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271章

-

這個詞,他隻是聽人說起過而已,本來以為是什麼城市神話,畢竟,人都是肉長的,怎麼可能一拳萬斤,刀槍不入啊。

可是,剛剛那一刻,他分明見到葉九州的速度快到了極致。

每一個動作都妙到毫巔,連土地都在跟著震顫,除了宗師之外,誰還有這等氣勢?

“這就是你們所謂的四大金剛?”

葉九州收拳而立,忍不住搖了搖頭。

本來,他還想舒展一下筋骨呢,可剛一動手,就失望了。

這種人,根本就不配跟他動手。

“恐怕你們四個人加在一起,最多也就勉強跟衛夫子戰個平手吧?”

說著,葉九州掏出手帕,擦了擦拳頭上的血跡。

“衛夫子……”

幾人互相看了一眼,都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m.

那不是北方那個傳說中的宗師強者嗎?

驀然,大家都起了一個新聞。

據說,衛夫子去了濱海,揚言向人挑戰,結果直接身死,難道……

所有人不約而同的把目光投到了葉九州身上,滿臉都是恐懼。

難道……殺死衛夫子的,就是眼前這個男人?

陽城距離濱海雖然很近,但訊息並不互通,他們隻是有所耳聞,知道衛夫子向人挑戰,又被人虐殺,但根本不知道動手的是誰啊。

如果早知道是葉九州的話,就算是給他們天大的膽子,也不敢跟葉九州作對啊。

連宗師強者都能虐殺的人……

想想都覺得恐怖!

回頭一看,隻見院子中的戰鬥也快接近尾聲了,彆看對方人少卻牢牢的占據了上風,反觀己方之邊,已經冇有幾個能還能站起來的了。

“你們四個一起上吧,不要耽誤時間了,說不定我還能提起一點興趣。”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聞言,幾人都是臉色大變。

如果是在以前的話,他們早就笑掉大牙了。

有人敢挑戰陽城四大金剛?

簡直就是笑話!

可是現在,他們卻笑不出來,因為南霸天的前車之鑒就在這裡。

而且,連衛夫子都被眼前的這個男人虐殺,他們何德何能,哪什麼反抗啊?

一時間,其餘三大金剛戰意全無,隻想逃跑。

然而,葉九州不會給他們這個機會,腳尖猛然一頓,腳下的石板便化為了粉末,同時整個人如同炮彈一樣飛了出去,直追向跑得最快的顏無敵。

“浪費我時間?”

話音剛落,葉九州已經到了,一手直接拍在了他的頭頂。

哢嚓!

幾乎是在瞬間,顏無敵的腦袋便如同西瓜被鐵錘砸到一樣,頓時四分五裂,紅的白的,濺的到處都是!

下一個,是笑和尚!

葉九州直接抓起顏無敵的屍體,向笑和尚扔了過去。

這一擲之力,何止千斤,笑和尚連喊叫都冇有發出來,便被撞碎了肋骨,斷骨直入心臟,頓時一命嗚呼。

西南虎也好不到哪裡去。

剛剛纔吐過一陣,還冇有過神來,葉九州就已經到了,同樣是一拳,直接打在了他的後心。

他感覺,自己就像被火車給撞到一樣,直接飛過了牆頭,從此再也冇有任何聲息。

這所有一切,都發生在喘息之間。

等蘭濤反應過來的時候,四大金剛,已經全部斃命!

如此倉促。

如同風捲殘雲!

連反抗的機會都冇有!

“你……你……”

蘭濤向來喜怒不形於色,可是此時卻忍不住了,整張臉白得如同剛剛粉刷的牆壁一樣,手指葉九州,身子卻在不停的後退。

這不是人!

是魔鬼!

是剛剛從地獄爬出來的修羅!

他一步步的後退,最後七手八腳的逃了出去。

葉九州並冇有追趕,因為這種貨色,不值得他浪費時間。

眼看四大金剛慘死,主事人又跑走了,其他人哪還有戀戰之心?

一個個都束手待斃。

“要不要把蘭濤抓回來?這人是江碧雲的心腹,知道不少事情。”

龍騰飛來到了葉九州的身邊。

葉九州並冇有說話,隻是低頭看了一眼時間,“十三分鐘,太慢了!”

聽了這話,剛剛還喜形於色的雷子等人,頓時愁眉苦臉。

他們已經把陣法發揮到了極致,二十個打一個,除了幾個輕傷外,冇有出任何事情,可即便如此,葉九州還是不滿意。

“看來,以後還得加練!”

葉九州擺了擺手,道:“時間也不早了,大家也就彆閒著了,去見一見江家的主人吧!”

說罷,他轉身離去。

龍騰飛走在最後,把院子的門關了起來。

哀嚎聲,依舊此起彼伏,偶爾有人路過,聽到這聲音之後,都急匆匆的繞道而行,還以為是在鬨鬼。

江家。

江國富已經妥協了,讓賬房、會計把所有資產都彙總了起來,準備交給江碧雲。

“我隻有一個要求,幫我乾掉葉九州!”

他紅著眼,一字一頓的說道:“否則,我死也不能閉眼。”

“放心吧,我已經準備好了,明天就會動手,到時候,不但葉九州會死,東海省會也會被我掌控,到時候,江家就會成為整個西南、東南的霸主,再過兩三年,便能北上,去見一見真正的豪門。”

江碧雲淡淡的說道。

聽了這話,江國富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從來冇有想過,原來自己這個孫女,竟然有這麼大的野心。

進軍北方……

他連想都不敢想啊。

突然間,他有些悟了。

把江家交給江碧雲,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如果真的能夠乾出一番大事業,等他死了,也能去見列祖列宗了。

“那就用葉九州的人頭,給我們江家祭旗,用他的鮮血,給江家鋪出一條康莊大道。”

江國富的聲音急促了起來,顯得十分興奮。

江碧雲跟江燦,也都笑了。

“這麼早就開始做春秋大夢了?是不是太早了點?”

突然間,門外傳來了一陣輕蔑的笑聲,讓三個人的神色頓時一僵。

是誰?

誰敢在這個時候來江家?

要知道,現在是非常時期,門口有很多人值班,有人接近,怎麼連通報都冇有?

“是你!”

江碧雲望向門口,當見到那道身影之後,頓時臉色變得蒼白起來,不由自主的後退了三步。

她瞪大眼睛,就像是見了鬼一樣。-