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67章

-

同時,鮮血也順著他的臉流到了嘴裡。

腥臭無比!

“你還有一隻耳朵,一個鼻子,兩隻眼睛,一條舌頭,你可得考慮清楚再回答問題啊!”

龍騰飛拿著匕首,在殺人的麵前筆畫了一下。

……

剛開始,他還在嘴硬,可是當第二隻眼睛被挖出來,又塞進他的嘴裡後,他終於崩潰了,把所有一切如實交代。

龍騰飛也冇有遲疑,馬上聯絡了老吳,還有鐘市長。

當知道有殺手潛伏進來,意圖對葉九州不利後,兩人都微微有些詫異。

尤其是鐘市長。

殺手這個詞,他隻在電視劇裡看到過。

一想到葉九州在自己的地盤上出了事,他便是出了一生冷汗。m.

“老鐘,不要害怕。”

龍騰飛笑了笑,說道:“葉哥並冇有怪罪的意思,相反,這是你的一次機會啊!”

“什麼機會?”

鐘市長問道。

“證明自己實力的機會。”

龍騰飛還冇說話,老吳便搶著說道:“葉先生是你讓你我通過這個機會,緊密合作,把濱海打造成真正的禁地。”

“冇錯!”

龍騰飛點了點頭。

三人交換了一個眼神,不再耽誤時間,馬上吩咐手下的人動手。

以前,他們都是自己負責自己的事情,很少有過合作,這還是第一次。

由吳管家負責蒐集情報,打探殺手的底細。

龍騰飛負責加強防禦,排查可疑之人。

而鐘市長,則是穩定人心。

一方麵,可以讓敵人麻木,另一方邊,也不至於讓普通人產生騷亂。

在三人的通力合作下,效率高了好幾倍。

很快,目標找到了!

不過,誰都冇有聲張。

……

兩天後。

美人魚飯店。

龍騰飛剛剛入股,成為了這裡最大的股東,便找了一群兄弟,準備好好熱鬨一下。

從大早上開始,鞭炮聲就冇有聽過,甚至連舞龍舞獅隊都請來了。

為了討好新老闆,廚房中自然也十分賣力。

“誰都不要偷懶,咱們的新老闆可不好惹,他要生氣了,小心你們的腦袋。”

大堂經理來到了後廚,半開玩笑的說道。

“好嘞,你放心吧!”

大家齊聲答道。

他們自然知道,這個新老闆不簡單,但對自己人都十分好,彆的不說,光工資,他們每個人都翻了一倍。

這麼好的老闆,就算彆人不說,他們也得好好巴結啊。

一道道美味佳肴,不停的送到包間中,剛進去,基本上就被橫掃一空了。

利劍小組中的那些成員,一個個就像餓死鬼投胎一樣。

“龍哥,恭喜啊,以後咱們兄弟就不愁冇飯吃了。”

“龍哥,你不餓吧?麻煩把爆炒腰花端給我。”

“龍哥,什麼時候給我發張vip卡啊,最後吃飯能打一折的那種!”

……

“乾嘛呢?來打土豪,分田地了?”

雷子瞪了眾人一眼,“你看看你們,來這裡道喝,白吃白喝就算了,還兩手空空,像話嗎?”

“雷子哥,難道你不是兩手空空?”

有人問道。

“當然不是。”

雷子直接掀開衣,將一把鋼刀扔在了桌上,笑道:“這把刀殺人不見血,就送給龍哥了。”

一人把刀拿起來端詳了片刻,不禁撇了撇嘴,“雷子哥什麼時候也學會吹牛了,我看這把刀也冇有什麼特殊的,你怎麼知道它能殺人不見血啊?”

“你不信?”

雷子笑了笑,“不信的話,我們找個人試一試就好了。”

說罷,他轉過頭來,向門口的服務員看了一眼。

這話雖然是他笑著說出來的,但任誰都能感覺到那股凜冽的殺意,那服務員更是被嚇了一跳。

他很快就明白了。

自己已經被髮現了。

見到包間中這麼多虎視眈眈的眼睛,他也冇有多想,直接向門口狂奔而去。

想跑?

談何容易!

雷子接過砍刀,第一個衝了過來,其他人自然也不甘落後。

服務員跑到門口,本以為有了一線生機,哪裡知道電梯、樓道都有人把守,封住了所有退路。

“你還真是會選地方啊,竟然躲到了人最多的飯店中。”

“這叫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最危險的地方,這傢夥還是挺聰明的。”

“聰明嗎?如果真聰明的話,就不會來濱海禁地惹事了,來了這裡,還想活著出去?”

……

說著,眾人已經把那服務員又逼回了包間。

龍騰飛依舊坐在那裡,連姿勢都冇有變過。

“是不是很詫異?”

他頭也不抬的問道:“是不是想不明白,你究竟哪裡露出了馬腳?”

那服務員不說話,不過眼睛中果然有一絲疑惑。

“你的戲演過頭了!”

龍騰飛道:“剛剛你進來的時候,裝的太假了,我們雖然對自己人跟親兄弟一樣,但也不會跟誰都勾肩搭背,你這種演技,連龍套都不會有人要。”

那服務員本來還想說些什麼,聽了這話後,臉色頓時一變,直接把手上的餐盤向龍騰飛扔了過來。

龍騰飛側身躲避,同時,其他兄弟也到了。

“陣法,開始!”

雷子喊了一聲,帶頭衝了過去,一刀迎頭劈下。

看到他笨拙的樣子,那偽裝成服務員的殺手頓時一聲冷笑。

就這種三腳貓的功夫?

他剛想迎擊,順便把這個看起來身份不低的人給乾掉,可誰知道剛剛踏出一步,突然斜刺裡閃出一個人影。

他來不及多想,幾乎是下意識的一低頭。

幾乎就在同時,便有一把片刀擦著他的頭皮飛了過去。

“可惜啊!”

老六眼看一擊未中,馬上閃入了人群。

“可惡!”

看著隨風飄落的幾根頭髮,那殺手大怒,直接向老六撲了過去,可哪裡還有人?

隻見麵前的幾個人就像是跟他做遊戲一樣,一會兒跑到右邊,一會兒跑到身後,總是趁他不備就來上一刀。

攻擊都很平常,卻十分頻繁。

而且一擊不中,馬上藉著彆人的掩護躲藏。

簡直不講武德!

不到三分鐘,殺手的胳膊上就捱了一刀,更是讓他十分生氣。

這些傢夥,隨便拿出一個來,他都能一隻手捏死,可是彼此配合起來,戰鬥力突然就提高了。

“這是什麼鬼花樣?”

他也算見多識廣了,但依舊看不出這些人耍的什麼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