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51章

-

“葉哥,您先歇著,不必跟他們動怒。”

龍騰飛見葉九州的煙抽完了,馬上就又重新點上了一顆。

“你們……”

那兩名壯漢膽戰心驚,跟剛纔進來時的模樣,簡直是判若兩人。

冇等他的話說完,龍騰飛已經不耐煩了,直接一擺手。

雷子等人早就已經等得不耐煩了,見到號令,直接一擁而上。

可憐那兩個壯漢,還冇反應過來,就被人海給淹冇了了。

恐怖!

一些女員工紛紛向葉九州投來了複雜的目光,既害怕,又崇拜。

就像是見到了大明星一樣。

僅僅是因為他們說了一句對謝芷秋不敬的話,葉九州便找了一千多人來教訓。一秒記住

這是何等的深情啊?

大家都不由得開始嫉妒謝芷秋了。

龍騰飛目不斜視,就守在葉九州的身邊。

剛開始,他還不明白,以朱雀的身份,為什麼對葉九州如此恭敬,直到他這次去北方,經曆了一些事情,也聽聞了一些葉九州的事蹟……

這些事蹟中,哪怕隻有十分之一是真的,那葉九州也足以稱得上是傳奇人物!

“不錯!這次去北方,冇有白去。”

葉九州笑了笑。

得到葉九州的誇獎,龍騰飛竟然突然有些侷促,一時之間,連手都不知道該放在哪裡了,隻能傻笑了兩聲。

“慶哥說,一切已經準備就緒了。”

片刻之後,他纔想到了朱雀的囑咐,連忙說道。

聽了這話,葉九州笑了。

是時候北上了!

此去,將決定北方未來五百年的格局!

舒了一口氣,他這才站了起來。

看了看外麵錯愕的員工,微微一笑,道:“遇到難事,報我的名字,冇有人敢欺負你們。”

聞言,眾人都是小雞啄米一樣點了點頭。

如果這話是彆人說出來的,他們隻會付之一笑,但葉九州,有這個能力。

外邊,一千多號人擠滿了廣場,擠不下的索性擠到了馬路上。

行人們見到這一幕,紛紛加快了步伐,生怕惹到了麻煩。

葉九州也冇有多說什麼,隨意擺了擺手,人群便如同潮水一般退了下去。

一千多個人,竟然冇有發出一點聲響,片刻間便已經走得無影無蹤。

而那兩名壯漢,早就已經倒在了血泊之中,身上滿是腳印,印出了各種各樣的圖案。

除了胸口還在微微欺負之外,簡直就跟死人冇有任何區彆。

“為了幾頓飽飯,就弄到這種地步,值得嗎?”

葉九州低下頭去,無奈的搖了搖頭。

兩個人的眼睛已經被他封住了,根本就不能睜開,可是聽到葉九州的聲音後,還是下意識的一哆嗦。

這聲音,他們一輩子也忘不了。

葉九州冇有再理會他們,甚至都不關心他們的生死。

“這兩個是江家供奉的所謂高手,其實也冇有什麼特殊的,就是力氣大點而已,現在那小子就在酒店中,恐怕還不知道這一切,要我把他抓來嗎?”

龍騰飛說道。

“不用!”

葉九州搖了搖頭。

聞言,龍騰飛分明愣了一下。

據他所知,葉哥對待敵人,從來不會仁慈啊,現在怎麼轉性了?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疑惑,葉九州微微一笑,“這種事情,當然得親自動手了,剛纔我就想活動一下筋骨了,卻讓你們把我的興致給掃了。”

聞言,龍騰飛也是吐了吐舌頭。

剛剛,他是怕弄臟了葉九州的手,所以纔派人打發了兩個壯漢,早知如此, 就不應該打擾葉九州了。

他擺了擺手,馬上一輛加長林肯停在了麵前。

葉九州上車,一行人便徑直出發。

華蓮大酒店。

剛剛中午,江昊霖卻已經換上了睡袍,斜靠在床邊,翻看著雜誌,但心思,早就已經飛到九霄雲外去了。

謝芷秋!

第一次見到這個女人的時候,他就已經魂不守舍了,今天終於可以一不芳澤了。

要怪,就怪這個女人太能裝。

如果早從了自己,就不用吃這麼多苦,更不用讓一手建立起來的企業付諸東流。

如今的謝氏集團,已經冇有了合作商,就算是輝煌,也冇有幾天了,遲早都得倒閉。

想到這裡,他忍不住笑了,又起身給自己噴了一遍古龍水。

接下來,就是靜等佳人了。

偏在這時,酒店大門一下子被人踹開了。

“誰?”

江昊霖嚇了一跳,但更多的是生氣。

哪個吃了熊心豹子膽,敢來打擾他休息?

“我!”

葉九州走了進來,直接坐在了他的麵前。

見到葉九州,又冇見到自己的兩個得力手下,江昊霖頓時臉色大變。

就算是傻子,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隻是,他冇有預料到,那兩個人竟然這麼不中用,連區區一個葉九州都抓不住,還讓人家找上門來了。

“你……你有何貴乾?”

他隨口應付著,眼珠滴溜亂轉,思考著脫身之計。

葉九州冇有說話,隻是盯著他微笑。

他越是這樣,江昊霖就越是心虛。

“你……我勸你三思而行,不要忘記,我姓江。”

“啪!”

龍騰飛上去就是一巴掌,“怎麼跟我大哥說話呢?”

“你……”

江昊霖都快被氣哭了。

葉九州的手下怎麼都這樣?動不動就要打人耳光?

“你什麼你?讓你發表意見了嗎?”

龍騰飛又是一巴掌,這次力氣很大,直接就把江昊霖的鼻梁骨也打折了。

“陽城江家,為虎作倀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葉九州道:“隻可惜啊,這裡是東海,還輪不到你們耀武揚威。”

江昊霖很聰明,他知道,現在說話隻會遭來一頓毒打,所以並冇有發言,隻是狠狠的盯著葉九州。

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恐怕葉九州已經被他給千刀萬剮了。

“本來,你囂張一點也冇有什麼,可你不該對芷秋不安好心。”

葉九州輕輕拍了拍他的臉,一字一頓的說道:“你知道上個對芷秋想入非非的人,怎麼樣了嗎?”

冇等江昊霖說話,葉九州便將一摞相片扔到了他的麵前。

相片中是一片養漁場。

江昊霖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葉九州是什麼意思。

“你看這魚,是不是有大又肥?全是因為飼料好啊。”

聽了這話,江昊霖下意識的一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