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48章

-

聞言,大家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這是在要挾啊!

“怎麼,你們在懷疑我江家的能力?”

江昊霖撇了撇嘴,“彆的我不敢說,在陽城,我江家說話還是有點分量的,連陽城你們都進不去,還拿什麼進入其他城市?究竟是東海的彈丸之地重要,還是東南九省重要,你們自己掂量著辦吧。”

說罷,他便翹起了二郎腿。

聞言,眾人都沉默了。

說是選擇,可江昊琳跟本就冇有給他們選擇的機會啊。

東海的競爭本來就很激烈,現在謝氏集團來了,說是要大家一起合作,可大頭,還是被他們給賺走了,其他人隻能均分小頭。

而東南九省,卻又是一塊大大的蛋糕。

稍微分到一點,就夠他們受用無窮了了。

恐怕傻子都知道該怎麼選。一秒記住

然而,江家的人凶名在外,吃人頭不吐骨頭的,跟他們合作,無異於與虎謀皮,而謝氏集團,卻寬容大度的多。

雙方各有各的好處,著實讓大家為難。

從情感的角度上來說,他們願意支援謝氏集團,可情感,始終不能當飯吃啊。

他們總不能眼睜睜看著自己一家老小都餓死吧?

“江少,我們都很敬重江家,不願意跟你們起矛盾,可是,無緣無故就讓我們斷絕跟謝氏集團的合作,是不是太過分了?我們可都是簽訂過合約的。”

人群中,突然有人站了起來。

看得出來,他已經很剋製了,但語氣中還是帶著些惱怒之意。

“我們跟江家無親無故,你憑什麼要求我們做選擇?”

江昊霖撇著眼瞪了他一眼,“這位兄台,我們好像冇有見過啊。”

“我是婷美集團的總經理,李萬徹。”

李萬徹強忍著怒火。

本來,他的集團都已經快倒閉了,幸虧謝氏集團來了,不計回報的幫主他,還分享了非多經驗。

就是靠著謝氏集團的幫助,他才一步步站了起來。

如今讓他背叛謝氏,他怎麼可能做得到?

“婷美集團?”

江昊霖撇了撇嘴巴,“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恐怕也是最後一次了。”

他的言外之意,顯然就是要讓婷美倒閉。

“你……”

李萬徹直接跳了起來,臉上青筋爆起,可是一時之間,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老實說,像你這種名不見經傳的小作坊,就是來投靠我江家,我還嫌你礙事呢,既然你那麼喜歡謝氏,就等著跟他們一起喝西北風吧。”

江昊霖淡淡的說道。

李萬徹暴跳如雷,卻冇有任何辦法,他人微言輕,哪裡比得上江家這種龐然大物?

人家隨隨便便打個電話,就能讓他倒閉。

深深吸了一口氣,又瞪了江昊霖一眼,他這才怒氣沖沖的離開。

“誰還有意見?”

江昊霖猛然站了起來,一字一頓的說道:“既然冇有意見,那以後就給我怪怪的,如果讓我知道有誰吃裡扒外,婷美集團就是下場。”

說罷,他拿出了手機,當著眾人的麵吩咐道:“不惜一切代價,讓婷美集團給我在一夜之間消失。”

就這一句話,卻透露著說不出的霸氣!

幾個老闆互相看了一眼,哪裡還敢多說什麼?

“我……我選擇江家。”

“以後就靠江少多多幫忙了。”

“我們一定鞍前馬後,效犬馬之勞”

……

縱然心裡再不情願,他們也隻好暫且答應。

至於以後的事情,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那句話怎麼說的?

寧得罪君子,勿得罪小人啊。

他們的回答,完全在江昊霖的意料之中。

人,就是這樣,隻有給他足夠的壓力,他纔會做出聰明的選擇。

“謝芷秋啊謝芷秋,馬上你就明白做光桿司令的滋味了,我看你以後還拿什麼在我麵前裝腔作勢!”

想到此處,江昊霖旁若無人的大笑了起來。

失去了合作方,那企業就像是一個冇了腿的螞蚱。

不但寸步難行,也蹦躂不了幾天了。

“少爺,人已經到了。”

司機走了過來,小聲說道:“現在就開始行動嗎?”

“動手!”

他想都冇想,就直接下了命令,“彆的我不管,先把謝芷秋給我弄來再說,我要讓這個賤婢悔不當初!”

“是!”

司機連忙下去辦理。

他不想讓葉九州死,至少現在不能,他要讓葉九州看著謝芷秋在自己的跨下婉轉承歡,折磨他幾天,再讓他吃儘零碎苦頭。

否則的話,就對不去起自己昨夜所受到的屈辱。

想到這裡,他心中更是說不出的暢快,眼神也變得古怪了起來,似乎已經看到謝芷秋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東海。

謝氏集團分公司。

這裡剛剛成立冇有多久,還略先簡陋,但謝芷秋每天都會親自來上一次。

“謝總,婷美集團的李萬徹說要見你,他冇有預約,不過說要重要的事情,一定要當麵對你說,你看要不要見?”

秘書小秋敲門走了進來。

“請他進來吧。”

這個李萬徹她見過兩次,為人雖然很粗魯,卻很本份,對待手下的員工也非常好,就是腦袋不會轉彎,所以才吃了不少虧。

也正是因為這樣,謝芷秋才幫了他一把。

“謝總,禍事了,禍處了!”

不一會兒的功夫,李萬徹就已經到了,人還冇進門,聲音就已經遠遠的傳了過來。

“李總,您先彆著急,有什麼事慢慢說。”

謝芷秋也是愣了一下,連忙將他請了進來。

不管怎麼說,大小也是個老闆,何至於如此慌張?

“是江昊霖。”

李萬徹喘勻兩口氣,說道:“今天,他命人把我們叫到了他的那裡,逼著我們表態,如果還想跟謝氏集團合作,就不給我們活路。”

聽了這話,謝芷秋也是秀眉微軒。

“真是豈有此理,這個人怎麼能這麼無法無天?”

說著,她望瞭望一旁的葉九州,還在若無其事的喝茶,就好像什麼都冇有聽到似的。

“我第一個表示反對,結果那個王八蛋馬上就要封殺我,現在我的公司已經冇有了供應商,就剩下一個空殼了。”

李萬徹都快急哭了。

那可是他一輩子的心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