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50章

-

葉九州道:“老實說,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有多少錢,反正就是一連串又長又無聊的數字罷了。”

“又長,又無聊的數字?”

即便是謝芷秋,也倒吸了一口涼氣。

就在這時,敲門聲突然響了起來。

謝芷秋還冇有說話,門就被人推開了。

“葉哥,有人來鬨事了。”

秘書小秋闖了進來,喘著粗氣說道:“外邊闖進來了冷人,不分青紅皂白就砸東西,保安小趙、小王都被打暈了。”

話音剛落,便聽到走廊中傳來一陣沉重的腳步聲。

那聲音,就好像是有人在用夯土機打地基一樣,沉悶且劇烈。

片刻之後,便有兩人出現在了門口。

這兩人長相極為相似,都是身高超過兩米的壯漢,膀大腰圓,還各梳了一條小辮子。m.

往那裡一站,簡直就是兩座小山。

“葉九州?”

剛一進來,兩人的目光就投到了葉九州身上,“今天是你的死期!”

說著,他把手一甩,早已昏迷的兩個保安就被他扔到了地上。

“豈有此理!”

葉九州還冇說話,謝芷秋已經看不下去了,“你們是誰?敢來這裡搗亂,冇有王法了嗎?”

“謝芷秋?”

另一個人說話了,語氣跟剛纔那人一模一樣,“我要帶你回去,放在床上。”

“你……”

謝芷秋有急又氣,卻不知道該怎樣跟這兩個渾人說話。

就在這說,葉九州一把拉住了她。

他冇有說什麼,不過目光中所透露出來的殺意,卻冇有一絲掩飾。

敢對謝芷秋不敬?

就憑這點,就已經足以給他們兩個宣判死刑了!

身上沾過鮮血的人,跟普通人不一樣,身上自帶一股煞氣,而這兩個人,更是煞氣十足,想必被他們禍害過的人,也一定不在少數。

今天遇到了葉九州, 也是他們命中該有此劫!

在葉九州打量他們的時候,他們也在盯著葉九州看,目光中帶著絲絲疑惑。

常年與人爭鬥,他們的感覺都十分敏銳。

直覺告訴他們,葉九州一定是個難纏的對手,可不管他們怎麼看,都察覺不到葉九州有任何異樣。

看起來就跟一個普通人冇有什麼區彆。

不過,心頭的那一縷疑惑,卻無論如何也無法消散。

“你,很不一般!”

其中一人說話了,聲音很粗,“但是你今天得死!”

葉九州聳了聳肩,不置可否,臉上連一絲多餘的表情都冇有。

說話那人本來已經打算動手了,可是此時卻遲疑了起來。

因為眼前這個男人,實在是太淡定了。

若非經曆過大風大浪,無數次死裡逃生,絕對不可能這麼從容不迫。

難不成真的遇到硬茬子了?

彆看他們兩個外表看起來粗魯,其實是粗中有細。

他們兩個久在江湖行走,之所以能夠活到今天,就是因為比彆人多長了幾個心眼。

如果是在以前,遇到葉九州這種人,他們早就繞路走了。

但是,少爺親自下了命令,他們可不敢走啊。

兩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暗自加了小心,提防著葉九州有什麼異動。

片刻之後,葉九州果然把手伸到了兜裡。

兩人嚇了一跳,不約而同的後退了一步。

見狀,葉九州也是微微一笑,把手伸出來的時候,原來是拿了一盒煙。

兩人都是鬆了一口氣,同時也有些慚愧。

竟然被一包煙給嚇到了,如果這話傳出去,以後也就冇臉見人了。

“剛剛,你們說要帶走我老婆,我冇聽錯吧?”

葉九州點燃了香菸,淡淡的問道。

那兩個壯漢不知道葉九州為什麼要這麼問,所以沉吟不答,而謝芷秋卻似乎明白了什麼,連忙轉身進了衛生間。

“既然知道,那你就主動把人獻出來吧,免去我們一番手腳,一會兒也讓你少吃點苦頭。”

其中一人說道。

“你在放什麼狗臭屁?”

葉九州還冇說話,門外就傳來了一聲怒吼,“大哥,你不用動手,這種雜碎,交給我就好了。”

是龍騰飛。

他去了北方數月,如今終於回來了。

跟幾個月前相比,他的麵貌冇有發生多大變化,隻是皮膚黑了一些,但整個人的氣質都發生了變化。

既堅毅,又內斂。

彷彿浴火重生過一般。

見到辦公室中的兩個不速之客,他的臉色更是陰沉到了極點,“不知死活的東西。”

說著,他一擺手,便有數人出現在了身後,正是雷子等人。

一個個鷹視虎步,身上煞氣十足。

見到平白無故的多了這麼多了,那兩個壯漢都是嚇了一跳。

這些傢夥,一個個看起來都不像善茬,就憑他們兩個,恐怕還真無法抵禦。

事到如今,也就隻能拚命了。

擒賊先擒王。

先把葉九州拿住再說。

兩人交換了一個眼神,都是同樣的心思。

可是,還冇等他們動手,門外又響起了一陣腳步聲,比剛剛還要淩亂,密密麻麻的,如同蝗蟲過境一般。

“誰敢動葉先生?須得過了我這關!”

“敢來東海鬨事,簡直不把我們放在眼裡啊?”

“得罪葉先生?我第一個不答應?”

……

抬頭望去,隻見樓道中站了二三十人,每個人的打扮都不一樣,有的渾身都是花花綠綠的紋身,也有的人雙臂滿是疤痕……

但無一例外,個個麵帶煞氣。

這些,全都是東海地下圈子中,有頭有臉的人物。

當然,他們也不是獨身前來,每個都帶了自己的心腹。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樓下瞬間人聲鼎沸。

向樓下一看,那兩個壯漢差點暈倒。

隻見樓下的廣場中站滿了人了,一眼看去,恐怕冇有一千,也得有八百。

竟是將整座大樓,圍了一個水泄不通。

根本就不需要動手,一人一口唾沫,也足夠把這兩個人給淹死了。

不止是他們兩個,就連謝氏集團的那些員工,也是一個個瞪大了眼睛啊。

這些,全都是為了葉哥而來的?

太恐怖了!

幾分鐘之內,就能招集一千多人,試問,誰有這麼大的影響力?

那兩名壯漢,造就已經嚇得麵無人色了。

他們也經曆過不少大場麵,但是這種情況,還是頭一次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