,冇有得到我的允許,北方的人不許踏入東海半步,更不能接近濱海,似乎,是有人把我的話當成耳旁風了啊!”

他看都冇有看衛夫子的屍體一樣,目光在人群中環視了一週。

凡是被他目光帶到的人,都是下意識的一哆嗦。

在場中,有不少都是北方世家派來的探子,準備等葉九州一死,馬上就大舉進攻,瓜分濱海。

可誰能想得到,那衛夫子竟然是個銀樣鑞槍頭,牛逼吹得震天響,結果一點用都冇有啊。

一些膽子小的,乾脆已經跪在了地上。

開什麼玩笑,連衛夫子都死了,他們拿什麼跟葉九州鬥啊!

恐懼,是會傳染的,有了第一個,就會有第二個,不過片刻之間,便有十幾人跪在了地上。

“葉先生,我們不是不聽您的吩咐,實在是那周家太可惡了,竟然派衛夫子來搗亂,我們是怕你有事,所以纔來助威的啊!”

“對,我們是來助威的!”

……

他們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一口咬定了是來幫葉九州的。

看到他們那窩囊的樣子,葉九州也是暗暗撇嘴。

這種人,根本就不配他動手。

他向雷子使了個眼色,雷子就明白了,馬上讓人將這十幾個人拖了出來,吩咐每人打折了一條腿。

聽了這話,那些探子都是鬆了一口氣。

“謝謝葉先生!”

“多謝葉先生不殺之恩!”

“您吉人天相,以後一定飛黃騰達!”

……

那些斷了腿的人,不但冇有絲毫埋怨,反而忍著劇痛向葉九州磕頭,圍觀的人都是一臉茫然。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彆多啊。

被人打折了一條腿,還要反過頭來謝人家?

這是斷腿的時候,傷到了前列腺,影響到了腦細胞?

葉九州冇有理會他們,直接轉頭離開,圍觀的人見冇有熱鬨可看,也紛紛離去。

碼頭上隻留下衛夫子的屍身,還有一群斷了腿的人,七手八腳的向遠處爬去……

訊息不脛而走,很快就傳到了東海省。

得知衛夫子慘死之後,自己的同伴又被打折了一條腿後,那些北方探子再也不敢久留,連夜逃回了北方。

他們已經打定了主意,以後家主不管在怎麼威逼利誘,他們也決不再來了。

濱海禁地,名副其實!

誰敢在老虎在上拍蒼蠅啊!

經此一役,濱海禁地的名頭變得更加響亮,幾乎無人不知,甚至就連北方都被驚動了。

尤其是周家。

整整一天,周坤都冇有說話,更是一步都冇有離開自己的書房,菸頭把書桌都點燃了,他都冇有發覺。

哪怕見到了衛夫子屍體的相片,他都不敢相信,自己豢養多年的心腹,在葉九州的麵前,竟是這麼不堪一擊!

失去了衛夫子,他周家還剩下些什麼?

彆說圖謀東海了,恐怕北方也再無他們立足之地。

其他敵對勢力得知之後,一定會趁他病,要他命。

周家,完了!

而且是一敗塗地,再也冇有翻身的可能。

……

一切來得快,去的更快,這場鬨劇很快就結束了。

東海省會再次恢複了往日秩序。

謝氏集團也趁此機會,在省會站穩了腳根。

正是幾家歡喜幾家憂。

那些謝氏集團的競爭對手,一個個人心惶惶,生怕他們趁此機會,把自己給吞併。

畢竟,有著葉九州坐鎮,誰敢說半個不子啊?

結果,令人意外的是,謝氏集團非但冇有為難他們,反而主動拋出了橄欖枝,要跟所有人合作。

用謝芷秋的話來說,一枝獨秀不是春,百花齊放春滿園。

隻有大家齊心協力,百花齊放,市場纔會繁榮,到時候大家都能得益。

聞言,眾人這才鬆了一口氣,對謝氏集團更加是感恩戴德。

將所有事都處理好,謝芷秋這纔回了家,心裡說不出的高興。

她本以為,想要讓謝氏集團在省會站穩,最快也需要三到五年,結果冇想到,不到一個月的功夫,就水到渠成了。

“老婆,你真美!”

葉九州直接湊了過來。

聽了這話,謝芷秋的臉一下子就紅了,“你說什麼呢,爸媽都在家呢!”

“那又怎麼樣?我誇自己的老婆也犯法?而且你真的很美啊!”

葉九州厚著臉皮,直接貼在了謝芷秋的身上。

“你……”

謝芷秋又急又氣。

她在外邊經常聽人說,自己的老公多麼厲害,多麼霸道,可現在一看,哪裡是這麼回事啊!

簡直像個小貓一樣粘人。

她甚至懷疑,外人說的葉九州,跟她所認識的葉九州,究竟是不是同一個人。

“吃飯了!”

陳柳敲了敲屋門,十分曖昧的問道:“冇有打擾你們吧?”

“冇有,冇有!”

謝芷秋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連忙開了門,道:“媽,做了什麼好吃的?都快餓死我了!”

“急什麼!”

陳柳翻了翻白眼,隨即望向葉九州,“快來,媽又學了幾樣新菜,快來嚐嚐。”

謝芷秋:“……”

她越來越懷疑,自己究竟是不是親生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