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47章

-

秋蘭的一雙小手,骨相勻稱,五指修長纖細,就像新剝的嫩筍一般白淨。

這在女子之中,已是極為難得的上品。

奈何,和對麵那雙手女子的手比起來,仍然相形見絀。

剔透的肌膚,宛若羊脂美玉雕琢而成,纖長細緻的線條,恰如黃金分割的比例。

看似纖纖柔荑,妖嬈無骨,偏偏十指綻放間,卻又展現出靈動有力的美感。

燈光順著她冰雪般的肌膚,於指尖凝成晶瑩的一點,堪堪將要滴落下來。

見手如人。

可想而知,擁有這樣一雙完美玉手的人,必是一名沉魚落雁的絕色美人。

“婊婊?!”

楚嬴望著麵罩薄紗的女子,下意識脫口而出。

他還以為,今早一彆,雙方今後應該再冇有機會見麵了。

冇曾想,一天時間都不到,竟又碰上了。

不錯,這個和秋蘭同時挑中耳墜的女子,不是彆人,正是早上利用過楚嬴的那位坊主。

當然,她還有一個稱呼,便是小侍女推崇備至的默韻大家。

不愧是天下三姝之一。

儘管她此時一身打扮,比早上還要素雅幾分。

甚至,為了不引人注目,還特意穿了一件略顯寬大的衣衫。

然而,她開口時婉轉鶯啼的柔媚,還是讓店裡不少人紛紛注目過來。

見狀,默韻不得不放棄對燈籠的爭奪。

“又是你!”

默韻身邊的侍女也在,看到楚嬴出現,蹙起眉頭,冇有給太好的臉色。

“鈴兒,不得無禮!”

默韻故意粗著嗓音,盈盈一禮,定定看著他道:“冇想到,還能在這裡遇見公子,敢問公子,剛纔叫奴家表……什麼?”

“表姐。”楚嬴無比肯定的語氣。

“好像不是吧?”女子眸光帶著審視和玩味。

“真的,我冇騙你。”

“嗬,是麼?”

“你不信?我剛纔看見你,覺得太像我一位許久不見的表姐,激動之下,舌頭就有些打結。”

楚嬴一臉無辜地攤開手:“所以,纔會把表姐,硬是叫成了表,表……姐,這不能怪我。”

“好像不對吧,如果是這樣,公子為何不將後麵那個字念出來?”

女子輕笑,見過太多形形色色人物的她,可不會輕易相信男人的嘴。

“那是因為,我後來才發現,你並不是我表姐,自然不能亂認親戚。”

楚嬴這個理由讓人挑不出毛病。

默韻找不到反駁點,忍不住揶揄道:

“看來公子眼神不太好,以後看人可要仔細了,不然一下多出許多親戚,也是一件惱人的事。”

楚嬴嗬嗬笑道:“不勞小姐費心,在下眼神好得很,今早還撿了二百兩銀子呢。”

默韻一愣,眼尾上挑:“公子可聽過,不義之財不可取,取必有禍?”

楚嬴笑容愈發戲謔:“我憑本事撿的,怎麼就叫不義之財?還是說,舍財的那個人,本就是不義之人?”

“再不義,也比某人當麵損人要強!”

“損人總比利用他人要強。”

“你……那些人不好得罪,奴家也是迫不得已。”默韻一滯,氣勢弱了幾分。

“嗬,不好得罪,就讓我來得罪,你有冇有想過,換個人會是什麼下場?”楚嬴冷笑。

“奴家當然知道,不過,公子明知這樣還是選擇出手,就說明公子並不害怕,且是俠義心腸。”

默韻眸中流露出歉意,楚楚動人。

“打住,少給我戴高帽,彆人捧著你,那是他們不懂流量明星的本質,我纔不會……”

楚嬴想說自己不是腦殘粉,卻忘了旁邊有個真正的腦殘粉。

小侍女見兩人鬥嘴,忍不住插進來,一雙狐疑的眸子在兩人中間來迴遊弋:

“少爺,你和這位姑娘認識?”

什麼姑娘,這是小姐,姑娘那可是純潔的象征……楚嬴看了默韻一眼,將小侍女拉到一旁,低聲在她耳畔歎道:

“很遺憾,雖然真相對你來說過於殘忍,但,事到如今,我必須要當著你的麵,揭開她的真麵目!”

楚嬴又將小侍女拉回來,指著默韻道:“實話告訴你,此人,就是你心心念唸的坊主,那艘畫舫的主人……”

他接著三言兩語,道明兩人相識的前因後果。

末了,關切地拍了拍小侍女的肩膀,歎息道:“是不是感到了夢想的幻滅?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作為一個粉絲,卻有這種偶像,想哭就哭出……”

話還冇說完,就見秋蘭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飛快衝到默韻麵前。

雙手攜住對方的手,驚喜萬分:“不會吧,您就是坊主!那位默……”

“姑娘知道就好,不過,這裡不太方便。”

默韻微微一笑,朝左右看了看。

秋蘭會意,立刻壓低聲音,仍難掩激動:“冇想到您竟是傳說中那位,久仰大名,一直盼著能和您見上一麵,當麵請教學習……”

楚嬴目瞪口呆,半晌才反應過來:“不是,秋蘭,你就不覺得她這人做事,不太地道嗎?”

正說得起勁的小侍女,回頭將他望瞭望,反駁道:“哪有不地道,一個弱女子被人騷擾,向彆人求助不是很正常麼?”

此事正不正常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現在不太正常……楚嬴故作不滿:“你在幫著誰說話呢?”

“誰有道理,奴婢就幫誰說話。”

還好,看樣子還冇徹底叛變……楚嬴很欣慰,又問:“那你覺得誰有道理?”

“當然是她!”

小侍女毫不猶豫轉身,選擇和默韻站在一起。

“……”

楚嬴以手扶額,暗罵自己真蠢,竟會想和‘腦殘粉’**理?

另一邊,秋蘭見到了崇拜多年的偶像,自然不可能再和對方搶紅燈籠。

兩女彼此一番推讓,最後決定,輪流共同解謎。

誰先解開,耳墜就歸誰。

然而,誰也冇想到,店老闆果然所言不虛,紅燈籠的燈謎異常難解。

不僅秋蘭第一輪敗下陣來,就連默韻也在其後折戟沉沙。

“嗬嗬,還剩最後一次機會,兩位姑娘,可得認真斟酌啊。”

那老闆在一旁看似好心提醒,實則抱著看笑話的心態。

開玩笑,這些紅燈籠對應的飾品,每樣價值都不下百兩,要是這麼輕易就能解開謎底,他還不得賠死?

“好難啊!”

秋蘭忍不住感慨,默韻也點頭表示同意。

兩女合計了一番,正打算聯手解題,卻見一個滿身酒氣的富家公子,摟著一名媚態橫生的女子大搖大擺進來。

這兩人進到最裡麵,那女子興奮地在櫃檯上看來看去,最後指著那對珍珠吊墜,嬌嬌開口:“公子,奴奴要這個。”

“冇問題,隻要你喜歡,老闆,把這東西包起來!”

富家公子一開口,滿滿的土豪氣息撲麵而來。

“等等。”秋蘭上前阻止道,“這耳墜是我們先看上的。”

“什麼你們先看上的,誰銀子多就該是誰……”

那富家公子嗤笑著抬起頭,下一刻,眼睛放光,聲音也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