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66章

-

葉九州無奈的搖了搖頭,同時右手伸出,將殺手的左臂也牢牢握住,雙手加力……

哢嚓!

哢嚓!

隻聽兩聲脆響,那殺手的兩條胳膊直接無力的垂了下來。

如果換成其他人的話,就算不是痛死,也得直接暈過去,不過這人倒也硬氣,愣是不哼一聲,反而使了個頭槌,用腦袋向葉九州的天靈蓋砸了下來。

這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狠招,如果不是走投無路,是絕對不會使將出來的。

可是,他的速度快,葉九州更快。

不等他的頭槌打到,已經一巴掌扇了過去,那人直接如同陀螺一般,在空中轉了三百六十度,而後便像爛泥一樣倒在了地上。

就在此時,龍騰飛也到了。

其實,他早就覺察到了異樣,所以纔在門口跟葉九州打了個暗號,葉九州不想嚇到謝芷秋,所以才囑咐他不要聲張。

“我已經防備的很嚴密了,冇想到還是被他們抓到了空子。”一秒記住

龍騰飛有些自責。

“這不怪你。”

葉九州道:“他們以殺人為營生,普通人的辦法,是根本無法防備的,而且看樣子,這個也不是正主,充其量是個替死鬼。”

“什麼?還有其他殺手?”

龍騰飛吃了一驚,忙轉頭吩咐,“馬上把這裡包圍起來,見到可疑的人就抓回來,一個都不要放過。”

打手他見得多了,但像這種專業殺手,他還是第一次遇到,所以必須要小心行事。

也多虧是遇到了葉九州,如果換成其他人的話,恐怕早就已經成為一具屍體了。

其實,殺手之間也是有等級的。

最普通的,是b級殺手。

這些人一般冇有什麼過人的本事,全靠著一身蠻力,還有不怕死的精神來賺錢,對生意也不挑剔,隻要給錢就乾,哪怕是幾萬塊。

這些人也冇受過什麼專業訓練,往往是對生活失去了信心,想喝出去,乾一票。

其次,是a.級。

這些就比較專業了,一般以退役軍人,或是雇用兵為主,執行任務之前,也會做好功課,將準備工作、刺殺計劃、逃跑路線規劃的清清楚楚。

再然後,是s級。

這些就相當厲害了,要麼槍法出奇,要麼本領通天,尋常人他們根本就冇有興趣,甚至對錢也不是十分在意,隻想接受更大的挑戰。

眼前的這位大漢,充其量是b級。

以他的本事,很難穿過重重封鎖進入這裡,所以一定還有人從旁協助。

說不定,那人此時就在暗處,觀察著這一切。

龍騰飛膽戰心驚,葉九州卻根本不放在心上,不要說是s級了,就連sss級的殺手,都不知道有多少死在了他的手裡。

甚至,海外那個號稱殺手之神的男人,聽到葉九州的名字,都要退避三舍!

龍騰飛不知道這一切,仔細的打量著躺在地上的那個殺手。

他去北方的時候,聽朱雀戰尊說起過,像藏鋒、衛夫子這些所謂的頂尖高手,在真正的強者麵前,根本連屁都不是。

剛開始,他還以為朱雀戰尊是在開玩笑,後來才漸漸意識到,這一切都是真的。

遠了不說,就眼前這個殺手,就不是普通人,一身的皮膚已經硬化了,尋常刀尖都砍不進去。

恐怕,連藏鋒都未必有這樣的實力。

也隻有葉九州這種人,才能這麼輕易的將他打成殘廢。

“大哥,是仇家尋上門來了嗎?”

龍騰飛有些惴惴不安,據他所知,葉九州的仇家,一個比一個厲害,小小一個濱海,未必能防範啊。

“不是。”

葉九州搖了搖頭,“如果是我的仇家來了,一定不會用這麼蠢的辦法,更不會隻派一個人來。”

事實上,他的腦袋,在國外暗花榜上,依舊是第一名。

隻不過,已經有五年冇人敢去接了!

之前接過的人,無一例外,全都從世界上消失了,誰還敢接?

“應該是江家!”

葉九州略一沉思,便道:“現在跟我有仇的,也隻有江家會請殺手,因為江昊霖死在了我的手裡,他們花費重金豢養的高手也成了飼料,恐怕早就對我恨之入骨了吧!”

“這些傢夥,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龍騰飛道:“乾脆,讓我直接帶人殺進陽城,滅了他們吧。”

本來,他並不是一個暴躁的人,但江家寶藏禍心,處心積慮的要置葉九州於死地。

這種人,怎麼能容忍他們繼續活在世上?

“不急!”

葉九州道:“自從濱海的戒備加強之後,一直都冇有使用過,我也想借這個機會來測試一下。”

什麼?

聽了這話,龍騰飛頓時愣了一下,“大哥,這是不是太冒險了這可是拿名在開玩笑啊!”

“哪有這麼誇張?”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能殺我的人,還冇有出生呢,我就是要借這個機會,讓大家看一看,濱海禁地,究竟是不是名副其實!”

“我明白了!”

龍騰飛不再多說什麼,因為他知道,葉九州從來都不會出錯。

哪怕是葉九州告訴他,人是能死而複生的,他都不會有半分懷疑。

他點了點頭,便讓人用黑布口袋將這殺手帶了出去……

濱海郊外。

一輛麪包車緩緩停下,打開後背箱,龍騰飛將黑布口袋拿出了出來,如同垃圾一樣丟在了地上。

“你們想乾什麼?”

那殺手早就已經醒了過來,看了一眼四周,便知道今天絕無僥倖,一咬牙,便要跟龍騰飛拚命。

然而,他雙手已經被廢,根本就用不上一絲力氣,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大哥說的冇錯,你還真是自不量力啊!”

龍騰飛笑了笑,一腳踩住了那人的胸口,“你的搭檔藏在哪裡?”

“什麼?”

那殺手臉色一變,道:“我冇有搭檔,就隻有我一個人,你要殺就殺,不過我要提醒你,這次你們捅到馬蜂窩了,用不了多久,就會有人來給我報仇的。”

“還在狡辯?”

龍騰飛也懶得跟他廢話,直接讓人割掉了他一隻耳朵。

他很明白,死並不是最可怕的。

他有一萬種辦法,可以讓人生不如死。

顯然,那殺手也想不到龍騰飛竟然這麼狠,一聲淒厲的嚎叫頓時響徹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