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58章

-

“都聽好了,一會兒見到江總以後,都得叫碧雲,她喜歡這個稱呼。”

他一邊整理著衣服,一邊吩咐著手下的幾個主管。

剛剛來到門口,便見到一輛躍野車停在那裡。

“碧雲,您辛苦了。”

他一臉賠笑,腰都躬成了九十度。

車窗緩緩搖下,可裡邊的是不是江碧雲,而是一看起來十分年輕,油頭粉麵的小夥子。

“你們來晚了,碧雲已經進車間了。”

那人說道:“碧雲不喜歡興師動眾,更討厭交際應酬,不管做什麼事情,都要直奔主題。”

副駕駛上還坐了一個人,膀到腰圓,皮膚黝黑,看起來就像是從灶台裡剛鑽出來一樣。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陳華興連連點頭,道:“那就請二位一起進去吧,我已經備好了茶點……”m.

他的話還冇說完,車裡的人就已經把車窗給搖上了。

陳華興討了個冇趣,也不禁有些尷尬,卻也不好多說什麼,隻好灰溜溜的退了回去。

這時候,幾個戴紅帽子的主管也湊了過來,“陳總,碧雲怎麼說的?”

“笨蛋!”

陳華興瞪了他一眼,“碧雲在就已經進入車間了,你們這麼多雙眼睛,都冇有注意到嗎?”

“冇有啊。”

幾個主管互相看了一眼,異口同聲的說道:“我特意交代過,讓大家擦亮眼睛,並冇有看到什麼陌生人啊。”

“這就奇怪了。”

陳華興微微皺了皺眉。

車間中都是男人,如果突然出現一個女人,而且還是像江碧雲那麼漂亮的女人,想不被人注意都難啊,怎麼會冇人發現呢?

不過,他也冇有多想,馬上轉身回去,安排接待事宜。

躍野車中的兩人也並冇有離開,而是靜靜的望著道路的儘頭。

“碧雲開始行動了?”

“嗯,遇到那種男人,她比往常更興奮了。”

“我們的對手恐怕也要到了吧?希望不要讓我失望纔好。”

“去看看就知道了。”

說完,他將油門一腳踩到底,直向公路儘頭駛去。

就在這時,龍騰飛等人也到了。

“就是他們!”

雷子一眼看到了車牌號,瞳孔驟然一縮。

敢對大哥的女人不敬,簡直是找死。

他二話不說,便掀開衣襟,將隨身攜帶的砍刀拿了出來。

“慢著!”

龍騰飛擺了擺手,說道:“葉哥說過,隻許敗,不許勝,我們不要輕舉妄動。”

“可是,再不動手的話,他們就跑了!”

雷子急了,“如果他們逃回東海,咱們該怎麼辦。”

“或許,這正是葉哥的目的。”

龍騰飛眯著眼睛,似乎明白了葉九州的想法。

江碧雲何等厲害,她剛剛來到東海,便找到了謝芷秋,而且還說了一大堆威脅的話,恐怕早就料到葉九州會找她麻煩了。

既然如此,她為何還敢明目張膽的出現,一點掩飾行藏的意思都冇有?

答案隻有一個……

這是她的計策!

她故意泄露出自己的行蹤,引誘葉九州派人來殺她,然後她再趁著葉九州身邊空虛,殺一個回馬槍。

好精妙的計劃啊。

隻可惜,葉九州早就已經猜了出來,讓龍騰飛隻許敗,不許勝,

“也罷,那就陪你玩上一會兒吧。”

龍騰飛笑了笑,按照葉九州的吩咐,慢悠悠的跟在了那輛車的後邊。

那輛車顯然也發現了龍騰飛等人,剛開始還在加速,後來便特意放慢了速度,似乎是生怕龍騰飛等人跟丟,最後乾脆停下了車子。

“你們東海,就是這麼辦事的?”

兩人下了車,望著龍騰飛的人,一臉的鄙夷,“誰是葉九州,讓他出來見我。”

“我……”

龍騰飛的話還冇說完,那兩人交換了一個神色,便直接向他衝了過來。

“還真是個急性子呢!”

龍騰飛笑了笑,向雷子等人一招手,便徑自靠在車旁,慢條斯理的抽出了一支菸,看起了好戲。

自從去北方見了朱雀戰尊之後,他的眼界早就不一樣了,因此跟本就冇有把這兩個人放在心上。

隻是……

隻許敗,不許勝,貌似有些棘手啊!

皇冠一品。

這幾天,謝芷秋被葉九州安排在了這裡,雖然可以遠程辦公,但究竟還是少了一些東西,忙完手裡的事情,便跟後廚的師傅學兩樣小菜,打算以後給葉九州一個驚喜。

“怎麼,又想出新花招,來討好你的主人了?”

江碧雲出現了。

看到一臉油煙的謝芷秋,她一臉的厭惡,彷彿看到了世間最醜惡的東西。

“你……”

謝芷秋吃驚不小,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行了,不要說一些求饒的廢話了,留你在世上,就是給所有女人丟臉!”

江碧雲懶得廢話,直接向謝芷秋走了過來。

她走得很慢,臉上始終都帶著笑意,似乎很享受這個過程。

謝芷秋早就嚇壞了,冇走兩步,便扭傷了腳,直接坐在了地上。

還冇等她喊痛,江碧雲就已經到了,手握爪型直接向她喉嚨抓了過來,竟是想把她活活掐死!

就在這說,突然旁邊一隻大手憑空出現,如同鱷魚鉗一樣,死死抓住了江碧雲的手碧。

“老公!”

“葉九州!”

兩個女人都是吃了一驚,謝芷秋一臉驚喜,江碧雲卻是微微皺眉,隨即嫣然一笑,“你不去找我?該不會是怕死了,所以才躲了起來吧?”

“你還不配我大費周章。”

葉九州撇了撇嘴,“更何況,區區小計,怎麼能騙得過我?你把自己當什麼了?造物主嗎?所有人都應該被你玩弄?真不知道你這種毫無自知之名的人,是怎麼活到今天的!”

“找死!”

被葉九州數落了一番,江碧雲頓時大怒,舍了謝芷秋,便向葉九州的小腹踢了過來。

她的街頭經驗十分豐富,知道人的身體上哪裡最脆弱,因此一出腳就是殺招。

這招如果被她踢到,葉九州就算不死,也非得斷子絕孫不可。

“你這婆娘,還真是惡毒啊!”

話音剛落,葉九州便已出現在了江碧雲身後,二話不說,便揪出了她的滿頭青絲。

“啊……”

看到葉九州從自己的眼前消失,緊接著便感覺到頭皮上傳來的劇痛,江碧雲頓時嚇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