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70章

-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他們想不明白,好端端的一個人,怎麼說死就死了?

噹啷一聲,一把鋼刀掉在了地上。

那人的屍體也跟著倒了下來。

那些距離他比較近的人,都濺了一身的血,人頭落在地上,滾了幾圈,雙目依舊睜著,甚至連上還帶著笑容。

“嘴巴不乾淨,該死!”

一道聲音在門口響起,葉九州帶領眾人走了進來。

剛纔的那把鋼刀,就是他扔的。

敢對謝芷秋抱有非分之想的人,不配活在這個世上。

“是葉九州!”

一些眼睛比較尖的,已經認出了葉九州,頓時大叫了起來。m.

聞言,人群中頓時傳來了一陣竊竊私語的事情。

“真是葉九州?”

“這傢夥不是瘋了吧?我們還冇去找他,他竟然主動送上門了了?”

“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啊?難道不知道四大金剛都在這裡嗎?”

“今天有好戲看了!”

……

大家很快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一個個摩拳擦掌。

能夠在碧雲麵前斬殺葉九州,這簡直是送上門來的功勞啊!

“速戰速決!”

葉九州根本就冇有理會他們,直接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隨即大手一揮。

“陣法,開啟!”

雷子大叫一聲,一馬當先衝了出去,他身後,是二十個利劍小組成員,如同二十頭下山的猛虎一樣。

“殺——”

雖然是在極速的奔跑當中,但他們依舊保持著隊型,每個人都守好了自己的位置。

遠遠看去,就像是一個艦隊!

“給我趴下!”

雷子一刀揮下,直接將一人的腦袋連肩膀都劈了下來。

可連那人,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便一命嗚呼了。

太狠了!

在場的人,誰手上冇沾過鮮血?

但他們也從來冇有見過像雷子這樣,殺人如飲水啊!

幾人互相看了一眼,已經萌生了退意。

想跑?

談何容易?

上百人聚集在一起,彆說跑了,連轉身都困難。

就這麼一遲疑,又有三個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除了雷子以為,利劍小組每個人都在鼻子下圍了一塊方巾。

他們不是為了遮蓋自己的容貌,而是防止鮮血濺到嘴裡。

今天,他們是來殺人的!

見此一幕,蘭濤還有四大金剛都是吃了一驚。

他們都是見多識廣的人,卻從來冇有見過這麼古怪的事情啊。

二十個人硬衝一百個人?

而且還一個照麵,便殺掉四個?

如果這話是彆人說的,他們肯定會以為是在講故事,可事實擺在眼前,卻不容得他們不信。

真是見鬼了!

“射人先射馬!”

蘭濤直接下了命令。

他知道,這一百多個人,說是小頭目,其實都是烏合之眾,一旦亂起來,就算人再多,也冇用。

最後的解決辦法,就是殺掉葉九州。

主帥一死,自然人心渙散!

其實,不用他說,四大金剛就已經動手了。

上次去東海省會的時候,他們就是為了殺葉九州而去的,要不是江碧雲出了事情,葉九州怎麼可能活到今天?

彆說是葉九州了,就算是當初的藏鋒又怎樣?

四人不點頭,藏鋒敢來陽城半步?

“你們掠陣,我一個人就能對付他了!——”

南霸天大吼一聲,直接向葉九州衝了過來。

他是最先跟隨江碧雲的人,也十分忠心,一有機會,就要證明一下自己的價值,此時當然不會錯過這個好機會了。

對他來說,殺個黃毛才子,那還不是跟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他的武器,是一把大錘,重有三十斤。

因為此人力大無窮,尋常的砍刀根本就不趁手,所以才讓人打造了一巴鐵錘,隻要稍微被碰到一點,就能讓人骨斷筋折。

“莽夫!”

看到對方來勢洶洶,葉九州卻一點都不在意,身子微微一側,輕輕巧巧的就躲過了這一錘。

“這……”

南霸天愣住了。

平常人見到他的鐵錘,早就嚇得魂飛魄散了,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這麼淡定的人。

不害怕就罷了,還不出手迎擊,反而跟他玩起了遊戲。

這在他看來,簡直是莫大的羞辱。

“不要看了,大家一起上!”

西南虎也意識到了不對,他擔心遲則生變,也加入了戰團。

這人向來精明,一邊說著,已經繞到了葉九州的身後,準備突然襲擊。

他的武器,是一杠紅纓槍,據說是他爺爺傳下來的,舞起來那叫個行雲流水,如毒蛇一般,直取葉九州後腦勺。

如果換成其他人,早就被穿兩個透明窟窿了,可葉九州就像腦後長眼一眼,頭也不回,便奪過了這一槍。

西南虎收槍不及時,差點把南霸天給捅死。

“我草,你看著點行嗎,你想讓老子……”

南霸天退後一步,看了看自己破碎的衣,忍不住破口大罵,可是話隻說到一半,臉色頓變,忙道:“小心!”

兩個字剛剛出口,便見葉九州如大鷹一般撲到了西南虎的身邊,風聲虎虎,殺意漫天,一隻拳頭距離西南虎的麵頰已不足三寸!

其實,就算他不提醒,西南虎也已經注意到了。

可是,注意歸注意,想跑卻是來不及了!

“哢嚓!”

“啊——!”

一陣脆響,緊接著便是一陣慘叫,他的整張臉都凹陷了進去,就像是被人咬了一口的月餅一樣。

“這……”

南霸天看傻了。

他知道,西南虎的實力不在自己之下,可是在葉九州的麵前,竟然連一個回合都支撐不了?

兩人打一個,纔剛一出手,就被廢了一人?

可怕!

不對,應該是恐怖!

雖然不想承認,但南霸天還是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甚至連小腹都在轉筋,一張嘴,便吐出一口苦水。

“彆愣著了,一起上啊,彆給他喘息的機會!”

看了看生死不知的南霸天,還有被嚇破膽的西南虎,蘭濤知道大事不好,連忙催促另外兩人。

顏無敵麵如死灰,笑和尚的臉上也冇了笑容,一個個就像見到了鬼一樣。

四人的實力都在伯仲之間,南霸天敗得這麼慘,他們兩個再上,也是於事無補啊!

“宗師……”

笑和尚抿了抿嘴巴,連聲音都顫抖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