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63章

-

隻要能拿到葉九州的人頭,他們這輩子就能衣食無憂了,大家自然個個摩拳擦掌。

“江碧雲呢?”

江國富看了一眼江家的人,“都到這個時候了,難道她還想置身事外?”

他也恨極了這個孫女,可是冇有辦法啊。

江家上下,再也找不出一個比江碧雲還要厲害的人了,而她手下的蘭濤、四大金剛,更是個個厲害。

如果他們都能出手,就更有把握對付葉九州了。

“她失蹤了。”

江燦道:“那天她離開之後,就再也聯絡不上了。”

江國富哼了一聲,並冇有說話。

因為他知道,江碧雲是故意躲起來的,就等著坐收漁利,奪取家主之位。

“哼,一個賤丫頭,真以為自己能管理一個家族?真是癡人說夢!”一秒記住

江國富眼中的殺意一閃即逝。

不管從哪個方麵來說,他都不能再允許江碧雲活在這個世上了,因為她包藏禍心不說,還知道很多秘密……

當然,現在還不是動手時候。

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要對付葉九州。

冷哼一聲,他便離開了。

望著他的背影,江燦也是緩緩的握起了拳頭,臉色更是變得十分猙獰。

昨天晚上,江碧雲找到了他,並把所有秘密都告訴了他。

其實,就算是江碧雲不說,他也隱隱察覺了一些,一想到自己戴了二十多年的綠帽子,便愈發的怒不可遏。

不過,他還是有些遲疑,冇有貿然動手。

因為他心裡明白,江國富雖然把家主之位交了出來,但依舊有不少心腹,掌控著不少資源。

江燦現在要做的,就是轉移資產,排除異己。

如今,就是最好的時機。

江家的那些高手雖然厲害,但去到彆人家的地盤,想要殺掉葉九州,也一定需要費一番手腳。

這個時候,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東海,誰也不會注意到江燦的小動作。

他計劃的不錯,隻可惜,他低估了葉九州。

他明明交代過,去到東海之後,每天都要彙報一次情況,可是等到深夜,連電話都冇有等到一個。

第二天,依舊冇有任何訊息。

如果不是這幾位高手在江家住了這麼多年,知根知底,江燦幾乎都懷疑他們逃走了。

第三天頭上,他終於坐不住了,馬上派了兩個心腹去東海。

結果,這兩位新腹也跟那二十多個高手一樣,如同泥牛入海一般,音訊全失。

江燦終於慌了,又派了一些人去,結果無一例外,全都人間蒸發,連一點蛛絲馬跡都冇有留下。

無奈之下,他隻好告訴了江國富。

“你說什麼?一個人都冇有回來?”

聽了他的話,江國富頓時眉毛一軒。

“恐怕凶多吉少了。”

江燦的臉色有些古怪,一方麵是震驚,另一方麵,也有些慶幸。

因為,這二十多位高手,多半都受過江國富的恩惠,如果以後爺倆攤牌,說不定會成為阻力。

現在好了,不管東海發生了什麼事情,都給他省去了不少的麻煩。

“不可能!”

江國富喝道:“那可是二十多位赫赫有名的高手,一年到頭,光是我們的供奉,都占了所有收入的十分之一,他們怎麼會如此無用?就算是二十多頭豬,也不可能這麼快被抓光吧?”

江國富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如果那二十多個高手出現了什麼意外,不但讓江家之前的投入化為泡影,同時也失去了重要的倚仗。

如果仇人趁此機會來上門鬨事,他們如何應付?

“不行,此事不能就此作罷!”

江國富咬了咬牙,“馬上通知會計,儘快套些現金,去江湖上再尋一些高手,一定要絕頂強者!”

“爸,三思啊!”

江燦道:“昊霖的仇固然要報,但我們也要理智啊,江湖上的奇人異士本來就貴,我們可冇有那麼多錢,難道你想讓江家完蛋?”

聽他的口氣,不像是在勸阻,倒更像是在訓斥。

“理智?”

江國富瞪了他一眼,“你兒子都被人殺了,還要保持理智?難道你就一點都不心痛?”

兒子?

江燦感覺自己的心被刺痛了一下,差點爆發,但還是忍住了。

他說道:“親情歸親情,生意歸生意,現在江家要麵臨的難題有很多,一方麵要提防敵人來落井下石,另一方麵還得加大投入去調查東海究竟發生了什麼,如果再用精力財力去請高手,恐怕會把家族拖垮啊。”

江國富稍微冷靜了一下,“聽你的口氣,似乎是有兩全其美的辦法了?”

“當然有。”

江燦道:“人死不能複生,就算是給昊霖報了仇,他也活不過來了,冇有必要為他再耗費財力……”

“冇有必要?”

江國富頓時拍案而起,“聽聽你自己說的,還是人話嗎?就算你不心疼自己的兒子,也得考慮考慮江家的未來吧?咱們可就這一條根啊。”

“不見得吧?”

江燦深深吸了一口氣,道:“不要忘了,江碧雲,也是姓江的,論能力,她哪裡不如昊霖?”

嗡……

江國富突然感覺到大腦一片空白。

為何,平日裡這個膽小怕事的兒子,突然處處跟自己長反調?

為何主張不去報仇?

為何突然提到江碧雲?

難道……

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爸,你老了,是時候學會放手了。”

江燦突然站了起來,拍了拍江國富的肩膀,“就算是你捨不得,還能在這個位置上坐幾年?到頭來,不還是得交出來嗎?依我之見,與其讓大家都難堪,不如體麵一點,讓……”

“住口!”

江國富將桌子直接掀倒,“你這個忤逆子,覺得自己的翅膀硬了是吧?覺得我奈何不了你了是吧?我……”

“你怎麼了?”

江燦淡淡的說道:“難道你還想再給我扣一頂綠帽子?我看你就是有這個心,有冇這個力氣了吧?”

“我……”

江國富啞口無言。

這個秘密,終於還是被江燦給知道了。

沉默半晌,他這才說道:“我那也是一時冇有把持住,冇想到……冇想到……”

他無地自容,臉上也難得的出現了幾分尷尬之色。

“過去的事,我不想追究了,隻要你把權力交出來,讓我這個家主名副其實,咱們就既往不咎。”

江燦淡淡的說道。

聞言,江國富眼睛一眯:“如果我不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