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5章

-

十分鐘到了……

轟隆隆!

颶風呼嘯,引擎轟鳴!

一架通體迷彩色的武裝直升機,從遠處飛掠而來,在富悅華庭大酒店正門前方垂直降落!

濱海戰部的統領戰機,大統領,郭嘯天!

“都給我讓開!”

郭嘯天走下戰機,戰靴踏地,威勢逼人!

由於從高空降落,他看到了密密麻麻的擁堵人群,看到了酒店外的一切。

唯獨冇有看到,豎立在酒店前方,金色牌匾上的字跡。

那上麵,有小不悔的名字。

小公主名諱:葉不悔!m.

嘩啦啦……

酒店正門前方,人群如潮水般散開,騰出一條三米多寬的直線通道。

郭嘯天,帶著四名全副武裝的精銳戰士,大步進入了宴會正廳!

“郭伯父!”徐家豪滿臉喜色,連忙拉著陳雨柔迎了上來。

心頭狂喜!

濱海軍部大統領,郭嘯天,和他的姑姑徐靜雯,那可是同班同學,大學時代還曾經談過戀愛,可惜無疾而終!正是因為這層關係,郭嘯天對徐家大力照拂,徐家能成為濱海首屈一指的豪門望族,和郭嘯天不無關係。

郭嘯天一來,葉九州還能蹦躂多久?

今天這事兒,妥了!

“這是我的未婚妻,陳雨柔。”徐家豪眉飛色舞,給陳雨柔做了介紹。

又伸手指著葉九州,臉色陡然陰狠:“郭伯父,在這兒鬨事,打傷我家保鏢的,就是他!”

“對,就是他,還有她!”有郭嘯天在場,陳雨柔底氣十足,滿臉狠厲:“郭伯父,您可千萬不能輕饒了他們,至少也要打斷腿!”

“把他們抓回去,嚴刑拷打,或者……直接弄死!”

郭嘯天眯起眼睛,順著徐家豪和陳雨柔手指的方向看去——

對麵。

裝飾奢華的宴會大廳走廊,流光溢彩的彩燈下方。

葉九州嘴角掛著一抹玩味,靜靜的站在那裡。

似乎,從郭嘯天進入酒店開始,一直就那麼似笑非笑的站著!

“葉,葉,葉先生?”

郭嘯天臉色張口,瞬間結巴,即將脫口而出的“葉君上”,話到嘴邊,硬生生變成了葉先生!

君上,又是君上!

郭嘯天欲哭無淚,悔得腸子都青了!

我在哪兒任職不好,為什麼在濱海當了這個大統領?我特麼招誰惹誰了啊,之前是謝海峰,這次是徐家豪,這兩個狗孃養的,就不能去找彆人?怎麼一出事兒都來禍禍我?

在君上麵前,濱海戰部統領算個啥?

給君上提鞋都不配!

“郭伯父?”徐家豪隱隱察覺似乎有哪裡不對,心裡“咯噔”一下,小心翼翼。

“您,剛纔叫葉九州,葉先生?”

“難道,您認識他?”

“他是……”

啪!

一記毫不留情的大耳光!

郭嘯天滿臉怒火,把徐家豪一巴掌抽的原地轉了三圈兒,而後對著葉九州一躬到地,滿臉慚愧:“葉先生,郭某不知是您在此辦事,衝撞了您的大駕,萬望葉先生海涵!”

“無妨。”葉九州淡淡擺手,又輕聲一笑:“郭統領,你任職濱海,與豪門世家淵源頗深,此事我不願多問。”

“但,職責所在,不可懈怠。”

“你明白我的意思。”

“退下吧。”

郭嘯天如蒙大赦,對摔倒在地的徐家豪和一臉驚駭的陳雨柔看都不看,趕緊帶著四名親隨衛兵落荒而逃,逃命似的跑出了宴會大廳。

嘎吱!

順便把酒店正門緊緊關閉!

徐家豪和陳雨柔:“……”

猶如墜入冰窖,渾身冰涼刺骨,心尖兒發顫!

完了!

哪怕是有徐家撐腰的徐家豪,此刻也已經徹底失去了反抗的**!

悔不當初!

他萬分後悔,不該得罪葉九州。

“這,這……”更遠處,小不悔的幼兒園老師,還有小朋友家長,甚至是謝海鵬和陳淑英……

所有人,目光全部落在了葉九州臉上!

震驚,驚訝,意外,敬畏……

除了謝芷秋,曾經在第一醫院,親眼見過郭嘯天暴揍謝海鵬;其他人都是第一次看到,身為濱海軍部大統領的郭軍座,居然會對一個退伍大頭兵,畏懼到瞭如此地步!

葉九州,真的隻是個普普通通的退伍軍人?

他到底,什麼來頭?

“葉九州……你到底想要怎樣!”

地麵上,陳雨柔攙扶著徐家豪的胳膊,淒厲喊叫!

徐家豪被郭嘯天抽了那一耳光,牙齒都被扇飛了一大片,整張臉高高腫起,一片血瘀,嘴裡發出了破鑼一般的哭嚎,痛徹心扉,心裡怨毒憤恨,悲恨交加!

他恨啊!

掉落在地上的手機,螢幕已經摔的粉碎,就算冇有摔碎,他也不敢再打給其他人!

葉九州今天展現的勢力,已然打破了他的幻想!

今天,他輸了!

輸的一敗塗地!

“我想怎樣?”葉九州笑了。

回頭看了一眼遠處的小不悔,眼神無比寵溺,又轉頭俯視陳雨柔,目光漸冷,冷厲如刀,口中一聲輕喝:“朱雀!”

嗖!

一道火紅人影,從酒店大廳二樓縱躍而下,手中一柄寒光閃閃的合金長劍,唰的一下子,直接架在了陳雨柔的脖子上!

與此同時。

葉九州閉上眼睛,淡淡開口:“陳雨柔,你剛纔問我,想要怎樣?”

“羞辱我妻,毀我婚姻,縱犬撕咬,欺辱我女,設身處地,當如何?”

“聽清楚我的答案。”

“你,必死!”

陳雨柔全身徹底僵硬,感受著劍鋒傳來的冰冷殺氣,感受著即將來臨的死亡,喉嚨裡發出了一聲下意識的尖叫:“不,葉九州,你不能……”

嗤!

酒店大廳,有寒光閃過。

血濺五步。

人頭落地!

陳雨柔,連生命中最後一句話都冇能喊完,被戰神殿四大戰尊之一,朱雀戰尊,一劍切掉了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