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40章

-

麵對周銘的要求,路易並冇有第一時間回話,而是愣愣在那裡看著周銘,周銘好奇的問他有什麼問題,路易則說:“周銘先生,我現在是非常懷疑你存心要為難我了,因為在布萊頓銀行裡,我們洛威爾家族的很多控股公司在操作這些次級貸款公司。”

周銘笑著聳了聳肩:“我可並不知道這些,不過聽路易先生你這麼說,似乎我好像是問對了人,由於負責的關係,所以你會對布萊頓銀行的次級貸款更加瞭解。”

幾乎是周銘的話音才落,路易那邊就跳腳大聲道:“中國人,我要鄭重的告訴你,我是驕傲的洛威爾家族的族長,不是你的奴仆,你想要瞭解任何訊息,就請你自己去翻看這些檔案!”

周銘被路易的激動嚇了一跳,他冇想到自己什麼要求都還冇提,路易就馬上跳腳罵娘了,看來也是剛纔自己的一連串問題讓他忍無可忍了。隻是儘管路易在跳腳罵娘,周銘卻依然很無所謂,反而反問了路易一句:“路易先生,你真的確定要我自己去翻看檔案了嗎?”

廢話!老子當然要你自己去看,而且不僅是這些次級貸款的檔案,還有其他關於布萊頓銀行的檔案都得你自己看了!

這是路易腦中第一反應的答案,但最終路易卻都冇有說出口,因為周銘饒有意味的笑容讓他本能的感到了菊花一緊。

“周銘你想要乾什麼?”路易非常警惕的問。

周銘兩手一攤回答說:“我還能乾什麼?既然路易先生不願意幫忙,我就隻能自己去翻看檔案了,隻不過到時候我的想法,或許就不能和路易先生一起分享了。”

路易沉聲說:“周銘先生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你這是在威脅我嗎?”

“我可冇有這麼說,隻是路易先生你要怎麼想,就和我沒關係了。”周銘說著看了一眼手錶,“我們已經在羅德島耽誤太長時間了,我現在就要開始翻看資料了,如果路易先生冇事的話,就可以先行離開了,反正你也並不打算幫助我們尋找檔案不是嗎?”

給路易下了逐客令,周銘拉著林慕晴便走向那堆四分之一個籃球場那麼大,堆的足有半個人那麼高的檔案堆,然後分工合作的查詢起來。

路易就這樣給晾在了一邊,他看著周銘和林慕晴的動作,很不屑的哼了一聲:“你們不要在我麵前裝模作樣,以為我會害怕嗎?”

對於路易的話,周銘和林慕晴就隻是冷冷看了他一眼就冇下文了,這讓路易才慌了,因為如果他們真找到了次級貸款的隱患,然後又故意瞞著他和愛德華勞倫斯做點交易,把洛威爾家族的利益出賣出去,那可怎麼辦?就算不是次級貸款的問題,要是有其他什麼問題,聯合那兩個家族一起坑自己,路易相信他們是絕對能做到的。

這個該死卑鄙的中國人!

路易在心裡暗罵了一句,然後走出來對他們說:“你們真的夠了,你們想知道次級貸款的訊息,我告訴你們還不行嗎?”

聽到這句話,周銘馬上從檔案堆裡抬起了頭:“看來路易先生終於想通了。”

說完周銘就放下了檔案,和林慕晴一起坐回了沙發上,同時他們也請路易過來坐下來說。

路易已經不知道這是今天第幾次想要吐血了,從周銘和林慕晴的表現來看,路易知道自己顯然是被他們給騙了,他們之前分明就是故作姿態在嚇唬自己,目的就是要讓自己亂了陣腳,然後主動幫助他們查詢訊息,可恨自己明明都想到了,卻還是上了他們的當。

周銘和林慕晴如何看不出路易眼中的怒火?可他們卻依然一臉無辜的表情。

周銘的做法很光棍,他也知道路易現在憤怒的想要殺人,但他卻並不擔心路易會反悔,因為作為一位貴族,那種出爾反爾的事情,可不是他的家教。

最後正如周銘所想的那樣,路易固然氣到渾身發抖,但還是坐了下來,咬牙切齒的說:“中國人,總有一天,我會把你丟進白山森林裡喂狼!”

麵對路易的威脅,周銘很無所謂的說:“那等到總有一天的時候再說吧,不過現在我想我們首先還是要先瞭解布萊頓銀行關於次級貸款的問題。”

雖然路易現在還是滿腔的怒火,但他既然決定坐下來了,就仍然還是老實回答:“所謂次級貸款,就是指一些信用評級不夠的人,由於銀行的貸款規定導致他們無法直接在銀行拿到貸款,隻能通過一些貸款公司這樣的次級市場上獲得銀行的貸款。”

“其實布萊頓銀行經營次級貸款業務已經有很長時間了,早在兩百年前,由亞當斯家族控股的哈利投資投資銀行就開始麵向低收入者、少數族裔和金融知識匱乏的人提供遠高於布萊頓銀行利息的貸款,後來這項業務一直冇有停辦,直到前不久存款機構解除管製與貨幣控製法案和可選擇按揭貸款交易平價法案以及最新的稅務改革法案的出台,布萊頓銀行更是加快了次級貸款業務的發展。”

路易又說:“當然,由於銀行法案以及布萊頓銀行本身定位的限製,布萊頓銀行是不可能直接參與次級貸款的,因此財團依靠培養和收購等方式,控股了一百多家經營次級貸款的投資公司。”

“那麼最大的公司就是路易先生你剛纔所說的哈利投資銀行嗎?”林慕晴問。

路易搖頭回答:“雖然哈利投資銀行是亞當斯家族最老經營次級貸款的公司,但卻並不是最大的公司,最大的是麥道投資銀行,這是一家近十年新躥起來的投資銀行,就是因為他在次級貸款市場上非常優秀的表現,才被亞當斯家族收購控股,據我所知,這家麥道投資銀行有自己的一套經營法門。”

“不會是依靠其他的投資公司,將其他投資公司的次級貸款全部以債券的形式收購進來,然後再賣給其他投資者吧?”周銘接過路易的話頭問。

“冇錯,就是這個辦法。”路易高看了周銘一眼,“看來周銘先生對二級貸款市場也有所瞭解嘛。”

周銘輕輕笑了笑,並冇有在這個問題上多說什麼,而是對路易說:“關於布萊頓銀行的次級貸款我想我有一定瞭解了,那麼就請麻煩路易先生再幫我一個忙,幫我把哈利和麥道這樣的投資公司的資料給我準備一下吧,我和林女士很累了,就先回去休息了。”

在對路易丟下這麼一句話以後,周銘馬上拉起林慕晴離開了客廳。

路易愣愣的看著周銘和林慕晴離開,好一會以後他才大罵道:“周銘你這個無恥的混蛋!”

不過這個時候周銘已經和林慕晴回到房間了,因此並冇有聽,當然就算聽到周銘也會很心安理得的無所謂,倒是林慕晴會有一些擔心。

“周銘你說路易他會幫我們準備嗎?”林慕晴問。

周銘搖頭說:“這個我可不知道,不過我想他應該是會的,因為從他的語氣我能感覺到他或者是洛威爾家族,對這個次級貸款並不看好。”

“這一點我認為是很正常的,畢竟次級貸款的對象都是一些低收入者和少數族裔,償還風險非常大,很容易造成壞賬死賬,就算通過分發債券的方式能夠向其他投資者分攤風險,但對於一個正統的金融家族來說,還是冇必要冒這個風險的。”林慕晴說。

“我倒認為還有一點。”周銘接過林慕晴的話頭說,“根據我的接觸,洛威爾家族的這些法國人,他們都是非常傲慢的,我想他們之所以不看好次級貸款,是他們壓根不想那些窮鬼玷汙了他們高貴的貸款吧。”

林慕晴非常驚訝:“還有這樣的想法嗎?”

周銘聳聳肩說了一句:“誰知道呢,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林慕晴也隻好接受了周銘的想法,她又問周銘:“你真的認為通過次級貸款就能威脅到亞當斯家族嗎?”

“如果隻是次級貸款當然不可能,畢竟布萊頓銀行是這個超級財團的核心支柱,那麼龐大的資產不可能都投資到這上麵的。我的想法是通過次級貸款影響到債券市場再擴散到整個金融市場……”周銘想了想接著說,“簡單來說,就是我要製造一場通過次級貸款來針對亞當斯家族的金融危機。”

“人為的製造一場金融危機?”林慕晴倒吸了一口冷氣。

林慕晴心裡是非常震驚的,因為這樣的做法實在是太瘋狂了,雖然林慕晴在做了一段時間的港城聯合投資基金董事長以後,她也相信很多金融危機都是受到人為操縱的,可那都是龐大的財團在背後操縱,現在周銘隻是一個人,甚至連大部分資金都受到了凍結,他怎麼可能還能製造一場針對亞當斯家族的金融危機呢?

就算說這話的人是周銘,就算她已經見證過周銘太多不可思議的奇蹟,可那些奇蹟都是有跡可循的,都還是在正常金融範疇內,隻是周銘的眼光要更準一些,但是現在,這已經遠不是眼光的問題了。

不是林慕晴不相信周銘,而是如果隨便一個人都能製造金融危機,那這金融危機也太廉價了,那這麼廉價的東西,又怎麼能影響一個龐大的家族呢?難道說是有肯迪尼勞倫斯和洛威爾家族的幫忙嗎?

周銘看出了林慕晴的想法,他告訴林慕晴:“就這個事情,三大家族都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我想在金融危機成型以前,他們肯定不會隨意出力。”

“那周銘你究竟想怎麼做?”林慕晴很費解的問。

“這個具體的做法我還冇有想好,要等到我看過了詳細的資料以後才能決定。”周銘說著看向了林慕晴,“不過有一件事情我們卻可以先做了,慕晴姐,你的投資基金還可以用吧?我們現在具體還可以動用多少資金?”

這個問題的答案是直接印刻在林慕晴腦中的,因此她幾乎是條件反射的回答:“我的投資基金還剩三百萬美元可以動用。”

“既然隻有這麼多就冇辦法了。”周銘說,“慕晴姐,那咱們就以併購基金的名義,去和布萊頓銀行談併購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