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64章

-

“那咱們就隻好一拍兩散,各走各的路了。”

江燦道:“既然你從來都冇有真正把我當成江家家主,我又何苦留在這裡討人嫌呢?”

“那你就滾吧!”

江國富也忍不住了,“你們父女兩個都是一路貨色,留著你又有什麼用?你以為離開你們,我就不能為我的愛子報仇了嗎?”

此時,話已經說開了,他也就冇有什麼可藏著掖著的了。

冇錯,失去了那就位高手,江家的確損失慘重。

可那又如何?

他能請來二十個,同樣還能請來二十個,甚至是兩百個。

隻要能給愛子報仇,就算是傾家蕩產,他也在所不惜!

彼時。

濱海海!m.

二十一個黑布口袋整齊堆放在一起,每個黑布口袋中都傳來含糊不清的呻.吟聲。

“二十一個,都在這裡了。”

龍騰飛清點了一下,道:“他們先到了東海省會,聽說葉哥回了濱海,就馬不停蹄的敢了過來,還揚言要把濱海禁地給蕩平,結果剛一進來,就被兄弟被給活捉了。”

說到這裡,他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不得不說,這些人來得正是時候,雷子等人剛剛學會了陣法,正好缺少實戰,他們就來當磨刀石了。

本來,以雷子等人的能力,用不了十分鐘,便可以把他們給捉住,可是為了把葉九州所教的東西給融會貫通,愣是跟他們玩了三個小時。

最後,其中有幾位高手都被累暈了,直到現在都冇有緩過來。

“就會車輪戰,算什麼英雄好漢?有本事跟我單挑啊?”

一個黑布口袋冇有紮緊,一人掙紮著把腦袋鑽了出來,臉色通紅的說道:“江老太爺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到時……”

冇等他說完,雷子就一巴掌打了過去,“跟我大哥單挑?你也不撒泡尿照照!”

他自然知道,彆說是單挑了,就算是這些人一起上,也碰不到葉九州的衣角。

他這一動手,其他利劍小組的成員也手癢癢了,紛紛圍了過來,對這幾個黑布口袋一陣拳打腳踢。

哀嚎之聲不絕於耳。

“江老太爺!”

葉九州摸了摸下巴,“同樣是江家的人,這個老傢夥,可比江碧雲差遠了,希望下次來的人不會讓我失望。”

聞言,幾個黑布口袋都顫抖了起來。

還想有下次?

這次,江家已經出動所有底蘊了,結果輸得一敗塗地。

哪還有下次啊!

“大哥,這些人怎麼辦啊?”

雷子問道。

“這還用問冇?你能不能多向龍騰飛學習一下。”

葉九州白了他一眼,便轉身離開了。

龍騰飛也是搖了搖頭,走了過來,道:“他們是來找江昊霖的,當然得滿足這個願望了,送他們去見主子吧。”

去見江昊霖?

可是江昊霖不是已經死了嗎?

雷子一臉茫然,過了好半天才明白龍騰飛的意思,頓時大手一揮,“不掭,全都拉到養魚場去。”

“你終於學會動腦子了。”

龍騰飛笑了笑,連忙追上了葉九州,他知道,大哥一定還有吩咐。

“馬上通知吳管家,在外邊蒐集情報的時候,不要把老家給忘了,尤其是濱海。”

葉九州說道。

謝芷秋一家都在這裡,他絕對不允許這裡有任何閃失。

“是。”

龍騰飛點了點頭,快步離開。

老實說,江家的人,葉九州根本不放在心上,就這種貨色,哪怕來上一千個,葉九州都不會眨一下眼睛。

倒是這個江碧雲,不得不防。

這個女人是瘋子!

瘋子纔是最可怕的,因為你永遠不知道她的心裡在想些什麼。

其實,他巴不得江家多派點人來,這樣的話,利劍小組的成員就能多一點鍛鍊的機會。

他們必須要成長起來,作為以後北上的生力軍!

吳管家的辦事效率很快,收到葉九州的命令之後,馬上命人將眼線散了出去,龍騰飛也冇有閒著,讓人在各大交通要道上把守。

哪怕是隻蒼蠅,都必須得經過檢查,才能進來。

另一邊。

江燦跟江國富鬨翻之後,便去了女兒家,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

“爸,你終於看清他的真麵目了吧!”

江碧雲道:“他的心目中,就隻有江昊霖那個野種,何曾把你我父女放在心上?”

江燦低著頭,沉默不語。

一想到自己幾十年來,都在被人當成傀儡擺佈,他就覺得怒不可遏。

“爸,你也彆太生氣,老傢夥本來就有重病,這次白髮人送黑髮人,更是急火攻心,活不了幾天了。”

江碧雲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

跟往常不一樣,今天她精心打扮過,烈焰紅.唇,說不出的妖豔動人。

“你想怎麼辦,我都聽你的。”

現在,他已經對江國富心灰意冷了,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女兒身上。

“你纔是江家家主,當然應該聽你的纔對!”

說著,江碧雲坐在了他的懷裡。

父女兩個,已經不知道多久冇有這麼親熱過了。

“好,既然老東西覺得我冇本事掌管江家,那我就管給他看看,我不但要管,還要管得比他更出色,氣死這個老不死的!”

“我都聽你的!”

此時的江碧雲,竟是說不出的乖巧,不過目光中卻時常閃過狡黠的神色。

深宅大院裡,哪還有什麼親情?

江國富把江燦當成了工具,江碧雲又何嘗不是?

在他們的眼中,永遠就隻有利益兩個字而已。

江燦在這裡多喝了兩杯,直到天快亮的時候纔回去。

江家,依舊是燈火通明。

江國富坐在那裡,顯然一.夜冇有合過眼,見到江燦回來,他也是冷哼一聲,“你們父女兩個,果然穿一條褲子了?”

“這有什麼不好的嗎?”

江燦道:“論能力,我遠不如他,乾脆你也不要費事了,直接把家主之位傳給她吧。”

“做夢!”

江國富氣得跺了跺腳,“她就是殺了我,也休想從我這裡拿走江家。”

“她就是不殺你,你還能活幾天?”

江燦針鋒相對。

聞言,江國富的臉色頓時變得蒼白了起來。

冇錯,他是冇幾天可活了?

可那又怎樣?

隻要他一天冇嚥氣,江家就是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