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55章

-

江碧雲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問道。

“是謝氏集團。”

幾個老闆互相看了一眼,異口同聲的說道:“江少跟謝氏集團接觸過之後,便從此消失了,東海市都在傳言,說是江少覬覦謝芷秋的美貌,求而不得,反而惹惱了她,才落得這個下場。”

“謝氏集團?謝芷秋?”

江碧雲微微挑眉。

她雖然從來冇有去過東海省,但是對那裡的情況也比較瞭解,卻從來冇有聽聞過這樣一個公司,更加冇有聽說過這個名字。”

“冇錯,就是謝氏集團。”

一個老闆說道:“本來,謝氏集團也隻是一個小作坊而已,可自從謝芷秋招了一個叫葉九州的上門女婿之後,就成精了,反是跟他們做對的人,不是人間蒸發,就是家破人亡,冇有一個人有好下場。”

“原來如此!”

江碧雲點了點頭,“如此說來,這個葉九州倒是一個狠角色了,上門女婿,有趣,有趣。”

她手托香腮,臉上露出了幾分玩味的笑容。m.

見此一幕,幾位老闆都愣住了。

明明知道自己的哥哥死了,還能笑得出來?

這女人該不會是瘋了吧?

她越是這樣,眾人就越覺得心虛,一個個鼻觀口,口觀心,沉默不語。

江碧雲的大名,他們也是早有耳聞的,輕易絕不敢惹這個黑白通吃的女魔頭。

“好了,事情的前因後果,我大概已經明白了,如果有時間的話,最近我會去一趟東海的。”

江碧雲淡淡的說道:“說不定還會親自去拜訪一下那個叫葉九州的。”

“碧雲肯來濱海,簡直是我們的榮幸啊!”

“有您這句話,就已經足夠了,我們馬上回去掃榻相候!”

幾個人高興得直搓手。

隻要江家的人肯出手,小小一個謝氏集團算得了什麼?

隻要謝氏集團一完蛋,東海依舊是他們的天下!

江碧雲隻是笑了笑,並冇有說話,那幾位老闆倒也識趣,馬上告辭離開。

片刻之後,她打開了筆幾本電腦,打開了郵箱,早有一封郵件發了過來,點開一看,全是謝芷秋的生平。

看過之後,她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同樣是女人,你為何這麼無用?連一個犯了花案流落街頭的人都肯嫁?難道就真的這麼懦弱?”

說到這裡,她瞳孔一縮,殺意迸現。

當初,江家老太爺也想過給她找一個上門姑爺,江碧雲假意答應,結果當天晚上便將那人推到了河裡。

那是她第一次動手殺人,直到今天依舊是回味無窮。

從那天開始,她就明白了一個道理,隻有自己足夠強大,才能將命運把握在自己的手中,否則就隻能任人擺佈。

在她看來,謝芷秋顯然是不明白這個道理的。

“來人。”

她輕輕的拍了拍手,馬上便有一個戴著金絲眼鏡的男人走了過來。

“碧雲,您吩咐。”

這人打扮得文質彬彬,不過容貌卻頗為粗獷,尤其是那對眼睛,好似一對銅鈴一般。

此人名叫蘭濤,是江碧雲少有的心腹之一。

“收拾一下,帶兩個人,跟我去東海一趟。”

江碧雲淡淡的說道。

“東海?”

蘭濤愣了一下,“碧雲,最近一段時間,東海似乎不太平啊,好像是有什麼大人物把手伸到了那裡,我們要不要先打探一下虛實?”

“不用。”

江碧雲笑了笑,“我倒是想看一看那個大人物究竟有多大。”

說到這裡,她還向蘭濤的褲襠瞄了一眼。

蘭濤麵無表情,似乎已經習慣了,眼看無法說服江碧雲,便隻好退了出去。

另一邊。

謝芷秋也忙完了手頭的事情,一看時間,已經是淩晨一點鐘了。

“糟糕!”

她一拍腦門,這纔想起來跟老公有個約會,結果忙起來就拋在腦後了,回頭一看,葉九州並不在辦公室中。

“小秋。”

她推了推早在一旁睡著的秘書,輕聲問道:“你葉哥呢?”

“你還記得葉哥啊?”

小秋嘟了嘟嘴,道:“他三個小時前交代過,他先去餐廳訂位置,等你忙完了,讓我帶你去,這會兒估計餐廳都關門了。”

兩人一邊說著,已經收拾好了東西,剛剛走出大門,便見到一輛躍野車停在了麵前。

在城市中本來就很難見到躍野車,因此兩人都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車門打開,一個身穿迷彩,身姿窈窕的女人走了出來。

寬大的迷彩服並冇有掩飾住她的好身材,反而讓她在七分美.豔之外,又多了三分乾練,說不出的英姿颯爽。

女人,謝芷秋見得多了,但像這麼特殊的,還是頭一次見到。

不用說,這個女人自然就是連夜從陽城趕來的江碧雲了。

在謝芷秋打量她的時候,她也在觀察謝芷秋,很難想象,這麼一個溫婉的女孩子,竟然能成為一家大型公司的總經理。

不過想一想,也就釋然了。

顯然,她也是被扶植起來的傀儡,擺在檯麵上給人看的,真正當家做主的,一定是那個犯了花案的臭流氓。

“你,就是謝芷秋?”

“咦?你是誰,你怎麼認識我的?”

謝芷秋一臉吃驚,在她的印象中,似乎並冇有見過這個女人啊。

“不用怕,我是來救你脫離魔爪的。”

江碧雲道:“告訴我那個利用你的臭男人在哪裡,我替你宰了他。”

啥?

臭男人?

脫離魔爪?

謝芷秋一臉懵逼。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她什麼時候被臭男人利用了?

“你冇聽明白我的話?”

江碧雲失去了耐心,向前走了兩步,一字一頓的問道:“葉九州那個臭男人在哪裡?”

“你是誰?”

謝芷秋警惕了起來,一邊試圖拖延時間,一邊暗示一旁的小秋趕緊通知葉九州。

她不能讓葉九州出事。

絕不能!

“我是誰跟你沒關係,你隻要告訴我葉九州在哪裡就可以了,過了今晚,你就不需要再被他擺佈了。”

一邊說著,她一邊搖頭。

這個女人,究竟是有多傻啊,有人替她出頭,她還不敢吭聲。

難道真的犯賤?

“我不會告訴你的。”

謝芷秋咬著嘴唇,看起來十分害怕,但語氣卻是異常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