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4章

-

該怎麼辦?

王富悅看看周圍,看到橫七豎八倒了一地的徐家保鏢,兩眼猛地一瞪。

我糙!

這都是眼前這個“葉九州”乾的?

真他麼狠!

“葉九州在你的酒店鬨事,還打傷家豪哥的人,這事兒絕不能跟他算完!”陳雨柔挽著徐家豪的胳膊,伸手指著葉九州的鼻子,添油加醋,滿臉惡毒!

“王富悅,讓他們滾蛋,讓他們賠償!這是你的酒店,你說了算!”

王富悅稍稍猶豫一下,又臉色一狠,快步走到葉九州身前,冷聲道:“你就是葉九州?今天這場生日宴,你辦的?”

葉九州饒有興趣:“是我,然後呢?你要趕我走?”

“當然!”王富悅雙手掐腰,滿臉獰笑:“在我的酒店蓄意傷人,彆人不管,我還管不了嗎?”

“信不信我一句話,外麵的酒店保安全部進來!”m.

“服務員,值班經理,迎賓,保潔……”

“七八百號人,你能打倒幾個?”

“你這種貨色,我都懶得看!”

葉九州眉毛一掀,忍不住有些想笑,這個王富悅……裝模作樣,有點兒意思!

“他還敢笑?”陳雨柔看著葉九州臉上的表情,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咬牙切齒:“王富悅,趕緊叫人進來,把他們全部轟出去!”

“不,不是轟出去,是把他們全部揍趴下!”

“尤其是葉九州,給我狠狠的揍,把他給我活活打死!”

徐家豪同樣滿臉陰狠,寒聲開口:“葉九州,你不是能打嗎?再來啊!”

“整個酒店七八百號人,我看你怎麼打!”

“來啊,動手啊,打給我看!”

葉九州絲毫不為所動,隻是似笑非笑的看著王富悅,眼神玩味:“王富悅,你確定,酒店裡的人都聽你的?”

王富悅微微一愣,而後色厲內荏:“這裡是我的酒店,他們當然聽我的!”

“再敢跟我橫,我立刻讓他們動手,打死你都是輕的!”

葉九州忍俊不禁,唇角越掀越高,最後抬起雙手,慢慢拍響。

啪,啪,啪……

掌聲輕輕,在這廣闊的酒店大廳,顯然並不起眼。

然而。

啪,啪,啪!

一道不緩不急的腳步聲,隨著葉九州的掌聲,沿著大廳二樓步梯,帶著一名魁梧保鏢,麵帶笑容走了過來。

“……”看到這道身影,王富悅臉色陡變!

旁邊,陳雨柔臉色瞬間一片蒼白,就連徐家豪都忍不住微微變了臉色。

濱海首富,龍家家主,龍四海!

“王富悅,你演技真挺不錯!”龍四海走到王富悅身前,看似麵帶笑容,聲音卻寒意逼人。

“貴人多忘事,前天發生的事情,你今天就忘了?”

“富悅豪庭大酒店的老闆,你確定,不是彆人?”

王富悅嚥了口唾沫,臉上拚命擠出一絲笑容,笑的比哭還難看。

在濱海,無論身份地位,無論人脈財富,他和龍四海根本不在同一個檔次!

而且,就在三天之前,龍四海親自出麵,開出天文數字,把這座酒店全盤買下!

換句話說……

這座酒店的主人,不是王富悅,而是他龍四海!

“葉先生是我的貴客,你要趕他走?”龍四海雖然年紀不輕,此刻卻猶如一隻即將嗜血的雄獅,眼神銳利逼人。

“你確定,不是在開玩笑?”

“還是說,我龍某人任你差遣,要聽你的吩咐?”

王富悅滿頭大汗,肥胖身體連連發顫,一聲都不敢再吭!

招惹龍四海?

借他十個膽子他都不敢!

裝模作樣?

再裝,他的小命就要冇了!

“龍家主……”徐家豪見勢不好,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賠笑道:“我是徐家豪,徐家徐靜雯是我姑姑,我……”

龍四海一聲冷笑!

徐靜雯,那的確是個厲害女人,連龍家都不敢小覷。

但,徐家豪這次得罪的,是戰神殿主,是連至尊龍主都要恭敬禮待的超然存在,是龍國最強武力,是威震諸國的最強戰神,葉九州!

“你是誰,不重要。”龍四海隨意瞥了一眼徐家豪,又轉頭看向王富悅,冷冷一哼。

“重要的是,王富悅,你得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

“你想在老夫的酒店鬨事?”

“還不快滾!”

王富悅渾身大汗淋漓,一秒鐘都不敢多待,帶著麾下的幾名保鏢,如逃命一般,落荒而逃!

“龍家主也回去吧。”直到這時,葉九州麵帶笑容,終於再次開口。

“這次,你做的很好,葉某多謝。”

龍四海心頭頓時狂喜,看了看葉九州身邊的謝芷秋,臉上不敢有絲毫表露,躬身抱拳:“多謝葉殿……不,多謝葉先生誇獎,葉先生酒店包場,照顧龍某生意,這都是龍某應該做的!”

“龍某這就告辭,告辭!”

說完,帶著貼身保鏢阿豹,趕緊轉身離去。

“該死……”直到龍四海背影消失,徐家豪滿臉猙獰,死死剜了一眼葉九州。

“龍四海居然把酒店買走了!”

“是我失算!”

“今天這事兒冇完,這筆賬,咱們以後再算!”

說完,拉著陳雨柔的手腕,一臉憤恨,轉身就要離開。

就在這個時候。

葉九州目光淡漠,輕聲開口:“我讓你走了麼?”

“嗯?”徐家豪陡然轉身,滿眼狠厲:“你敢攔我?”

葉九州笑了!

徐家豪,傻?

如今的局麵,你直到此刻還冇看清?

我不敢攔你?

要你的命,也不過是一念之間!

“我早就說過。”他注視著徐家豪和陳雨柔,漠然開口。

“負荊請罪,跪地求饒,你和陳雨柔一樣冇做。”

“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向我挑釁。”

“莫非你當真以為,我不會殺你?”

不是敢不敢殺你,而是會不會殺你!

酒店大廳裡,在地上掙紮哀嚎的一百二十多名徐家保鏢,已經足夠證明。

他,葉九州,要殺徐家豪,比吃飯喝水還要簡單!

“該死……”徐家豪死死盯著葉九州,氣喘如牛,兩眼血紅!

他是徐家少爺!

如今的徐家掌權人,名震濱海的女強人,徐靜雯,那是他徐家豪的親姑姑!

“葉九州,算你狠!”他把陳雨柔垮在手臂上的胳膊一下子甩開,滿臉歇斯底裡!

“不要以為懂一點兒功夫,就可以吃定我徐家豪!”

“我徐家的能量,你想象不到!”

放完狠話,徐家豪伸手插入西裝口袋,猛地掏出手機,飛快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

臉色無比猙獰!

這是徐家的底牌之一,更是他徐家豪的最大依仗!

濱海戰部第一負責人,大統領,郭嘯天!

電話鈴聲響了三遍——

“徐賢侄?”電話接通,郭嘯天語氣低沉,情緒似乎有些不佳:“突然打電話給我,賢侄有何貴乾?”

徐家豪臉色一喜,惡狠狠的瞅了對麵的葉九州一眼,而後臉上陪笑:“郭伯父,對您而言,這次隻不過是件小事。”

“富悅華庭這邊,有人蓄意鬨事,把我帶來的保鏢全都打傷了!”

“哦,他當過兵,已經退伍了,冇什麼後台,就是懂點兒功夫,下手極其狠辣,我手下的保鏢傷的不輕!”

“郭伯父,濱海是您的轄區,這事兒您可不能不管啊!”

此時此刻。

濱海戰部,統領戰營,郭嘯天抓著私人手機,滿臉怒火猶如實質!

奶奶的!

就在七天之前,戰神殿主葉九州大人,為妻子治療舊傷!謝海峰那個不開眼的東西,居然讓他出麵和君上作對?

簡直不知死活!

直到現在,謝海峰還在戰部牢房關著呢,七天就吃了兩頓飯,還都是發餿的饅頭,連鹹菜都冇有!

就為了這事兒,險些得罪了君上,他這個戰部大統領,腦門兒冒了七天冷汗!

“我這心裡正憋著一股火呢!”郭嘯天手機猛地一緊,聲音暴怒:“徐少,你在富悅那邊等我,我隨後就到!”

“很快,用不了十分鐘!”

啪!

電話掛斷!

“哈哈!”徐家豪聽著郭嘯天的語氣,滿臉狂笑!

太好了!

雖然不知道郭統領為何生氣,但,這不重要!

重要的是,葉九州正好撞在了郭統領的槍口上,這下子,就算他有三頭六臂,也休想承受郭統領的怒火!

濱海戰部第一人,無論實力,勢力,都足以把葉九州碾壓成渣!

“葉九州!”想到此處,徐家豪趾高氣昂,無比猖獗!

伸手遠遠指著葉九州的鼻子,冷笑連連:“你完了!”

“以一敵百,一招乾翻我這麼多保鏢,我承認,你很能打!”

“但,能打有什麼用?”

“我徐家的能量,絕不是你這種渣渣可以理解!”

“最多十分鐘,你死定了!”

葉九州轉過身,對徐家豪看都不看!

彷彿,之前什麼都冇有發生,熱情的招呼著小不悔的老師和家長同學,微笑道:“大家繼續玩,其他的不用管。”

“芷秋,你陪著爸媽喝茶,這邊有我。”

“不要被這種垃圾打擾興致,他們不配。”

謝家三口,老師家長:“……”

遠遠的看著那些倒在地上掙紮哀嚎的保鏢,再看看即將暴走的徐家豪和臉色扭曲的陳雨柔,忍不住提心吊膽。

讓我們繼續玩兒,還喝茶?

彆開玩笑了,我們的心臟哪有這麼大啊,剛纔都快嚇死了!

“葉九州!”陳雨柔滿腔惡火實在壓不住了,對著葉九州厲聲怒喝,“少在這兒裝模作樣,一會兒有你好看!”

“還有謝芷秋,還有小妮子,誰都彆想討得了好!”

“家豪哥已經說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咱們之間的賬,今天徹底清算!”

葉九州慢慢眯起眼睛。

好,很好,非常好!

陳雨柔,看在芷秋的份上,給你生路你不走,自己非要找死路?

我成全你!

“我說過!”他直視陳雨柔,沉聲開口:“隻要你和徐家豪給不悔跪地求饒,之前種種,即可一筆勾銷!”

“現在,我改主意了!”

“正午十二點整,富悅豪庭大酒店,開門迎賓!”

“有一位賓客進門,你和徐家豪磕頭一次!”

“少磕一次,我親手捏爆你們的腦袋!”

富悅華庭大酒店門外,總共來了多少賓客?

人山人海!

免費vip專享套餐,純金紀念徽章……

酒店正門前方,附近幾條街道的交通都受到影響,外麵全都是身穿喜慶服裝的濱海老百姓,一個個歡呼呐喊,隨時準備衝進酒店。看人數,至少成千上萬!

“來一個賓客磕一次頭……”

徐家豪直接氣笑了!

“你狂任你狂!”他看著手機螢幕顯示的時間,猖狂獰笑。

“十分鐘,已經到了!”

“你,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