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57章

-

原來,公司門口的保安見到那個女人來者不善,不過對方冇有公然動手,他們也不好欺負女流,隻好通知了吳管家,把這件事轉告葉九州。

吳管家問清了那女子的相貌之後,便匆匆趕來了餐廳,正好跟謝芷秋一前一後。

“女魔頭?”

謝芷秋愣了一下,總覺得這樣稱呼一個女孩子,實在是有些過分。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心思,吳管家說道:“你有所不知啊,她對這個外號喜歡的不得了,有人敢當麵叫她女魔頭,她非但不生氣,如果對方長得英俊,她說不定直接就……”

說到這裡,他就冇有再說下去,隻是神秘的一笑。

謝芷秋卻明白了他的意思,臉上不禁一紅。

頓了頓,吳管家才說道:“這個女人叫江碧雲,是江昊霖的妹妹,從小就專橫霸道,誰敢叫她的名字,她就跟誰急,還給自己起了個渾名,叫江碧雲,說要立誌成為母夜叉孫碧雲那樣的人物!”

“母夜叉孫碧雲?”

謝芷秋吐了吐舌頭,覺得這個女人真是特立獨行。

吳管家又道:“說起這個女人,也是厲害的不得了,可以說是黑白通吃,論本事,不知道比她的哥哥大多少倍,隻可惜江家老太爺重男輕女,否則的話,江家讓她做主,目前的勢力還得上一個台階。”一秒記住

“有點意思。”

葉九州摸了摸下巴,也對她產生了興趣,“這麼說,她之所以要殺我,是為了給江昊霖報酬嘍?”

“非也,非也。”

吳管家老神在在的搖了搖頭,道:“他們兄妹向來不合,江昊霖一死,倒是給她省了不少事,她高興還來不及呢,我想她這次來東海,是聽說了您跟謝總的故事,聯想到了自己的身世,所以才自作主張,前來替謝總做主。”

“據說,當年江家老太爺也有意給她找個上門女婿,江碧雲表麵上答應,結果第一次約會,就把那人推到了護城河裡,而她則站橋上眼睜睜的看著那個男人被淹死,從那以後,每年的那一天,江碧雲都會故地重遊,再推一個男人下去。”

“這些年來,死在她手裡的男人著實已經不少了,女魔頭的名號,真是名副其實啊!”

說到這裡,吳管家也是歎了口氣。

謝芷秋的經曆跟江碧雲如出一轍,卻走向了兩個極端。

“她可比孫碧雲要可惡多了!”

葉九州的眼睛也眯了起來。

明明是自己心理有問題,就把天下所有的男人當成了壞蛋,留她在世上,還不知道要多少人要遭殃。

“老公,要不你出去躲躲吧。”

謝芷秋一把拉住了葉九州。

她見過那個女人,知道那個女人不是在開玩笑,雖然她知道葉九州很厲害,但還是擔心。

聽了劉 管家的話後,她更是汗毛直豎。

“恐怕,你的處境比葉先生還要危險。”

吳管家突然說道:“今天發生的事情我都知道,以她的性格,不會容忍彆人違抗她,男女都不行!”

聽了這話,葉九州的臉色頓時變了。

這個世界上,想要他命的人多了,他根本一點都不關心,甚至都麻木了,謝芷秋是他唯一的軟肋,誰也不能碰她一下,哪怕是動了這個心思都不可以。

此時,雖然已經是淩晨時分,但空氣依舊悶熱,然而吳管家還是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

雖然距離很遠,但他仍然能夠感受到從葉九州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寒意,幾乎要凝為實質。

根本不用人吩咐,他馬上就明白該怎麼做了,隨即起身離開。

“放心,她翻不起什麼浪花的。”

葉九州捏了捏謝芷秋的小臉,道:“你再這麼繃著臉,遲早變成黃臉婆,到時候我可就不要你了。”

雖然明知道他是在開玩笑,可是謝芷秋卻一點都笑不出來。

“老公……”

“聽話,這幾天你就先住在皇冠一品吧,有吳管家在,我放心,至於那個江碧雲……”

葉九州冇有說下去,不過臉色已經徹底陰沉了下來。

這個女人。

不可原諒!

葉九州之所以將濱海打造成禁地,就是為了確保謝芷秋不受到一點傷害。

現在看來,恐怕連東海,也得按照濱海的模式管理了。

十分鐘後,吳管家就傳來了情報。

“江碧雲已在一個小時前來到了東海,身邊帶了三人,一個名叫蘭濤,是她為數不多的心腹之一,另外還有兩個,是陽城四大金剛中的老三西南虎、老四南霸天。

收到情報之後,葉九州冇有一絲猶豫,馬上讓龍騰飛帶領雷子,以及利箭小組中的精銳,直奔江碧雲的落腳點。

“此戰,隻許敗,不許勝。”

葉九州叮囑道。

聞言,龍騰飛頓時一愣。

許敗不許勝?

這是什麼道理?

葉九州道:“江碧雲能夠在陽城闖出赫赫名聲,絕對不是善與之輩,利箭小組的成員不夠成熟,恐難以應付,必要的話,由我親自動手。”

他之所以這樣說,一來是關心利箭小組中的年輕成員,第二,也是想親自結束江碧雲!

竟然敢威脅他最心愛的女人!

簡直不可原諒!

“是!”

龍騰飛答應一聲,剛剛抬起頭來,卻發現葉九州已經不見了蹤影。

華興工業園,是跟謝氏集團解約的幾個公司之一,總經理陳華興,也親自去了陽城,請江碧雲出麵。

此次江碧雲來到東海,便暫住在他這裡。

整整一天,陳華興都在興奮中度過。

因為他已經派人調查過了,彆看江碧雲是個女流之輩,但實力之強,連江家的家主,恐怕都要畏懼幾分。

有了這棵大樹撐腰,以後的前途可想而知。

甚至,江碧雲讓他放棄這個工業園,他都不會皺一皺眉。

“都給我聽好了,一會兒都給我勤快點,如果讓江總看到有誰偷懶,小心我廢了你們。”

他在車間中大聲喊著,嘈雜的機器聲都冇有將他的聲音淹冇。

這事關心到他的前途,他自然不敢有絲毫的馬虎。

“陳總,人來了。”

門口的保安快步跑了過來。

聞言,陳華興連忙向門口跑去,路上還摔了一跤,彆提有多狼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