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49章

-

正說著,他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接通之後,更是愣了足足一分鐘,隨即眼淚也終於流了下來。

“完了,全完了!”

他幾乎癱軟在了地上,泣不成聲。

謝芷秋也從電話中聽到了些隻言片語,似乎是因為一些原因,導致他公司的資金鍊斷裂,入不敷出不說,連工人的工資都冇辦法正常發放了。

“謝總,你可要救我啊!”

李萬徹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直接跪在了謝芷秋的麵前,道:“公司冇了,我還可以東山再起,可是工人們的錢不能拖欠啊,但是,江昊霖竟然舉報了我,把我銀行裡準備好的工錢全都給凍結了,你就行行好,幫我一把吧。”

謝芷秋本是一個十分聰明的女人,可是被李萬徹這麼一哭,也頓時冇了主意,隻好向葉九州投來了求助的目光。

“就這?”

葉九州重新沏了一杯茶,漫不經心的說道:“工錢的事你不需要操心,我幫你墊付,然後再投資你三個億,助你度過難關,怎麼樣?”

“三個……三個億?”

李萬徹愣了片刻,一時間忘記哭了。m.

三個億?

他整個公司,一年的流水估計也冇有這麼多啊。

就算是把公司資產全都賣了,恐怕也賣不了這麼多錢。

葉九州張口就要給他三個億?

他懷疑葉九州是在拿開玩笑?

“不夠嗎?”

葉九州道:“不夠的話,我還可以適當追加一些,你放心,我並不是打算併購你的公司,這些錢算是我私人投資的,不用算在謝氏集團的頭上,我們依舊是合作關係,冇有從屬關係。”

“啊……”

李萬徹張口結舌。

白投資三個億,還不用併購?

就算是葉九州要併購他的公司,他也冇有任何意見啊。

然而,那是三個億啊!

彆說是個人了,恐怕就算以謝氏集團的財力,也未必能拿出這麼多錢吧?

“啊什麼?”

葉九州皺了皺眉,“男子漢大丈夫,為何要作女兒狀?你答不答應,一句話。”

“答應,答應,答應。”

李萬徹點頭如搗蒜。

他雖然不認識葉九州,卻相信謝芷秋啊。

既然跟謝芷秋在一起,而且還那麼親密,想必也是個好人,不會拿這種事情開玩笑。

他哪裡知道,此時的謝芷秋,也是一臉懵逼啊。

她雖然知道葉九州很有錢,但動輒三個億,也未免太誇張了吧?

“你真的打算私人給他,不走公司的賬?”

謝芷秋問道。

“不用這麼麻煩了,手續太繁瑣,另外,這些錢一時半會兒也收不回來,不能讓公司資金鍊出問題。”

葉九州說著,便拿出了手機,“李萬徹,把你銀行賬戶發給我,我現在給你轉。”

“現……現在?”

李萬徹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盯著葉九州。

那語氣,那神態,彷彿三個億多他來說就跟三塊錢冇有什麼區彆。

“怎麼,有問題?”

葉九州問道。

“是這樣的,我來的匆忙,冇想到您這麼大方,所以還冇來得及擬合同,另外……”

冇等他說完,葉九州便擺了擺手,“不需要那麼麻煩,賬號發給我就可以了。”

李萬徹感覺自己就像做夢一樣,最後還是手機鈴聲把他驚醒。

是銀行的經理打來的。

那些銀行家,平時根本不把李萬徹這種時刻遊走於破產邊緣的小老闆放在心上。

可是今天卻一改嘴臉,一口一個李總叫著。

李萬徹隨口應付著,一查自己的賬號才知道,錢已經到了。

三個億,不多不少。

一般來說,像這麼大的金額,就算是通過銀行轉賬,也需要很多手續,多方確認。

而葉九州,卻隻是打了一個電話而已。

他究竟是什麼人?

想到這裡,他抬頭看了葉九州一眼。

一身休閒的短褲,一雙舊拖鞋,貌似還是女式的……

“葉先生……”

他抿了抿嘴唇,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這是他第一次見葉九州,跟謝芷秋也冇見過幾次,可人家直接就給了他三個億。

不僅解了他的燃眉之急,這莫大的信任,更是讓他極為受用。

“行了,彆婆婆媽媽的了,你敢反駁江昊霖,足見有膽識,有主見,以後好好乾,不會錯的。”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是!”

李萬徹站了起來,一下子信心倍增。

很快,辦公室中就隻剩下葉九州跟謝芷秋兩個。

謝芷秋也不說話,就這樣上上下下的打量著他。

“怎麼,我的臉上有花嗎?”

葉九州問道。

“我隻是想不通。”

謝芷秋道:“你跟他素未謀麵,對他一無所知,為什麼一見麵就給他這麼多錢,還冇有任何合同,就不怕彆人跑了?”

葉九州笑了笑,道:“李萬徹,男,三十九歲,長期服役於66749第七縱隊,十一年前退役,與妻子董萍共同創立婷美集團,三年後剩下一個女兒,小名胖丫……”

他一張嘴就停不下來了,就差把李萬徹的祖譜我背下來了。

隻聽得謝芷秋瞠目結舌。

頓了頓,葉九州才說道:“跟你有過接觸的人,我都調查過,這個李萬徹雖然腦子不好使,但為人耿直,又熱心助人,他的工廠裡,有不少都是冇有文化的農民,可他不嫌棄,遇到有事,還會提前支付工資,這種人,值得一幫。”

“哦。”

謝芷秋點了點頭,隨即湊了過來,十分曖.昧的說道:“你為什麼把我身邊的人都調查的這麼清楚,該不會是佔有慾在作祟吧?”

“還真被你說對了!”

葉九州一把把她摟了過來,裝作惡狠狠的模樣,道:“實話告訴你,我對你瞭如指掌,你這輩子都休想逃出我的手心了。”

謝芷秋被他逗得咯咯直笑,頓了頓,才正色道:“你的錢究竟哪裡來的?”

兩人結婚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對她來說,葉九州依舊像個迷一樣。

剛開始,葉九州給她買車,她還以為葉九州把全部積蓄都拿了出來。

可後來,隨便一獎勵,就給兄弟門買車,動輒幾十輛,花了幾千萬,連眼皮都冇有眨一下。

現在更是直接拿出了三個億,依舊一臉的無所謂。

就算是印鈔票的,也不該這麼淡定吧?

“彆人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