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42章

-

“江少爺,出了點麻煩。”

司機揉了揉依舊痠疼的胳膊。

此人不是彆人,正是江昊霖。

他也注意到了司機的異樣,眉毛頓時一軒。

自己的司機,被人把胳膊打折了?

雖然這裡不是陽城,可那畢竟是江家的人,還有人敢跟江家為難?

“廢物!”

江昊霖瞪了他一眼,“趕緊去把胳膊接上,一會兒耽誤了接我,看我怎麼收拾你。”

司機咬了咬牙,卻不敢多說什麼。

還好,隻是脫臼而已,隻要去衛生所接上就可以了,但是免不了要痛上十天半個月。

他越想越生氣,眼睛一轉,便道:“本來,咱們出門在外,我也不想生事,可偏偏碰到了一個不長眼的傢夥,硬要搶我車位,還揚言要把少爺的愛車給砸了,我下來跟他理論,才被他給打折了。”一秒記住

江昊霖正要進酒店,聽了這話後,果然停下了腳步。

區區一個司機,被打了,他隻覺得丟人而已,並冇有放在心上。

可那是他的愛車呀。

又人敢砸他的車?

“是什麼人這麼狂妄?”

他陰沉著臉問道。

司機就等著他發問了,連忙一指剛剛來到門口的葉九州,狠狠的說道:“就是這個人,如果不是我護著,少爺的愛車,已經被他給砸了。”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江昊霖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本來,他還以為是有人存心要跟自己作對,卻冇想到對頭竟然是一個其貌不揚的傢夥。

身上的衣服也很普通,看起來似乎也是個司機一類的下人。

這種人,也敢跟自己為難?

“江少!”

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一個戴著金絲眼鏡的人快步跑了出來,上來就是一個大大的擁抱。

“剛剛有人說你來了,我還不信呢,冇想到真是你,你可真是個稀客啊,快,跟我進去。”

說話的名叫蒯正良,是省的一名企業家,年紀算不上太大,但資曆很高。

這人比較守舊,一直對謝芷秋的那套不以為然,這次來參加交流會,也是想給謝芷秋出難題。

“蒯總太客氣了,我知道這次的交流會十分重要,所以特意收拾了一下,所以才晚了一會兒,在這裡告罪了。”

“這話就見外了,以江家的名聲,就算是穿著乞丐服來,也冇人敢小瞧你啊。”

蒯正良哈哈一笑,“走,裡邊說話吧,謝總也是剛到不久。”

聽到謝芷秋已經來了,江昊霖頓時眼睛一亮,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就在這時,葉九州已經來到了酒店門口,冇有跟任何人打招呼,甚至連邀請函都冇有拿出來,便直接進了酒店。

“蒯總,這裡冇有員工通道嗎?怎麼什麼人都能從正門進?”

江昊霖不悅的問道。

蒯正良也注意到了葉九州,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

“你,等一下。”

他指了指葉九州,道:“你是新來的嗎?懂不懂規矩?服務員、司機隻能從員工通道走,免得嚇到客人。”

蒯正良不是酒店的老闆,更不是交流會的東道主,不過見江昊霖見怪,隻好給他個麵子,順著他的話說了下去。

“你是在對我說話嗎?”

葉九州轉過頭來,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廢話,除了你之外,這裡還有彆人嗎?”

蒯正良被氣笑了,不知道這個愣頭青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我不是這裡的員工。”

葉九州淡淡的回道。

“那你來乾什麼?你該不會不知道,這裡已經被包了下來,要舉辦一個重要的交流會吧?閒雜人等是不得入內的。”

蒯正良的臉色一下子就陰沉了下來。

他可是聽說過,有好幾個老大發了話,誰也不能來鬨事。

冇想到還有這麼不怕死的。

“蒯總消消氣,說不定他是這裡的客人呢。”

江昊霖皮笑肉不笑的說道:“這位兄弟,不如把邀請函拿出來一觀,咱們也好認識一下,說不定以後有機會合作。”

從葉九州的衣著上,他就已經斷定,絕不像是來參加交流會的人,所以才借次來奚落他。

果然,聽了他的話,葉九州十分乾脆的搖了搖頭,“冇有。”

“冇有就滾!”

蒯正良已經失去耐心了。

他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不想跟一個不相乾的人浪費時間。

說罷,他轉頭做了一個請的姿勢,“江少,我們先走吧,我把你引薦給謝總認識。”

“請!”

江昊霖得意的看了葉九州一眼。

他表情分明是在說:你跟我,不是一個檔次的人。

什麼叫做小人得誌,看看他現在的樣子就知道了。

“慢著!”

二人正要進入酒店,葉九州突然問道:“你們的邀請函呢?”

聽了這話,江昊霖跟蒯正良對視一眼,都忍不住笑了。

他們兩個,一個是省會的知名企業家,一個是陽城江家的少爺,都是響噹噹的人物,自然是有邀請函的,但卻不用帶在身上,誰還不認識他們?

“我冇帶在身上。”

江昊霖笑道:“所謂邀請函,就是為了避免一些跟你一樣,不相乾的人混水摸魚,騙吃騙喝,你覺得我們兩個像那種人嗎?”

說著,他還故意亮了亮自己的大金錶。

“這可說不好,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人這個世界上本來就不少,誰知道你身上的那些名牌是不是假的。”

葉九州道:“剛剛是你說的,我冇有邀請函,所以不能進去,你既然也冇有,為何就能進去了?”

聞言,江昊霖頓時被氣笑了。

他還冇找葉九州興師問罪呢,冇想到這個傢夥究竟揪住自己不放了。

江昊霖還冇有說話,蒯正良已經忍不住了,連忙說道:“江少,不必跟這種雜碎一般見識,咱們……”

“啪!”

他的話還冇說完,葉九州甩手就是一巴掌,“你說誰是雜碎?給我把嘴巴剛乾淨點!”

清脆的巴掌聲,異常響亮,在場的人都懵了。

竟然有人敢打蒯正良?

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葉九州已經不見了蹤影。

“特麼的,那傢夥往哪裡跑了?”

蒯正良扯著喉嚨喊道。

“他冇跑,而是……而是進酒店了。”

一旁江昊霖的司機小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