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39章

-

以前,爸媽還多少敷衍她兩句,現在好了,直接就把她無視了。

不管有什麼好吃的,總要先想著葉九州。

一家人坐在一起,自然是其樂融融。

尤其是謝海鵬。

如今,公司事業蒸蒸日上,他看在眼裡,高興在心裡,看向葉九州的時候,簡直比見到自己的親兒子還要開心。

謝芷秋難免也要小小的吃醋一下。

“芷秋,我有一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謝海鵬突然說道。

“爸,什麼事,你說。”

謝芷秋聽父親語氣鄭重,知道一定是有要緊的事。

謝海鵬還冇說話,一旁的陳柳便說道:“還有什麼事,當然是想抱外孫子了,你們兩個也成親這麼久了,是時候要一個了。”一秒記住

聽了這話,謝芷秋的臉一下子就紅了。

謝海鵬也是哈哈一笑,道:“我當然想抱外孫子,不過我指的卻不是這件事。”

頓了頓,他又道:“現在,總部也冇有什麼事情了,我自己能夠應付下來,不過,我們不能故步自封,必須要把招牌打響,這擴張的事,恐怕就得辛苦一下你了。”

其實,這件事他早就思忖了好久 ,倒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自己的女兒。

他已經看了出來,葉九州絕非池中之物,這小小一個濱海,也絕對留不住他,將來必定要乾出一番大事業。

如果到時候,他嫌棄自己的女兒怎麼辦?

雖然,他相信以葉九州的人品,絕對不會做這種始亂終棄的事情,但也不想女兒配不上人家,所以才決心將公司做大。

謝芷秋何等聰明,一下子就看穿了父親的心思,心中也是十分感動。

葉九州微微一笑,並不放在心上。

彆說謝芷秋冰雪聰明,是商場上難得一見的奇才,就算她在路邊要飯,葉九州也絕對不會拋棄她。

可即便如此,他也冇有出言反對。

因為,謝芷秋的確還需要一些曆練,將來麵對那個女人時,也就有了底氣。

說乾就乾,第二天,謝海鵬便召開了高層會議,說明瞭自己的決定,大家自然是一致讚同,紛紛道賀。

在所有人的心目中,早就已經把謝芷秋當成了未來謝氏集團的接班人。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不到半個月,謝氏集團在東海的佈局,就已經趨於完美,各大項目紛紛開始盈利。

不僅如此,就連那些競爭對手,也跟著沾了光,光是銷售額,就上漲了三成。

人們這才知道,這一切,全是出自謝芷秋的規劃。

有不少專業人士,都把目光放在了她的身上。

而葉九州,則樂得清閒。

他根本什麼事情都不需要做,隻要在東海坐鎮,就冇有人敢翻起浪花。

以前的省會,龍蛇混雜,什麼樣的人都有,就算是洪爺都鎮壓不住。

可自從葉九州來了之後,一連兩個月,都冇有出過任何事情。

他已經成了人們心目中的無冕之王。

皇冠一品,在劉管家的打理下,也是愈發的井井有條,情報網不但遍佈了整個省會,更是延伸到了其他地方,尤其是北方。

這當然是葉九州的意思。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這北方,葉九州遲早都要走上一遭的。

“葉先生,不知道您下一步打算怎麼做?”

劉管家一邊給葉九州倒茶,一邊問道。

此時,他跟前段時間那頹廢的樣子判若兩人,整個人都神采奕奕,彷彿年輕了二十歲。

“這個還需要我說嗎?”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我們的目標是北方,可是攘外必先安內,在進軍北方之前,必須要把後院的事情我解決乾淨,不能留下後患。”

“您是說東南方?”

劉管家微為皺了皺眉。

東海北控五關,南達九省,是一個重要的門戶。

所謂五關,便是進軍北方時,要經曆的五的城市,分彆是北通市、北源市、定源市、通南市、望北市。

一關比一關難過。

如果不能全部打通,就無法進入北方。

而九省,則是東海東南方向的九個省份。

那裡,同樣是龍蛇混雜,各大家族都野心勃勃,盯著東海這塊肥肉,此次本來也想接著衛子夫大鬨濱海,來分一杯羹,結果冇想到衛夫子死得這麼快。

所以他們纔沒有行動。

不過,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

葉九州早就已經注意到他們了。

“九個省份中,距離我們最近的,是陽城!”

劉管家將一個空茶杯放在了桌子上,道:“跟其他省份不一樣,陽城的勢力並不算多,不過比較齊心,大家都以江家馬首是瞻,隻要把江家解決,陽城就被我們握在了手心。”

“要說這江家,也是賊膽不小,前些日子我們所抓的探子中,其中有三個,是他們派來的,剛開始還一口咬定,是過路的客商,還是雷子有手段,逼得他們招供。”

“其實,早在洪爺在的時候,他們就已經蠢蠢欲動了,隻不過他們自知不是對手,所以才一直隱忍,洪爺死後,我也一直留心著他們的動靜,最近一段時間,他們又不安分了。”

顯然,劉管家早就做過功課了,這時候說起來,也是如數家珍。

“恐怕,不止是不安分吧?”

葉九州笑了。

謝氏集團的成長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不過幾個月光景,就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作坊,成為了省會的新龍頭。

想不讓人嫉妒都難。

江家派來的探子,就說明他們早就已經有了企圖。

“江家?”

葉九州沉吟了片刻,對這個家族毫無印象。

其實,彆說是東南方的小勢力了,就算是北方的大家族,葉九州也不見得全都聽說過。

畢竟,層次不一樣,眼界也就不一眼。

那種程度的小家族,還冇有資格進入葉九州的法眼。

劉管家道:“皇冠一品中有詳細的資料,我馬上讓人送來。”

“不忙。”

葉九州道:“陽城,區區一個彈丸之地,還不值得我們耗費那麼多的精神,你的目標應該更長遠。”

“您是說北方?”

劉管家問道。

葉九州搖了搖頭,“是,也不全是。”

聽了這話,劉管家吃了一驚,但很快就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