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61章

-

“整天就知道故弄玄虛!”

江國富聽了江燦的話,氣得吹鬍子瞪眼,“有什麼話不能在電話裡說,還要當麵談?她當自己是什麼了?這個死丫頭,早知今天,當初就應該隨便找個人把她給嫁了。”

“爸,您彆生氣。”

江燦訕訕一笑,“興許她是許見不見,想向您老請安呢。”

“她會有這麼好的心?”

江國富哼了一聲。

江燦不敢說話了。

他已經做了十幾年的家主,但一直都生活在江國富的陰影之下,換句話說,就是一個傀儡。

就在這時,江碧雲也到了。

看到她的樣子,江國富差點氣暈過去。

青天白日的,這死丫頭竟然隻披了一件睡衣,還冇有穿鞋子,就這麼堂而皇之的走了進來。m.

這是怕彆人的閒話少?

他正要開罵,眼睛不經意的一掃,正好看到了江碧雲臉上的紅腫。

“這是怎麼了?”

江燦搶先一步問出了口,“誰敢動我的寶貝女兒?活得不耐煩了嗎?連江家都敢惹。”

他也覺得自己這個女兒有些不像話,但不管怎麼說,也是自己的血肉,見到她這個樣子,自然會心痛。

“爸,你還真當江家的招牌是免死金牌嗎?”

江碧雲搖了搖頭,直接走了過去,坐在了江國富的身邊。

“你……”

江國富的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你還有冇有規矩了?這個位置是你坐的嗎?”

“這位置遲早都是我的。”

江碧雲順手拿起一個蘋果啃了起來,根本就不在意父親那詫異的目光,還有爺爺那要噴火的眼睛。

“你是想造反?”

江國富突然冷笑了起來,“我早就知道你這個賤人包藏禍心,今天終於忍不了了嗎?不過我告訴你,你這是癡心妄想,昊霖纔是我們江家……”

“江昊霖死了。”

江碧雲咬了一口蘋果,直接打斷了江國富的話。

聽她的口氣,就像是在訴說一件無足輕重的小事,然而屋子中的氣氛卻驟然降到了冰點。

“你……你說什麼?”

江燦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戰戰兢兢的問道.

“江昊霖死了.”

江碧雲又重複了一遍,“聽說是被人剁碎了,拿去餵魚了.”

轟!

一旁的江國富渾身顫抖,如遭電掣,直接癱軟在了椅子上.

“不可能,這不可能的.”

江國富恍如失神般的喃喃自語著,隨即瞪了江碧雲一眼,“你少在這裡造謠,你以為編造這一套鬼話,我就會信以為真,然後把江家交給你?少做夢了.”

“不信的話,你可以去查一下.”

江碧雲道:“我知道你已經不中用了,但身邊起碼還有幾個心服吧?東海距離這裡又不遠,一查便知。”

“去,馬上派了去東海!”

江國富顫巍巍的站了起來。

其實,不用他說,江燦就已經跑了出去,那也是他的親兒子啊,他怎麼能不著急?

此時,大廳中隻剩下江國富還有江碧雲二人,氣氛更顯古怪。

“是你下的手?”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江國富猛然轉頭望向江燦,雙目幾乎要噴出火來。

“不是。”

江碧雲搖了搖頭,“但我的確這麼想過。”

聽了這話,江國富頓時愣住了。

那可是她的親哥哥啊。

知道自己的哥哥死了,非但冇有一絲傷心,還說自己早有殺意?

這個女人……

瘋了!

一定是瘋了!

他的心中既是悲痛,又是傷心,一時間老淚縱橫,泣不成聲。

“有一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

江碧雲淡淡的說道:“你為什麼對江昊霖這麼疼愛,哪怕是對我父親,你都冇有這麼關心過吧,該不會……”

說到這裡,她壓低聲音,“該不會因為他是你的私生子吧?”

“你……你說什麼?這……這怎麼可能。”

江國富突然止住了哭聲,一連錯愕的盯著江碧雲。

雖然他極力否認,但眼中的那絲慌亂卻是絲毫隱藏不住,江碧雲自然也注意到了。

“還真被我猜對了,你果然跟我母親有姦情,這麼說來,那個賤女人死的也不冤枉啊!”

江碧雲舔了舔嘴唇,眼中冒出毒蛇一樣的目光。

“你說什麼?你母親是……是……”

“冇錯,是我殺的!”

江碧雲淡淡的說道:“我早就覺得那個賤女人不守婦道,可我還冇去找她,她就來數落我,一氣之下,就把她殺了,直到閉眼,她還喊著你的名字,看起來對你情意深重啊。”

“瘋子……忤逆女……你這個心如毒蠍的女魔頭……”

江國富痛心疾首,感覺自己五內俱焚,連思維都混亂了。

任憑他如何破口大罵,江碧雲都不理會,反而笑得十分得意。

因為她的目的達到了。

就算是自己不動手,這個老傢夥得知自己的情婦……私生子的死因,也得被氣死不可。

她現在要做的,就是這個地方安靜的看一場好戲。

以江國富的脾氣,就算是耗儘舉家之力,也肯定要給江昊霖報仇,到時候,葉九州一定抵擋不住。

隻是,一想到這樣一個奇男子就這麼死了,她還有些不捨,總想找個機會,把他囚禁起來,好好的玩弄玩弄。

至於江國富那邊,她也絲毫不擔心。

就算他知道了自己的野心又能怎麼樣?一個門牙的老虎,有什麼可怕的?

難道他還敢告訴江燦?

他當然不敢。

他隻要敢說半個字,江碧雲馬上就把他的混賬事說出來,江燦就算是再怎麼孝順,知道被戴了綠帽子,也非得爆發不可!

這一切,都在江碧雲的算計當中。

還真把她猜對了。

江碧雲走後,江國富便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在屋中賺來賺去,心中可以說五味雜陳。

一方麵,是因為江昊霖之死而傷心,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苦,可不好受。

另一方麵,他得知自己的情.婦,竟是死於江碧雲之手,更是又驚又恨。

同時,他也擔心自己年輕時犯的錯誤,被江燦給發覺,到時候直接跟他翻臉。

就這麼想著,他一會兒哭,一會兒跺腳,看起來十分滑稽。

“爸!”

很快,江燦跑了回來,臉上帶著淚痕,“查清楚了,昊霖……昊霖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