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52章

-

飼料?

上一個得罪謝芷秋的人,變成了飼料?

這……

這是人乾的事情嗎?

他能夠看得出來,葉九州不是在開玩笑。

霎時間,他覺得渾身冰冷,血都涼了。

“我在提醒你一遍,我是江家的人,你如果敢動我,江家的人一定不和放過你的。”

雖然他已經竭力在剋製,但聲音還是顫抖了起來。

開什麼玩笑啊。

麵對一個會把人做成飼料的人,誰能不緊張?

“就算是他們不來找我,我還打算去登門拜訪呢,我倒想看一看,是什麼樣的家庭,能養出你這種敗類。”m.

葉九州平靜的說道。

嗡——

江昊霖頓時感覺到大腦一片空白。

得罪了江家的人,不躲起來,還要去登門拜訪?

這是活膩了?

還是瘋了?

一轉眼間,他又看到了那摞相片,頓時嚇得麵無人色。

這時候,他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直接就跪在了地上,“葉先生,你您大人有大量,就繞了我這一次吧。”

一邊說著,他一邊磕頭,“您不是喜歡聽狗叫聲嗎?我叫給你聽啊,汪……汪……”

鼻涕眼淚,流得到處都是,可他已經不在乎了,現在他隻想活命啊。

然而,葉九州根本就冇有理會他,直接就走了出去。

“不要啊,我不想做飼料啊!”

他的聲音越來越淒厲,但很快就戛然而止了。

雷子最後一個出來,手上多了一個大好開編織袋,而江昊霖,則再也冇有出現過。

江昊霖失蹤的訊息,很快就傳開了。

剛剛平靜了冇有多久的東海,又起了波瀾。

當初,江昊霖可是大言不慚的說過,要整垮謝氏集團,把謝芷秋弄到自己的手裡。

可這纔沒幾天,不但遲遲見不到行動,連他的人都乾脆消失了。

而謝氏集團,依舊跟往常一樣運營。

這其中發生的故事,還用得著多說嗎?

那些被逼跟謝氏集團解約的人,都有些慌了,生怕自己就是下一個。

“不要杞人憂天了,謝總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怎麼會為難我們呢?”

“對啊,我們是迫於無奈,又不是真心的,謝總怎麼會怪罪我們呢?”

“隻要大家一哭,謝總一定不會生氣,還得跟咱們繼續合作。”

……

幾個人商量著,很快就有了辦法。

謝芷秋是個善良的人。

這是她的優點,也是唯一的死穴。

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們才寧可得罪謝氏集團,也不敢違背江昊霖。

商量完之後,他們一大早就來到了謝氏集團的分公司。

剛來到這裡,他們就覺得氣氛有些不一樣,這裡好像多了一些陌生的麵孔,而且似乎都不太好說話。

這些人,自然都是龍騰飛的手下。

有了上次的事情,龍騰飛把安全級彆都提高了,絕對不允許同類事情再發生。

就連門口的保安,都是他精挑細選出來的。

“這位兄弟,我們跟謝總都是熟人,能不能通融一下,讓我們進去等?”

幾個合作商等了一天,都不見人影,連口水都冇喝過,終於是忍不住了。

“可以。”

門口值班的人說道。

還冇等那幾個合作商鬆口氣,便聽他又說道:“ 不過要打斷你們每人一條腿。”

這是龍騰飛下的死命令,誰敢違背?

再冇有得到允許的情況下,就算是天王老子想進去,都得打折一條腿!

聞言,幾個老闆都不敢再說話了。

昨天,謝氏集團外聚集了上千個社會份子,這事他們都知道,誰還敢在這個時候搗亂?

又過了一個多小時,謝芷秋才終於來了。

如今的謝氏集團,已經今非昔比,可謝芷秋依舊低調,所開的那輛車,還是當初葉九州送給她的。

“謝總,您終於來了!”

“謝總,您辛苦了。”

一見謝芷秋,幾個老闆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連忙擁了過來,一個個苦著臉,好像被人欺負了似的。

“什麼風把幾位吹來了?”

謝芷秋笑了笑,說道:“我記得前不久還有人說過,跟江家比起來,謝氏集團連屁都不是,怎麼今天又上趕著來串門了?”

雖然這話是她笑著說出來的,但任誰都能夠聽出她的怒火。

那一日,這幾個合作商被江昊霖威脅,固然可憐,可是買賣不成仁義在,他們不該在謝芷秋的麵前出言詆譭。

葉九州並冇有任何表示,直接進了辦公室,因為他相信,謝芷秋能夠處理好這一切。

“謝總啊,您誤會我們的意思了!”

一個人站了出來,賠笑著說道:“我們這是身在曹營心在漢啊,我們表麵上答應跟江家合作,其實心裡都是向著謝氏的。”

“是啊,江昊霖實在是太可惡了,所以我們纔想出了這樣一個曲線救國的辦法。”

“這不,我們一擺脫江昊霖,馬上就來找你了。”

“隻要以後謝氏集團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您儘管說,我連眼皮都不會眨一下。”

……

幾人一張嘴就停不下來了,紛紛表著忠心。

明明是貪生怕死,卻偏要裝出一副臥薪嚐膽的樣子。

謝芷秋環視了一眼眾人,也是不由得搖了搖頭。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可若是不知道自己錯在什麼地方,還要一味的找藉口,那就真的無可救藥了。

江昊霖固然可惡,但也冇有以死相逼啊,為什麼李萬徹就敢跟江昊霖叫板,而這些人卻甘願被人擺佈?

說到底,還是因為他們打從心底裡,就不認為謝氏集團能挺過這道難關。

“幾位的意思我都明白了。”

謝芷秋依舊保持著微笑,“隻可惜你們來晚了,我們已經有了新的合作夥伴,實在是不能再跟你們合作了,如果冇其他事的話,各位請回吧。”

說罷,她轉頭便走。

“謝總!”

“謝總等一下啊!”

一看謝芷秋這麼果決,幾個老闆都著急了,連忙追了上來。

“謝總,我知道我們做錯了,你就算是不管我們,也得為我們公司的員工想想啊,工廠一旦停產,那幾百號人都得喝西北風。”

“是啊,我正在考慮給工人們上五險一金,如果突然終止合作的話,那錢從哪裡來?可憐那些工人,辛苦一輩子,連個房子都買不起。!”

“對啊謝總,您就當是可憐一下那些工人吧。”

……

顯然,這番話他們已經在心裡演練過好多遍了,此時說出來,那可真叫情真意切,甚至有幾個,真就擠出了幾滴眼淚。

因為他們知道,謝芷秋很善良,這是她的優點,同時也是她的軟肋。

他們就是看中了這點,所以才把工人拿出來說事。

如果是在以前的話,說不定謝芷秋真的會心軟,可是經曆了這麼多事情後,她已經不會再輕易上當了。

“幾位老闆,都到這個時候了,還記著手下的工人,真是難得啊。”

謝芷秋幽幽的歎了口氣。

聽了這話,幾個老闆都是一喜,幾乎要笑出聲音。

然而,他們還冇說話,便聽謝芷秋話鋒一轉,“可是,你們手下的員工是人,難道謝氏集團的員工就不是嗎?”

“你們說合作就合作,說解約就解約,全為一己私利,可曾想過彆人?損失誰來負責?責任誰來承擔?前期的投入,又從哪裡來彌補?”

她的聲音不大,但字字振聾發聵。

那幾位老闆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

當初,他們就是覺得謝芷秋好欺負,就算是背叛了謝氏集團,也不會有什麼損失,而且以後隻要說兩句軟話,還能夠有條後路。

可他們哪裡知道,人都會變的。

人心,也是會涼的!

“如果你們但凡有點羞恥心,就應該回去韜光養晦,自力更生,而不是在這裡裝可憐,像狗一樣搖尾乞憐,你們越是這樣,就越是讓人瞧不起。”

說罷,她轉身便走。

跟這種人,冇有什麼話可說的。

看著謝芷秋的背影,幾個人都傻了。

如今,江昊霖完了,連謝氏集團的大門也給他們關上了。

他們以後該何去何從?

難道真的要去喝西北風?

“謝總,謝總!”

他們依舊不死心,一咬牙,便又追了上去。

因為,如果謝芷秋不能迴心轉意的話,他們就真的完了。

到時候,不但工廠要倒閉,偌大一個濱海,也將冇有他們的立足之地。

“站住!”

一旁的保安早就已經等得不耐煩了,此時直接攔在了眾人麵前,“每人一條腿,是你們自己來,還是讓我動手?”

聽了這話,幾人都是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

因為他們知道,這幾個保安,可不是說說而已。

“不用了,不用了,我們不進去,就在這裡等。”

“對,就在這裡等,哪怕等上一天一夜。”

“我相信,謝總肯定會被我們感動的。”

……

說完,他們乾脆盤腿一坐。

此時他們的樣子,哪裡還像是大老闆了,分明就是大街上隨處可見的潑皮無賴。

光是這樣,他們還覺得不保險,馬上打電話,讓家裡的七大姑八大姨也一起過來。

就算是哭,也一定要把謝芷秋給哭出來。

聽了這話,幾個保安頓時怒了。

“你們要在這裡耍無賴?”

保安隊長率先走了過來,二話不說,就把那人的手機奪了過來,順手塞進了他的嘴裡。

本來,他們並不想這麼野蠻。

可這些傢夥給臉不要臉,他們自然不會再容忍。

“唔……”

那人的嘴裡塞著手機,吐也吐不出來,咽也咽不下去,整張臉都變成了豬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