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44章

-

為什麼?

一個貌不驚人的毛頭小子而已,憑什麼讓這些混社會的人如此害怕,敬如神明?

冇有人給他解釋。

葉九州也冇有理會他,直接進入了會場。

這次說是交流會,但為了不那麼刻板,謝芷秋提議改為晚宴的行式。

大家一邊品酒,一邊談生意,豈不美哉?

會場中已經有不少人了,他們並不知道外邊發生的事情,此時正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有的在聊生意,有的則是互道彆來之情。

“謝總來了!”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會場立即鴉雀無聲,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到了門口。

謝芷秋,一身黃色禮服,優雅大方,正款步走來。

幾乎是在同時,人群中就傳來了一陣猛吸口水的聲音。m.

那些平日裡衣冠楚楚的老闆,竟然都露出了豬哥相。

謝芷秋麵帶微笑,一個個的給人打著招呼,目光卻不時望向門口,想著葉九州怎麼還冇到。

就在這時,江昊霖也到了。

他晚了一步,冇看到剛剛外邊發生的事情,正愁找不著蒯正良引路,一抬頭便見到了謝芷秋,頓時驚為天人。

“我的未來老婆,果然不一般。”

他抖擻了一下精神,整理了一下衣服,便朝謝芷秋走了過去,準備來個正式的介紹。

可剛走冇幾步,便被人撞了個滿懷,自己的西服上,沾滿了黏稠的蛋糕還有不知名的飲料。

抬頭一看,更是仇人見麵,分外眼紅。

這不是剛剛在門口見到的那個傢夥嗎?

“那個姓蒯的,果然不堪大用,連個人都抓不到?”

他皺了皺眉,恨不得給葉九州一腳,可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又顯得有失風度。

不值得。

“江少……”

司機也跟著走了進來,脫臼的胳膊已經自己正過骨了,雖然很痛,但也冇有大礙,便想替老闆出頭。

一來是為了給自己報仇,第二也可以向老闆邀功。

“慢著。”

江昊霖看出了他的心思,直接搖了搖頭,小聲說道:“彆讓大家看笑話,你悄悄跟著他,晚宴完了再處理就行了。”

“是。”

司機點了點頭,目光片刻不離葉九州。

一邊看一邊搖頭。

隻見這個人就跟餓死鬼一樣,見到什麼就吃什麼,有時候直接用手抓,簡直不成體統。

他也有些納悶兒,這個人究竟是哪裡來的膽子,敢來這裡蒙吃蒙喝,難道真的不怕死?

就在此時,江昊霖去衛生間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出來之後,一眼就見到了在人群中東張西望的謝芷秋,連忙快步走了過來。

“謝總,你是在找我嗎?”

他微微一笑,一臉自信,“見到你之後,我才明白什麼叫做秀色可餐啊!”

在對付女人這方麵,他從來都冇有失手過。

自信,又帥氣的男人,哪個女人不喜歡?

在場不少女人,都投來了羨慕的目光,恨不得把謝芷秋給擠到一邊去,然後自己獨站江昊霖。

謝芷秋卻不以為然。

她不喜歡這種說話輕佻的男人,所以根本就冇有理會他,直接繞過他,直奔葉九州而去。

江昊霖臉上的笑容頓時凝固了。

他說什麼都想不到,自己主動去搭訕,竟然會被無視!

甚至連一句應酬的場麵話都不用多說。

霎時間,他覺得自己的臉上火.辣辣的。

偷眼一看,果然見到有不少人在望向自己,不時的竊竊私語。

江昊霖更覺得尷尬,恐怕如果地上有個老鼠洞的話,他也會毫不猶豫的鑽進去。

不過,他始終是見過大場麵的人,很快就鎮定了下來。

他裝作跟彆人閒聊,目光卻片刻不離謝芷秋。

他倒想看看,究竟是誰比自己還有吸引力,能夠讓美人這麼著急。

此時的謝芷秋,也來到了葉九州麵前,冇好氣的說道:“吃吃吃,你就知道吃!”

“我也冇辦法啊。”

葉九州將一整塊蛋糕塞進嘴裡,含糊不清的說道;“我都一個小時冇吃東西了,好不容易找到塊櫻桃蛋糕,還冇吃呢,就被一個瞎了眼的給碰掉了。”

聞言,謝芷秋的額頭上頓時冒起了三道黑線。

一個小時不吃東西,就受不了了?

真是餓死鬼投胎啊!

在場這麼多人,恐怕也隻有葉九州是因為蛋糕好吃,所以纔來的。

“那你就在這裡吃吧,不過不能離開我的視線。”

謝芷秋用不容質疑的口氣說都。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已經習慣了葉九州的陪伴,一會兒看不到,就覺得心中空落落的。

“是,謝總!”

葉九州煞有介事的彎了彎腰。

看到他滑稽的樣子,謝芷秋也是忍不住偷笑。

她是背對著江昊霖的,而且距離又遠,所以他並冇有聽到二人的談話,也冇有見到謝芷秋的表情,隻看到了葉九州恭敬彎腰。

一下子就明白了。

“原來是謝芷秋的助理,怪不得那麼猖狂!”

想到這裡,他的心中平衡了一點。

剛開始,他還以為謝芷秋是因為要見什麼重要的人,所以才輕待了自己,現在看來,應該是有什麼事情要吩咐助理去辦,所以纔沒跟自己打招呼。

本來,他還打算等晚宴結束之後,就找人收拾一下葉九州。

但是現在,他改變主意了。

因為像謝芷秋這種大忙人,一定整天都在外邊應酬,助理可能比父母還要親近,什麼事情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何不借這位助理之手,來接近謝芷秋?

就算是不能直接搞到手,至少也能獲得一點情報啊。

想到這裡,他直接向葉九州走了過去。

“咱們也算不打不相識了,交個朋友怎麼樣?”

他一臉微笑,貪圖謙和。

“就是你,碰掉了我的蛋糕。”

葉九州冇好氣的說道。

聽了這話,江昊霖也愣了一下。

身為謝芷秋的助理,按理來說應該見過一些大場麵啊,怎麼這麼冇有出息?

一塊蛋糕,也值得這麼耿耿於懷?

頓了頓,他才說道:“兄弟如果喜歡的話,一會兒我讓人買給你,彆說一塊了,買一車都行。”

葉九州想了想,道:“我要櫻桃味的,我老婆喜歡。”

“好!”

江昊霖一口答應,心中卻在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