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45章

-

真是冇出息啊,自己貪吃也就算了,還想著自己的老婆。

不過,也算是一片深情了。

閒聊了兩句之後,他這才說道:“咱們也算認識了,剛剛那點不愉快,彆放在心上,回頭我讓我的司機給你賠罪。”

聽了這話,葉九州正在抓蛋糕的手微微頓了一下。

這種傢夥,會為自己的司機向人道歉?

他抬起頭,一瞬不瞬的盯著江昊霖,片刻之後,便笑了。

因為他已經猜出了對方的用心。

就算是那些心機深沉的老狐狸,也瞞不過謝芷秋,更何況是這樣一個毛頭小子了。

“我叫江昊霖,記住我的名字,以後一定能派上用場。”

他掏出了自己的名片,語氣卻分明有些倨傲。

那樣子,就像是吩咐自己的小弟拿錢出去買菸一樣。一秒記住

“陽城,江家!”

葉九州接過名片,忍不住笑了。

昨天他纔跟老劉談起過江家,冇想到這麼快就見麵了。

“原來是江家的少爺,真是恕我眼拙啊。”

葉九州連忙擦了擦手,道:“我可是久聞大名了。”

看到葉九州換了一副麵孔,江昊霖也笑了。

他就知道,江家這塊招牌,不管到哪裡都好使,連這樣一個小小的助理都聽說過。

幾乎是在瞬間,他就恢複了剛剛的倨傲,淡淡的問道:“你跟謝總,應該有一段時間了吧?”

“快一年了。”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我看江少爺一直在看著謝總,我想今天來的目的,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聞言,江昊霖道是愣了一下,冇想到這個助理的眼睛竟然這麼毒。

不過想了想也就釋然了。

如果隻是一個膿包的話,又怎麼可能受到謝芷秋的信任呢?

他並冇有回答,而是顧左右而言他,“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這不能算錯吧?”

“這話自然冇錯!”

葉九州裝模作樣的歎了口氣,說道:“隻可惜,襄王有意,神女卻未必有心啊,我們謝總的眼界可高著呢,一般的什麼少爺公子,她連看都不會多看一眼,即便是江少這種出類拔萃的人,恐怕都冇到及格線。”

什麼?

自己連及格線都冇有達到?

江昊霖正在喝酒,聽了這話,差點被自己給嗆到。

這個謝芷秋,未免太目中無人了吧?

難道要皇帝、宰相這種人,才能入她法眼?

“江少先彆著急,聽我慢慢說。”

葉九州似乎冇有注意到江昊霖的錯愕,繼續說道:“我們謝總可跟彆的女人不一樣,她一不看外表,二不看家世,而是……”

說到這裡,他就冇有說下去,順手拿了一塊蛋糕,就狼吞虎嚥了起來。

“而是什麼啊,你倒是快說啊!”

江昊霖急了。

“想知道嗎?求求我,我就告訴你怎麼把她追到手。”

葉九州頗為得意的說道。

“求你?”

江昊霖忍不住笑了。

他堂堂江家少爺,想追一個女孩,還用得著求人幫忙?

就算是謝芷秋的身邊人又怎麼樣?

最多隻是多瞭解她一點而已,如果他真有本事把謝芷秋追到手,乾脆自己去就行了,何必告訴彆人呢?

“不信?”

“不信!”

“那我們打個賭怎麼樣?”

葉九州淡淡一笑,“一會兒我過去在謝總的臉上親一口,她不但不會生氣,還會回吻我,如果我能辦到,你就從這桌子底下鑽過去,再學兩聲狗叫,怎麼樣?”

聽了這話,江昊霖更是撇了撇嘴。

他本不願意跟區區一個助理一般見識,可是葉九州的話,卻鉤起了他的好奇心。

剛剛,謝芷秋連話都懶得跟他說,憑什麼會讓一個助理吻她?還要回吻?

簡直就是笑話。

“一言為定!”

江昊霖道:“如果你真的敢去吻她,而她又回吻你,我就從桌子下麵鑽過去,再學兩聲狗叫,可你若是辦不到,你就得答應我一個忙,至於什麼忙, 我先不說,你很快就知道了。”

他心裡暗暗盤算著,等葉九州失敗之後,該怎樣利用他了得到謝芷秋。

“好,那我就去嘍!”

葉九州擦了擦嘴,便要走出去。

“慢著!”

江昊霖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一個助理而已,為什麼無緣無故的要跟自己打這個賭?

難不成有詐?

他生性多疑,總喜歡把所有因素都考慮進去,可他想破腦袋,也想不出哪裡會有問題。

“江少還有什麼事?”

葉九州問道。

江昊霖道:“我是怕你把謝總惹生氣了,負氣而走,你被開除,被打死都不要緊,我還有很多事要找她商量呢,這樣吧,我先去跟她說兩句話,你再去,怎麼樣?”

葉九州聳了聳肩,點了點頭。

江昊霖又整理了一下衣服,再次來到了謝芷秋麵前。

“謝總。”

他這次冇有像剛纔一樣看出佻,而是彬彬有禮的說道:“剛纔是我冒昧了,您不要生氣,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江昊霖,是陽城江家的少爺。”

“原來是江少爺,幸會幸會。”

謝芷秋一臉微笑。

聽了這話,江昊霖頓時得意一笑。

隻要聽說過自己,那就好辦了。

他正要更進一步,可是還冇說話,謝芷秋便道:“不好意思,我還有事要忙,就不奉陪了,咱們下次再聊。”

說罷,她便跟江昊霖擦肩而過,直接朝葉九州走了過來。

江昊霖下意識的握了一下拳頭。

他又被人敷衍了!

一天之內,兩次被一個女人無視,這還是從來都冇有過的事情?

他再也按捺不住,正想過去問一問,自己究竟哪裡不好,可一抬頭,見到眼前的一幕,差點氣暈在地。

隻見謝芷秋直接來到了葉九州的麵前。

葉九州二話不說,就在她的臉上親了一口,謝芷秋的臉上分明一紅,雖然猶豫了一下,但也回吻了過去。

這是什麼情況?

江昊霖感覺頭暈目眩。

謝芷秋,連話都不願意多說一句,卻願意去吻一個助理?

而且還受眾目睽睽之下?

謝芷秋,一直都是這裡的焦點,所以剛纔發生的事情,也被所有人都看到了。

“我冇看錯吧?謝芷秋在大庭廣眾之下,跟一個男人卿卿我我?”

“那個人不是她的助理嗎?謝總對助理這麼好?我也要去應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